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认知中国传统礼乐文化:吉礼是最核心的礼


 

孔子圣迹图之三十一杏坛礼乐

    我们既往所了解的音乐是什么呢?是侧重于娱乐和审美。中国音乐文化是由礼乐和俗乐两条主导脉络构架而成,而平常我们在生活当中所常用到乐都是俗乐类型。我们今天讲礼乐类型。

    乐本无所谓礼也无所谓俗。俗乐是因应日常生活中的审美娱乐、宣泄情感、多种情感需要的音声表现,或是人们世俗化的情感表达。我们平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乐基本属于这个范畴。

    礼以及礼中用乐的观念是逐渐形成的。礼乐是在国家规定性的礼制仪式中固化为用的乐,由礼俗上升为国家礼制,当传统国家礼制被民间所接衍的时候便又回到民间礼俗。礼乐代表国家在场,俗乐对应世俗人情,这是两条脉络。

周公姬旦制礼作乐成为国家制度,其后3000年不断延续了这种礼乐理念,使中国传统文化有礼乐文明之谓。我们怎么认知中国传统礼乐文化呢?《周礼》中礼制仪式众多,汉代以后慢慢的合并,《周礼·春官》把礼制都介绍的清楚了,汉代以后合并同类项,渐渐将多种礼仪合并为五类:吉、嘉、军、宾、凶,所谓五礼。并不是所有的礼都用乐,但凡用乐的场合必须是礼的仪式性行为,有仪式的用乐多为礼乐。

吉礼是最核心的礼

    在中国的五礼中哪一种礼最核心呢?吉礼是最核心的礼。

吉礼是什么礼啊?吉礼就是祭礼,祭祀的礼。祭祀为祈福愿景,为保风调雨顺、活人平安。《左传》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国家有两件大事,一个祭祀,一个战争。中国传统社会注重祭祀,祭祀要有仪式,仪式中必须用乐,这种用乐就叫吉礼用乐。

周代国家最高祭祀仪式是怎样的承祀对象呢?是祭天神、地祇、山川、四望、先妣、先考。这后两个对象是祖先、人鬼。如果在座的同志们有老家是农村的,有的家里摆着一个神位,到了过节的时候还要祭天祭地祭祖先,当然,这人鬼不光是祖先,也包括孔子这些对社会上作出大贡献的人。

国家最高祭祀仪式中的用乐,周代叫六乐,与上述六种特定承祀对象相对应。中国早期的乐是歌舞乐三位一体的,现代我们把舞蹈分出去了。这种歌舞乐三位一体的形式现在还有没有啊?相当多。新疆的木卡姆就是歌舞乐三位一体,一会儿有歌,一会儿有歌跟乐的组合,舞跟乐的组合等等。

《诗》、《书》、《礼》、《易》、《乐》、《春秋》为六经。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不似我们现在仅是一个enjoy的意义,历史上的乐跟现在意义上的乐不是一个概念,我们必须把这些概念搞清楚。后来《乐经》失传了,所以叫五经博士了。为什么《乐经》失传?因为乐转瞬即逝,活态仪式中的用乐,当这个仪式不存了,乐也就不存了。

    周公是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孔子很多思想是从周公来的。周公有崇圣的情结,他崇拜的是圣人。他在当时社会上各部落、氏族、方国中存在的多种乐舞形态中选出五种,这就是黄帝尧舜禹汤,周的乐舞忝列其中。黄帝的乐舞《云门》祭天,尧的乐舞《咸池》祭地,舜的乐舞《大韶》祭山川,禹的乐舞《大夏》祭四望,汤的乐舞《大濩》祭先妣(女性祖先)。周的乐舞《大武》祭先考(男性祖先)。这就是天神、地祇、人鬼。最高祭祀仪式中的乐舞对应天地人,我们常说天地人的概念就是这个。

     礼制仪式用乐从确立后一直影响了中国三千年。但汉魏以降成了“王者功成作乐”,在这种理念下,再也不用前代的雅乐了。改朝换代必建一套礼乐体系,雅乐为礼乐的核心,这个雅是雅正之雅。举例说,赵宋绝对不用李唐的雅乐,如果用就等于帮前人祭祖!所以雅乐总是轰然倒在改朝换代的门槛上,本朝另起炉灶,显示我这一朝一代国家威严。

除“国之大事”祭祀以外还有“国之小事”,所谓小事是小祭祀,等级之分。大事是祭天、祭地、祭人鬼,国之小事用乐也是祭祀,文献中只说用乐,却没有明确用的是什么乐。

    再后来中国传统社会将祭祀分成了三大类:大祀、中祀、小祀。大祀在宫廷,宫廷中有没有中祀和小祀呢?有。大祀有没有在地方官府呢?没有。大祀只在宫廷,中祀和小祀是宫廷和地方官府上下相通的使用,这是国家制度的规定性。

中祀对应的是帝王、先师、先农、旗纛、朝日、夕月、太岁。

先师指的是孔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家来自全国各地,虽然文革中许多地方遭到极大破坏,但很多地方还是有文庙,文庙是县衙以上才能建,绝对不能乱建。国家颁布《文庙祭礼乐》发到各个县衙祭孔,县衙以上官府要有这么一群乐舞生时时春秋祭祀。祭先农,中国是一个以农为本的社会啊,同志们有没有听到各地有迎神赛会的,迎神赛会是春祈秋报。有仪式用乐,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讲旗纛,纛字上边是一个毒,下边是繁体字的县,旗纛是祭军旗,这不是军礼,还是吉礼,因为属于祭。这个祭军旗很有意思,以明代为例,全国有近500个卫。宁夏是卫,宁夏卫,天津也是卫。除了卫还有千户所与百户所。这么多的卫所,再加上近两千个府州县,全国县以上的建制多达数千处,军队中祭军旗仪式要吹鼓手啊,那时候放不了录音带,也没有MP4,必须得用一群活人在做这个事情。据我们考察,除西藏以外,全国各地传统音乐都有一批通用的曲牌,当时必须有一群乐人在全国各地活态承载着用乐。同样一个曲子,在道观里叫道教音乐,寺庙当中叫佛教音乐,用在民间叫民间,实际上许多都是国家礼乐的当下积淀与遗存。

再看小祀。在座的各位有没有看到哪里有三皇庙、药王庙、火神庙、城隍庙?我告诉大家,在古代凡是县以上的建制,都要有城隍庙。县太爷管地上,城隍爷管地下。许多地方还有东岳庙、启圣公(尊孔子的父亲为启圣公)庙、关帝庙、真武庙等等。当年没有汽车,马是最快的交通工具,所以有马神庙。这些是国家祭祀在其后转化为民间礼俗。既然是国家祭祀,国家必须养这么一个群体承载祭祀仪式,仪式中必须用乐,不是随意性的用乐,这些乐都是国家礼乐。

现在常有人把窑神称之为民间祭祀,这还是国家祭祀,《大清通礼》中窑神就是国家祭祀。当国家制度不存,但这种理念存,民间传承,民间接衍。

我考察过河北霸州胜方祭火神。这个祭火神是每年农历的六月二十三,这是全国统一的。那天正在考察现场,接到了甘肃我一个朋友的电话:“项老师,我们正在去祭火神的路上”。甘肃跟这边也是一样的,这是全国当时规定的日子。绝非是一时一地。当地人解释:我们是白洋淀的东淀,怕走水,走水是失火,所以说我们要祭火神。这是当下人的解释,我们还是要把握历史大传统。

    我们在北京房山佛子庄乡北窖村看到了一本首抄于1627年(明代天启丁卯)的谱子(代代相传,每次手抄都有标记,最后抄于光绪二十三年即1897年),这上面有80多首。拿到谱子我问:你们还能奏吗?他们回答说还能奏30多首。我问怎么传的?他们说就是师傅口口相传,绝对不能改。为什么呢?因为是为神奏乐。他们那个地方挖煤窑,一定要祭窑神,这祭祀仪式与奏乐不敢乱增减。都说树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音乐更是如此,你唱的跟我唱的都不一样。但这种祭祀、为神奏乐却能够相对不变地以久远的形态活在当下,靠什么?靠历史上的国家礼制,当下民间礼俗,很久远的音乐形态也能活到当下,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嘛!

 

 

所谓军礼,在出征、凯旋、献俘时都要有仪式

嘉礼、军礼、宾礼、凶礼

    嘉是什么?吉是祭,嘉就是好。嘉礼在宫廷当中有大朝会,还有皇帝册封皇太后、册封皇后、册封皇太子,皇帝大婚,嫁公主,还有皇帝的生日等等,这些都是好事。这些东西被民间所接衍有婚礼、开业、上梁,是不是有些地方农村盖房子也得放鞭炮、请乐队做这些事情?还有庆典,过满月,过周岁等等都属于嘉礼范畴。

军礼大家都知道了,出征、凯旋、献俘等都要有仪式,仪式中要用乐。《大唐开元礼》中有傩礼,傩礼为军礼,傩是什么?傩是一种秽气,一说到傩前面得加一个字,驱傩,把它驱除掉。后来军礼之傩分为两支,军傩和乡傩。

大家对傩这个词可能还不太熟悉,你看贵州有很多地方带着面具唱戏,叫“傩戏”。咱们中原地区有没有跳大头娃娃舞的,这个都知道吧?这个大头娃娃舞可能就来自于傩。当时军中在安营扎寨时须有一群童男子,带上种种面具,去各个地方把污秽驱逐出去,后边跟着吹奏乐、打击乐的,也跟着这么走,这是仪式。现在一些地方在春节之前,还有童男子到各家里去,带着面具挨家挨户每间房子都要走到的礼俗,后面跟着敲锣打鼓的,实际上就是驱逐晦气、污气的意思。

《大唐开元礼》傩礼属于国家礼制中的军礼,现在的乡人傩是孑遗。比如河北武安的“打黄鬼”。贵州有傩戏、地戏,看看那些个面具,青面獠牙,龇牙咧嘴,带着面具的这都是傩。

     宾礼我们就不用多说,大家都明白。最初是国家接待外国使臣,民间接衍,以仪式音乐迎接来宾,是现在的宾礼用乐。

凶礼是什么呢?是灾异之礼。什么地震、瘟疫、洪水等都是灾,传统社会中就要由王室和各级官府主持仪式来消解。与民间最为直接的就是葬礼,也就是俗称为白喜事者。许多地方白喜事都是用乐的,这种用乐仪式也来自于历史上的国家制度,也是当下民间音乐班社主要服务的礼俗仪式对象,诸如告庙、行奠、家祭、路祭、烧轿、上林等程序都有专用的乐。

 

 

礼乐和俗乐相加才是中国音乐文化传统的整体构成

礼乐和俗乐相加才是中国音乐文化传统的整体构成

    我把礼器分为两种,一是有声礼器,一是无声礼器。

    礼制中天子九鼎八簋,鼎与簋是礼器、重器、祭器,这都是无声的,依制摆在那儿就代表了一种威仪。

有声礼器就是礼乐器,有声是跟其他礼器最大的不同。编钟、编磬、鼓等,这是早期的类型。曾侯乙墓出土的钟磬,因为要挂起来,所以就叫乐悬。“王宫悬,诸侯轩悬,卿大夫判悬,士特悬”。这是国家规定性。什么叫宫悬,如果王用乐,悬挂的钟磬可以摆在东西南北四面,这叫宫悬。诸侯轩悬,只能三面摆乐悬。卿大夫判悬,这个字在这里读BAN,就是宫悬的一半,两面摆乐悬。士特悬,士是有身份的人,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老百姓一般是不能用的,士就是文化人、下层官员,用乐的时候乐悬只能一面,绝对不能摆多了,摆多叫僭越。孔老夫子就要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这是礼器,但是不是只用这个金石之乐呢?不是,中国雅乐乐队“金石以动之,丝竹以行之”。

举一个大家都非常熟悉乐曲为例。比如说《茉莉花》(不是说这个曲子为雅乐,只是以熟悉的为例)这个曲子,只用钟磬敲出骨干音。旋律交给谁了?交给了丝竹,在那儿飘着。旋律是丝竹的,骨干音由金石奏出。汉至唐宫廷雅乐,国乐依然是金石以动之,丝竹以行之。《大唐开元礼》规定,吉礼大祀只用雅乐。宫廷中嘉、军、宾礼雅乐与鼓吹乐共用,但凶礼不能用雅乐,只用鼓吹乐。在道路、仪仗、警严威仪中用鼓吹乐,为什么各地方官府都有吹鼓手,他们在地方官府中承载多种仪式为用的国家礼乐。

    从宋代到清代,宫廷最高礼仪用乐以及各地方官府的《文庙祭礼乐》为雅乐,其他用鼓吹乐,鼓吹乐最具普适性。全国有多少个地方官府,都必须用这种国家礼乐。

    各地方官府乐人总和远远大于宫廷,宫廷不再,不等于国家礼乐完全消解,因为各地方官府都有专业乐人承载着国家礼乐继而转化到民间礼俗为用了。

现在每个县都有成百上千以民间礼俗为业的乐人,传统礼乐文化由他们承载。我有一个研究生,对一个鼓吹乐班子连续两个月跟踪,这个班子在两个月内上了39场事,他们得吃饭,一场事两三千。其中吉礼有25场,主要是过三周年(家中长者去世三年后举行仪式祭奠)、庙会,凶礼6场,8场是嘉礼。大家看看当下民间什么为重?还是吉礼为重。吉礼是中国礼制的核心,祭的本意是祈福,祈福为保活人安,这是愿景。如果把这些东西抽取掉了,就失去了庙会的主要意义。像北京城里当下的庙会,原有三大功能——祭祀、娱乐、物资交流,只剩后两个功能了。

现在民间很多用乐方式,其实是“很不民间”的方式。是历史上国家的礼制仪式用乐方式积淀在民间而已。

     2008年我去采访陕西户县乐户后人崔永义,他80岁。他说:祖上在明代是大官,因为犯了法了,就给贬到这来了。县太爷给我们判案的时候,还得朝我们祖宗的灵牌叩首。老人讲因为清代雍正年间禁乐籍,他们被官府安排到这个镇上,将他们所承载的官方礼制和仪式用乐用于民间多种礼俗,这就是将国家礼乐带到了“民间”。老人拿他们“祭黄陵”的曲子吹给我们听,太棒了。

    中国的佛教、道教和民间礼制仪式用音也是相通的。为什么会有这种国家礼乐的民间存在呢?是由于现在还有这种文化认同,这种国家礼制仪式接衍成为民间礼俗。当下主流意识形态如何看待民间这些传统礼制用乐,事关中国礼乐文明如何延续,中国音乐文化史如何写。实际上,传统礼乐和俗乐两条主脉相加才是中国音乐文化传统的整体构成,我们应该对具有社会功能和实用功能的礼乐文化刻意关注,因为这种传承三千载、体系化的礼乐文化是中国特色的礼乐文明的具体显现。

 

 

花馨一瓣:与您共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圣外王
4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