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和阿刷 和爱春





爹不仅是马锅头,更是个地道的庄稼汉。虽说男耕女织是传统,但没有爹干不来的农活。爹特别关注农家历,经常捧着历书自言自语。每到小满就忙栽秧了,虽说儿子大了,但爹都要亲自去耕田的。每到耕季都不让妈喂耕牛了,要亲自挖一大瓢面调成面粉汤看着他喝光才开始喂草。

虽然我们家的牛是村里最多的,但耕牛也是最肥壮的,最听话了,也从未出过斗人的一头牛。我们的田有些远,收工回到家都夜幕降临了,可是爹绝不先坐下来休息,而是先切一大块猪油直接喂到牛嘴里看着咀嚼完直到咽下去。我对这个举措不解,肯定得问个究竟,爹说这样就可以让它尽快补充体力,明天也好耕。难怪我们家的耕牛每到耕期越发肥壮,毛色也更亮了。




芒种节令基本栽完秧了,就开始忙种地了,只要下了芒种雨家家户户犁地种包谷了。我们家地多劳动力少,爹才不会拿锄头挖了一颗一颗的点呢,他要的是抓住节令把种子送到土里,让其生根发芽。所以他会给我安排一个帆布包,里面装上包谷种子,叫我跟着他的犁路每隔一尺左右丢下一颗种子,虽然这件事情有点烦,但爹特有趣,中途休息也可以听他说故事,所以我从来没说过“不”字。

爹虽然早晚伺候耕牛很贴心,但耕地时很严肃,从来不会让牛在干活时偷懒,牛晓得爹的脾气自然也走得稀里哗啦的,耕到地边,爹也不用多说牛就停下来,只要爹一声“喔冷举”,牛牛就调头了,这样来来回回快速地在地的两边穿梭。我呀一边要右手指缝里不停地漏下种子,左手不停地从口袋里抓出种子递到右手里,一边也要稀里哗啦跟紧爹,我们的汗水也不停地滴落在刚翻出来的新鲜泥土里,如此一天下来地里留下了爹和我及耕牛的无数个脚印。

爹犁了一辈子田地,手头也换了许多头耕牛,但我印象最深的是阿刷,因为毛色黄里带黑而得名,记得它脾气最好,已经跟爹建立了很好的感情,但是后来家里又有了接班牛,又成天两头打斗,不得不处理一头,虽然爹多次强调卖小留老,但哥哥觉得阿刷年龄不小了,于是就决定把阿刷给卖了。爹沉默了好几天,也有牛老板来上门问了,爹也都说不卖。我就不明了,跟爹说明明要卖为何又说不卖呢,难道爹反悔了吗?爹沉着脸说:“你小孩子不晓得,你不懂,这群人是专门给回族老板看牛的,阿刷卖给他们是要拉去杀掉滴!”

原来爹是不想阿刷被杀来吃掉,所以我们一直等一个需要耕牛的买主上门来谈。眼看哥哥嫂子要办事了,老妈觉得这件事不能拖着,于是跟我说反正要去城里买东西,不如你跟着爹去吧,这头牛拉去城里叫姑爹帮忙卖了,也许会被买去继续当耕牛。这样爹才想通了,让我陪着他把牛牵到姑妈家来。我们不紧不慢地一路走了来,爹一路讲起他的马帮故事和爷爷的故事。虽然从家里到丽江城只有四、五十公里的路,阿刷和我们走了两天,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再长的路也不觉得长。



到姑妈家,表明来意后,姑爹一会儿就喊来许多人来看阿刷,生意很快成交,说好第二天来牵牛。交钱之后,爹几次三番交代阿刷的生活习惯及喂养方法,第二天一早爹不忍看人牵走阿刷,一早就说先去上街了。我们出发前,爹来来回回抚摸了阿刷好几遍,下午回来阿刷已经不在姑妈家了。爹一定还在想这个新主会不会善待他的阿刷。

昨天有个老乡发了劳动图片,天哪,他的耕牛竟如此像我们家的阿刷,除了个头比阿刷小,其它都差不多。我仿佛又看到了阿刷,看到了当年的爹。爹不信佛,但他强调众生平等,每天我们往院子里倒洗脸水,他都要说好好地从水渠里倒走,以免烫死地上的蚂蚁。

他的物品也不例外,任何物件都要爱惜,从来不会因为今天是物质社会就随便对待,他总强调人牢物牢,如今虽年逾古稀了,但皮鞋也要擦得亮光光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惜物吧,愿老天爷也如他惜物般惜他,佑他得福,安康,吉祥!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民族文化
24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