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考 | 一盏茶汤显沉浮

琴棋书画诗酒花


琴棋书画作为中国古代文人四艺,在与茶相结合之后更显风雅清丽。苏舜钦曾经在《答韩持国书》中描绘了一幅宋代文人生活的画面。


“逾月不迹公门,有兴则泛小舟出盘阊,吟啸览古于江山之间;渚茶野酿,足以消忧;莼鲈稻蟹,足以适口;又多高僧隐君子,佛庙胜绝;家有园林,珍花奇石,曲池高台,鱼鸟留连,不觉日暮。”



在“君臣以文墨相高,将相以收藏自诩”的两宋,人们不仅在观念上重视文化,实际生活也极为丰富多彩。后人曾以“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米油盐酱醋茶”相对比,来指代描述文化生活与日常生活。

由于茶本身兼具了物质与文化的特性,作为物质消费形式的茶饮,成为了一种同样具有文化性的伴衬。这些方面的文化生活在宋代茶诗词中都有反映。


茶与酒


宋人一般在饮酒后饮茶,如李清照《鹧鸪天》:“酒阑更喜团茶苦”。其原因之一是茶能解酒,“遣兴成诗,烹茶解酒”,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酒后饮茶增加了聚会的时间,将宴饮之乐延长。


 

不仅如此,当时的人们将饮酒饮茶作为一种悠闲自得生活的象征:懒散家风,清虚活计,与君说破。淡酒三杯,浓茶一碗,静处乾坤大。但一般人的生活中对酒的喜好总归还是超过了茶的,所以当时有俗话说: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


茶与花


唐人曾认为花下饮茶煞风景,但到了宋代,人们却以花下饮茶为雅事。邹浩《梅下饮茶》:“不置一杯酒,未煎两碗茶。虚知高意别,用此对梅花。”白居易《病假中庞少尹携鱼酒相过》:“闲停茶椀从容语,醉把花枝取次吟。”




茶与琴


宋人听琴品茗,欣赏古画,甚为清雅。陆游《岁晚怀古人》:“客抱琴来聊瀹茗”;《雨晴》:“茶映盏毫新乳上,琴横荐石细泉鸣”;洪适《过妙缘寺听怀上人琴》:“煮茗对清话,弄琴知好音。”皆为赏琴之感。

   


茶与棋


自北宋起,不少茶馆中就有开设双陆赌局或棋局。不过文人士大夫们生活中的茶与棋多为雅集相聚时弈棋娱乐、吟咏唱和的雅事。吴则礼《晚过元老》:“煮茗月才上,观棋兴未央”,品茗观棋,兴味盎然。

 


又如陆游的《晚晴至索笑亭》:“堂空响棋子,盏小聚茶香”;《山行过僧庵不入》:“茶炉烟气知高兴,棋子生疏识苦心”。



到后来,茶不是弈棋博钱,而是成为了彩头。杨亿曾与人下棋落败,输给对方笔纸砚三物。临送时却没了笔,只好作诗先送其他二物。


茶与香


唐彦谦《游南明山》:“屈曲到禅房,上人喜延伫。香分宿火薰,茶汲清泉煮。”道出了茶道与禅宗、香道相统一的境界。



宋代马子严《章岩》有诗云:“行路不堪秋后暑,禅床聊借午时眠。山僧为我敲茶臼,相对炉香起暮烟。”将禅茶香道体现的闲适时光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无比羡往。

三宜轩古法手工和香,让焚香与品茗相得益彰。

 

琴棋书茶并为文人雅事,能有其一二者已是不易,皆而能者殊为难得。茶作为一种饮品在北宋时期广泛传播,不仅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更成为我国古代社会历史文化中一个具体而微的独特领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中华和香传习馆  驿站
中华和香传习馆
2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