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悦笛中南大学讲座第二场实录:答生活美学与科技发展问题

【编者按】感谢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刘泽民院长的邀请,老院长主持了第一场“英美分析美学”讲座,陈国雄担任第二场“中国生活美学”讲座主持,第二场王小声前来捧场,感谢参与两场讲座的各个系别和专业的老师和同学们!



主持人陈国雄:我先来提问吧。Allen Carlson认为,生活美学是环境美学的分支,有人认为,这个观点是反的,环境美学是生活美学的分支。卡尔松提出这个观点,记得当初是你提出反驳的吧?

刘悦笛:对,是我。生活美学包括环境美学,而不是相反!

陈国雄:但是,环境美学与生活美学不管怎么包容,我不管是环境美学包括生活美学,还是生活美学包括环境美学,从我看来,环境美学从本质上就是一种生活美学,二者本质上可以相通的,是不是?可以这样来理解。

刘悦笛:环境美学最终就是生活美学。

陈国雄:你刚才提到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讨论,当时你怎么看待这个讨论?或者是从这场讨论当中获得了怎样的启发?

刘悦笛:对,我也是日常生活审美化讨论的参与者。生活美学的建构,对我而言,乃是2001年形成的,做完了初稿后,然后就去借调到中国文联工作了,而日常生活审美化讨论则是2003年。那一年刚好写完《生活美学》的论文,修订了两年后,2005年才由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日常生活审美化,对于生活美学而言,只是个背景而已。

我认为,日常生活审美化与审美日常化,二者是不同的,他们大部分探讨的是日常生活审美化,也就是衣食住行用的审美化,反过来,还有一个过程,就是审美日常生活化。这就是我们的审美方式如何变化得越来越审美化,这里面的急先锋就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在逐渐消抹艺术与非艺术的边界。2007年我写汉语学界第一本艺术终结的《艺术终结之后》,乃是关注艺术的未来,艺术最终是如何化入生活当中的。

所以,日常生活审美化与审美日常生活化,对于生活美学而言,只是外在的两个背景而已,它促使了美学向生活的转向,对于文艺学而言就是拓展了学科边界。生活美学的出现,乃是与社会大环境的转变是有关的,但生活美学的最初建构,确实出现在日常生活审美化大讨论之前,之后我也参与到了其中。当然,我并不赞同美感等于快感,美学等同于日常生活美学,美学生活化也不只是实用化的美学、商业化的美学和大众化的美学。

当时的讨论里,有论者使用黄药眠先生“食利者的美学”来言说,并加以批判。其实,任何一种美学都是有承载群体的,晚明生活美学的崛起还是有赖于文人的核心群体的。当今西方生活美学的确也是以中产阶级为主导的,他们对底层的群体有引导,也对更上层的群体又有下拉作用。

生活美学并不能等同于消费的美学,因为生活美学作为一种本体论建构,在讲审美活动的时候,既强调审美与日常生活的连续性,同时也具有超出生活的非日常部分,日常与非日常之间形成了一种必要的张力。在这点上,我与美国做生活美学研究的老朋友Thomas Leddy的基本意见是一致的,2012年他有一本书叫《日常中的超常》、The Extraordinary in the Ordinary,也是如此。

生活美学不仅讲延续日常生活,同时还有超常的部分,只是绝对不像过去那样断裂开来,强调艺术和审美针对生活的无关性,发展到后来法兰克福学派的观点:艺术就是对于生活的否定、颠覆和大拒绝,这显然是一种审美乌托邦。所以说,生活美学,乃在于日常生活与非日常生活之间的内在张力,这是第一。

第二,还是关于生活美学与环境美学到底是什么关系?Carlson和Saito都认为,生活美学乃是环境美学的一个延伸,环境美学哪里来的?最初是分析美学占据绝对主导,自然美被忽视,Hepburn最早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分析美学就是研究艺术,曾等同于艺术哲学,它的主流地位,至今无法撼动。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关注自然,后来发现还不够,从而拓展到了人造的环境和人为的环境之中,这样环境美学就出现了。

我的朋友Arnold Berleant就认定,自然环境、城市环境和文化环境就是可以三分的,城市之外就是荒野;另一位友人环境伦理学家Holmes Rolston在自然与文化的张力之间,也强调荒野与城市之间还有个混合地带。有一部分人,像Carlson和Saito是从环境出发,发现环境美学当中还有一个重要领域——就是生活,他们从环境延伸到了生活,这是一种方向。但是更多的西方生活美学家,就像 Leddy这些人,都是直接建构起生活美学的一个西方架构。

对我来说,在国际美学界我也提这个,环境最终是生活的,为什么?因为,环境这个词,中文是环绕着我们的那个境,英文则是environment,环境都是围绕着人类的,自然也可以超脱出人类,可以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但是环境却是环绕着人的。我并不是倡导绝对的人类中心,但是却并不认同绝对的自然中心,人的生活乃是核心,生活才是环境的内核!

环境最重要的是什么?人在其中是如何生活,如何日常生活的!环境美学最重要的是什么?人在其中是如何审美化生活的!无论是处于自然环境还是人造环境当中,最终都要归结于人的生活方式,让生活更美好嘛。所以,我认为,Carlson的观点,我也与他当面讨论过,他的观点应该翻转来看,环境美学应该是生活美学的一个分支。当然任何美学都想吞并对方,李泽厚先生跟我讲:你的生活美学,就该接着我的实践美学去做!这意思是说,我的终点,乃是你的起点,其实也未必吧。如果两种美学的根本路数不同的话,那么就可以分别加以建构吧。

当然,environmental aesthetics和aesthetics of everyday life,环境美学和生活美学这两个词条,乃是当代美学领域最新的两个词条。大家都知道,影响比较大的斯坦福哲学百科,美学专业收录的最新词条就是这两个,其中两条都引用了我2014年在剑桥学者出版社所编的那本《生活美学:东方与西方》。诸如艺术哲学之类,它根本不可能成为新词条,因为狭义上它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环境与生活乃是国际美学界的最新的领域。

所以我说,美学领域基本上是三块——艺术、环境和生活!这是当今国际美学的三个基本研究领域。任何一种美学和艺术理论出来之后,都想把自己的阐释力上溯到前面的艺术史。比如“有意味的形式”理论,Clive Bell的视觉形式主义美学,它出现其实是为后印象派做论证的,但是它试图可以解释一切的艺术,不仅是文艺复兴和中世纪艺术,也包括远东的和波斯的艺术。

生活美学,也是如此,我们可以以生活美学的方式开看待艺术。因为生活美学讲求,当我们在看待艺术的时候,有生活的根基;在看待生活的时候,有艺术的眼光。好简单,以生活的方式看艺术,以艺术的方式看生活!所以,艺术哲学也好,环境美学也好,生活美学也好,可以并生而不悖,也可以形成一种更为有趣的、深入的、紧密的关联吧!

中南大学某学子:我想问,冈仓天心的《茶之书》,对于茶的讨论,有今天生活美学什么样的意义?

刘悦笛:看到你桌上放着我的书《生活美学与艺术经验》。请注意,冈仓天心政治上是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论证者之一,当然尽管他讲的是文化,但文化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一定有其背后的政治内蕴。后来他去纽约了,是用英文写的《茶之书》,在西方非常流行。我觉得,这本书的价值,其实是用很西化的语言,讲述了日本茶道的美学品格和文化品质的,这本书就是讲生活美学的。

还有一本书也是如此,叫做《阴翳礼赞》,谷崎润一郎的作品,我看也是生活美学之书。讲的就是阴翳的美学。比如松树的影子,投在素白的墙上,投在日本房屋的屏风上,我小时候也曾住过日本老屋。日式房屋、厕所、烛台、漆器都有一种阴翳之美,美就在于物与物之间产生的阴翳的 波纹和明暗之间!你看,茶道美学,阴翳的美学,的确都是生活美学,《茶之书》《阴翳礼赞》应该是日本的生活美学著作,为什么?因为超出了西方美学只以艺术的角度来看日本美术和日本文化。

在日本和韩国讲学开会十多年,我在韩国成均馆大学教过半年博士生课程,两国教授们都问过我同一个问题:你们中国为何没有“中国美”?而我们都有“日本美”和“韩国美”?我想了一下回答是:一方面,从地域来说,中国美是基于非常庞大的大陆文明,不同于日本的孤岛文明和韩国的半岛文明,中原地区之美只能代表以汉族主体为主的农业文化,然而草原游牧文化和高原宗教文化该怎么办?还有在吉安的高句丽壁画和冲绳的琉球的原始文化该如何归属?另一方面,从时间变迁来看,中国美的变化比较剧烈,从原始时代、秦风汉气、魏晋丰富、唐代气象、两宋嬗变到明清趣味,唐风影响到了日本建筑,宋风则对朝鲜半岛建筑产生影响,中国美的确很难概括为一,更多是多元共生的结构。


中南大学某学子:波德的“景观社会”和博德里亚的“社会批判”有什么意义?

刘悦笛:国际情境主义,就是一场背后有政治目的的生活美学运动。在当时五月风暴学生运动的时代,国际情境主义运动曾风靡一时,他们打着告别工作、打倒资本的口号之外,同时也有生活审美化的诉求。从波德的“景观社会”到博德里亚的“拟像社会”,我在写日常生活审美化时都把它们写了进去,这是西方生活美学非常重要的一块内容,我们日常生活景观的确急遽变化,还有那么多包围我们的流动影像,但到底是它们环绕了我们,还是我们被它们异化了呢?不知道你们一天刷屏多长时间,到底是它无绕着你,还是你被它被统治了呢?我想这都很难说,统治与被统治同在。


中南大学某学生:如何看待当今科技革命对生活所起到的作用?

刘悦笛:这关系到,以后会怎么改变?通过科技,我们生活虚拟化,但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会不会以后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了(拿出手机),我植一个芯片在手臂上,以后我们根本不用学习了,人机连线直接输入脑部就可以了呢?我们一挥手,面前就出现空气屏幕,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一挥手它就没了……《金刚经》讲人世间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这虚拟化究竟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我们的生命也被延长了,但是遗憾的是,科学家始终没有破解衰老的密码,你可以不死,但是你不能不老,会出现老而不死的问题,我一百岁的衰老再活一百年意思何在?

然而,人还得活着吧,还得与大自然进行物质交换吧,还得有进有出,有呼有吸吧!最基本的生命,还是不会变的,任何虚拟的东西,都会有现实的根基做支撑吧。那么,我们人类,会变成非人类?后人类?或者半机器?昨天我讲了一个话题:不在乎机器人有智能,运动智能比我更快更高更强,下棋的计算智能已经完败人类,而在乎人类有情感怎么办?机器人有情感了,并且和人类交配了,那该怎么办?那好莱坞科幻电影就都成真了,我觉得那才是危险的,因为机器人是没有道德的,或者不必有道德的,那是否需要一套机器人伦理?道德基本上人类进化而来的,所以说,为什么需要哲学去框定、伦理去规约、美学去提升科技文明呢?!

技术是有坎限,应该设置门槛的,不是所有的技术,都应该任其发展。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克隆技术,假如给你克隆出两个父亲,你到底是该孝顺谁呢?这背后就有伦理悖论的问题。如果某人父亲去世了,你可以再克隆一个,但是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呢?这两天一位104岁的科学家,到欧洲去安乐死,很过国家没有得绝症去安乐死乃是犯法的。科技极端发展之后,假如说会出现少部分的超人,他们特别聪明,百分之十的人,控制我们这些百分之九十的没有他们聪明的人,那怎么办呀?这很容易呀,因为他们控制了一切技术手段,可以操控一切的时候,那就很可怕了。

这里面的核心问题,就是在自然与人工之间如何找到一种平衡?昨天还有人问我整容到底对不对?我就说无非对错,但有意思的是,在这种人工造美当中,反倒是以最自然作为标准的,什么是最美的呢?整得最自然那种美才是成功的。中国人本来就讲求这个,人工做得就好似自然一般,所谓笔补造化天无功:我写的那个东西,笔补造化,天却无功,好像是自然而然一样。还得追求人工与自然之间的平衡吧,尽管现在人工实在太厉害了,尤其是在当我到一个八千人加入其中的国际美容界大会演讲的时候。

后人类的境况,的确付出了水面,但是大部分的人类群体,并没有跨步其中,黑非洲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口在其中了嘛?哪怕是生活在所谓的一线城市、国际大都市,或者所谓的全息都市,你还得过基本的生活嘛!如果真实地实现了彻底虚拟化了,那么,我们根本不需出门了,你把脑子放在机器里就够了,所有的幻想都可以满足你!你根本就不需要出门旅行或去看博物馆,因为虚拟世界就可以满足一切,那么结果就是,人类的退化就大大开始了,人变成了非人!

所以说,先天的积淀和后天的人化之间,应该找一个平衡。回到青年马克思讲“自然人化”,还有李泽厚所发展的“人的自然化”,现在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一方面是自然人化,我们人类一直在改造自然,于是出现人类中心主义窘境,虚拟化还是人化改造,另一方面则是我们自己,也是要人的自然化,自然化就不是人工化,人终要顺天而行。


中南大学孙老师:我对刘老师讲的美生活和好生活很感兴趣,那么对我们所做的文化产业,生活美学对文创业界有什么作用?有什么案例可以推介一下?

刘悦笛:我觉得,生活美学与文创必定是有一定关联的,生活美学对于文化产业而言一定有内在的驱动力。在《富春山居图》合璧的时候,我曾参与过一次《富春山居图》数位艺术全国首发的活动。你会发现,台湾故宫做高仿绘画的时候,往往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去提升品质。《富春山居图》不仅做了极其逼真的衍生品,而且可以通过数字化的形式去售卖,这里面就有了艺术品授权的问题,版权得到保护才能盈利。然而,大陆在做《富春山居图》的《剩山图》卷时却走的是低端路线,没有把力量放到前期提升品质的工作上,这样仿制作品只卖几百块,那与台湾地区高仿的上万块如何比呢?你卖几百幅的盈利才相当于一张高品质的,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就出现在美学品质上,美学品质高,相应的价格就高,这审美价值与市场价格还真是成正比的。生活美学并不拒绝市场基础,因为历史上任何一种今天被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都是有着生活美学根基的,同时,也也有市场需求的支撑。无论是官方审美文化需求的昂贵的缂丝,还是文人和民间审美文化所需求的物质文化,如果没有需求那就中断传统,但是如果将之博物馆化,那么这个传统也是死的,只有生活的需求才能使之变得真正鲜活。好在生活美学,就是一种活生生的中国审美传统!

主持人陈国雄:好,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悦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生活美学
10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