隐机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大诗人李白可以说是受到老庄思想影响最为深刻的诗人,其文风潇洒浪漫不羁,颇具庄子先师的神韵。《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这首诗就是将《庄子》中的哲学概念“隐机”直接运用到诗中,将其投射为“忘机”。

       我所倡导的中国风唯美人像摄影,即是像李白大诗人那样不断的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养分,用唯美人像的形式美搭配上传统文化的内涵美,创作出一幅幅让人悦目而又赏心的摄影作品。

       这组摄影作品的形式灵感主要来自于摄影师贾云龙先生那组《般若号角》的宣传照。当我决定用竹叶和小茶几作为主要道具时,李白先生那首《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就出现在我的脑海当中。同时,通过诗中的“忘机”联想到了《庄子.齐物论》当中的隐机一词。道家文化虽然现在相比佛儒两家在流行度上有所差距,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中国文化的根还是在道家。

      我们所熟知的成语,相当一部分都是出自于道家经典,比如这组摄影作品所涉及到的“隐机”就可以轻松找出两个我们常用的成语。《庄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答焉似丧其偶。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从中我们不难发现两个常用成语的影子:“形如枯槁”、“心如死灰”

      “隐机”主要是指借助于依靠案机的动作,停止一心切思智巧的活动,进入一种安静而忘我的境界,有点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放空自我的效果。

     其在《庄子》中出现多次,第一次即见于前引《齐物论》开篇处。若“隐机”只是“靠着案几”,诚如李槐子先生所说,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令人费解的休闲姿势”,而且下面的“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若解释为“今天靠着案几的,跟过去靠着案几的不一样”,则更是不通。“隐机”应是一种打坐入静的功夫,以达到下面所说“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吾丧我”的物我合一的混沌状态。

      “隐机”在《庄子》中第二次出现于《秋水》:“公子牟隐机大息,仰天而笑。”公孙龙善辩,但见了庄子如小溪撞上大海,茫然不知所措,就问魏牟这是为什么,于是“公子牟隐机大息,仰天而笑”。

      第三次见于《知北游》:“神农隐机,阖户昼瞑。”

      “隐机”与庄子的“坐忘”和“心斋”的功夫指向是一致的。类似的修养功夫在《庄子》中可谓比比皆是,如《在宥》中说“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庄子》中多次出现的“形如槁木,心如死灰”说的也是这种昏昏默默的体道神情。

       正是因为对《庄子》思想的喜爱,所以才在我中国风唯美人像摄影中多次向其取经,用以充实我摄影作品的内涵。

出镜:蚕宝

装造:蚕宝

出品:不可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半日浮生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不可说文化摄影  驿站
不可说文化摄影
15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