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上风流” 绽放 “百戏之祖”发源地



甬剧《典妻》“回家路上”

4月15日,“甬上风流”——甬剧经典折子戏专场登陆苏州昆山保利剧院。源于东海之滨的宁波地方戏“甬剧”,让苏州昆山的戏迷观众见识了宁波滩簧生动质朴的独特韵味。

此次宁波甬剧受苏州市昆山文化馆和昆山保利剧院的邀请,前往“百戏之祖”昆曲的发源地参与地方戏的普及演出,也是甬剧这一地方剧种首次到江苏昆山演出。

为迎合更多观众的需求、展示优秀地方特色戏曲文化、丰富人民群众业余生活、让更多市民加入到保护戏曲文化的行列中来,昆山文化部门对昆山戏曲演出品牌“百姓百戏堂”进行了一次全新的升级,越来越多的地方剧种受邀亮相于“百戏之祖”昆曲的发源地——昆山。这也是继京剧、昆曲、越剧、黄梅戏、锡剧、评弹、相声等多种传统戏曲、曲艺形式之后,又一个戏曲剧种参与“百姓百戏堂”的普及演出。



甬剧《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

为此次甬剧“昆山之行”,带去了《半把剪刀》、《典妻》、《杨乃武与小白菜》等甬剧发展史上不同时期的代表剧目。包括《半把剪刀》“奉茶”、《典妻》“入府”、“回家路上”、《杨乃武与小白菜》“姐弟牢会”、“密室相会”等经典、脍炙人口的折子戏。

宁波知名甬剧表演艺术家、导演钟爱凤和甬剧名票钱后吟、张旦恒、王秋萍、胡磊等十余位优秀演员参加了专场演出。

“甬上风流”——甬剧经典折子戏专场受到了昆山戏迷观众的极大肯定,演出期间掌声阵阵,气氛热烈。昆山市戏剧家协会主席戴学平观看了演出。并上台与演员合影留念。






其实2017年下半年就接到了昆山保利剧院的邀请,同时发出邀约的还有上海电视台七彩戏剧频道。因忙于原创剧目《甬港往事》和经典剧目《雷雨》的创作,于是两个演出活动一直推迟到了2018年。




非常感谢苏州市文广新局、昆山市文化馆、昆山保利剧院和上海电视台七彩戏剧频道对我们宁波甬剧、对我钱后吟个人的肯定和支持。在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宁波市文化馆、鄞州区云龙镇文化站的大力支持下、在钟爱凤老师、孙常遇老师和诸位兄弟姐妹的共同努力之下,上海电视台“甬江之声”专题节目录制、昆山保利剧院“甬上风流”甬剧经典折子戏专场演出均圆满收关。





此次甬剧受邀赴昆山保利剧院,是宁波地方戏甬剧第一次到昆山演出。虽然我们只是一批业余的甬剧演员,但传承甬剧、宣传甬剧应该不分专业、业余。昆山保利剧院的“百姓百戏堂”是一个普及地方戏的戏曲品牌活动,甬剧能在“百戏之祖”昆曲的发源地昆山亮相,对于甬剧这一剧种来说,也是一种荣誉、一种促进。


甬剧《半把剪刀》


甬剧《典妻》“入府”


甬剧《杨乃武与小白菜》“姐弟牢会”






因着“普及”、“亮相”的缘由,“昆山行”选择了《半把剪刀》、《典妻》、《杨乃武与小白菜》三个剧目中的五个片段。《半把剪刀》是甬剧传统意义上的经典作品,无论是堇风时期还是宁波甬剧,都是当家剧目;《典妻》则是甬剧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更是甬剧唯一的一朵“梅花”——王锦文的代表作品,也是新时期甬剧的另一个“代名词”;《杨乃武与小白菜》则因为各大剧种包括锡剧、淮剧、沪剧等,都有相应的剧目移植、更为广大的戏迷观众所熟知。




4月14日,“甬上风流——昆山行”的演职员们一早就整理行装出发赴昆山。为了压缩开支,不但在演出剧目上尽量用伴奏带,演员们还身兼数职。演员、造型、化妆、道具兼一身的章孝天、演员、音控兼一身的罗碧妃、演员、字幕兼一身的周云、还有音控B角和字幕B角兼一身的傅舒婷小姐等等。一行人在“昆山行”演出任务之前,就是一个团体、一个凝聚的团体。


听着上海专题节目的录音、吃着各自带来的零食美味,宁波到昆山的距离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长。第一次到昆山,是因为那年“魅力千灯”全国越剧票友大赛,也因为那次比赛,认识了时任苏州滑稽剧团的徐春宏团长,一个专业剧团的团长和一个业余越剧票友的兄弟之情,因此延续了十余年。就算现任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而我还是一介“游戏”业余舞台的业余票友,这份兄弟之情还是依旧。人和人之间所谓的“缘份”,想来实在微妙。







14日到昆山有半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在周庄、千灯、锦溪三个古镇中间选择了锦溪,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原生态的古镇风情。微雨时节抵达锦溪,片刻即停歇,看到了细雨纷飞中江南水乡的婉约柔美,也看到了古镇原住民的日常劳作。民居民宅大多是明清时期的建筑,典型的江南风格,流连在古镇中,时时会被那片静谧悠然所沉醉,这样的环境优雅而从容。尽管经历了些许年数,但磨不去的却是古镇一直以来的诗意柔美和静谧氛围。“一个可以让时间停止的小镇”,有人这样形容。








周庄的蹄胖在昆山同样能够看到,更多的还是湖里的虾和鱼,还有海棠糕、米酒等等。一行人午后方抵昆山,早己是饥肠辘辘,于是选一小菜馆,细细品味锦溪当地的农家菜。螺丝、河虾、白丝鱼、韭菜蚬肉等等,虽常有看到,但总不及在江南水乡随手就可以从河里、湖里摸出来的“新鲜”。











始建于南宋的莲池禅院、陈妃水冢、通神御院等处,也就匆匆一过。于我们更多是感受这明清古镇的风情和建筑。抽象一点,就是一种“感觉”!小桥、流水、船娘、莲叶、飞檐、斗拱,还有土产、渔货和深巷里飘出来寻常百姓家的烟火味。用眼看、用耳听、用心去感受。。。随着一张张合影的定格,我们也就成了这油画、这过往中的一角。






14日晚抵达昆山市中心,一行入住锦江之星,虽简单却干净。恰逢江南姐姐生日,阴差阳错被“大灶锅”老板放了鸽子,却成全了十五人一桌的“大团圆”寿宴。从十多年前一起唱越剧到如今唱甬剧,江南姐姐总是心直口快、且大方耿直。角色大小不论、辛苦麻烦不提,虽比我略长,却一直以“大哥”称之。上海电视台的《乡音乡情》、昆山“甬上风流”的《典妻》“刘妈”,没有一句怨言。到了剧院第一件事,就是和胡磊一起为大家烫演出服装。这份贴切、这份亲近,也就是性情中人方始做得出来。




昆山的家常菜尤其入味,小酒喝喝、鱼头炖炖,驾驶员不自禁唱起了家乡黄梅戏。融洽的气氛、亲和的关系,昆山的晚餐很温馨。局长大哥周六在苏州有公务,却为我们在苏州安排了接风宴,想着一来不想打搅他公务,二来自己一群人更自在,于是就婉拒了大哥的“接风宴”。其实吃不吃饭根本没有区别,情谊这种东西才是走心的。一起给江南姐姐过了一个江南水乡的生日,碧妃要订一个更加洋气的蛋糕,我这个“老年人”还是更喜欢这种“寿桃”造型,健健康康、长寿平安才是重要的。江南姐姐说“第一个愿望祝愿大家都平安健康;第二个愿望祝愿昆山演出圆满成功”。我在想,有这样一群心性恬淡、行事赤诚的人在一起,怕是不圆满也难呢!







15日海峡两岸(昆山)马拉松比赛终点站就设在昆山文体中心,周边道路早上八点封道。为避免意外,15日一早所有演员、道具七点四十分前进入保利剧院。虽很早起床准备,但也有了充足的时间走台、化妆。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有钟爱凤老师在,走台、合成一切都顺顺利利。因为昆山之行两天行程,为压缩成本,许多演员都是身兼多职,于是钟老师也就面面俱到地在为整台演出负责。临出发前,我在群里安排任务,钟老师说“给我安排一点任务呐”。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了,却实实在在是我们的“定海神针”。







小天梳头造型、化妆、整理道具,碧妃整理音乐、周云调整字幕、胡磊、江南烫服装,洗发水音乐、字幕两头顾,钟老师忙完了走台,还主动请缨给演员化妆,一切都从从容容、井井有条。谁也没有半句怨言,谁都是热忱勤快。因为马拉松,提早进场、推迟演出,演员们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拍照臭美。也是,业余唱戏很多都是为了“开心”两字,怎么开心就怎么来,无需矫情、无需做作。因为《典妻》“入府”是为此次昆山演出而赶排的折子戏,故胡磊、一维、小天、江南都是不要命地抓人合影,虽是后台一片“疯魔”,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









以为昆山人听不懂甬剧,却不料昆山的观众给予了我们最热情的掌声。不需要噱头、不需要掌托,情至、戏到,掌声自然就到!在昆山观众给予舞台上演员礼遇的时候,这一切的辛苦也就值得了。第一次来昆山参加越剧比赛,收获了个人第一个全国奖项;第二次来昆山演出甬剧,收获了昆山观众的掌声和认可。我想在我恬淡安然的内心深处、在我婉转细腻的情怀之中,总有一缕情感是与昆山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牵连。



昆山市戏剧家协会主席戴学平和昆山的戏曲演员荣哥前来捧场,一个是“魅力千灯”时相识的老朋友,一个是微信上尚未谋面的新朋友。因为戏曲,总会再次相见或是有缘相遇。






“甬上风流”甬剧折子戏专场,给昆山的戏迷观众留下了一段来自东海之滨质朴的动人篇章,也许若干年后,他们在某处邂逅甬剧,会想起那一个暖暖的午后,昆山保利剧院内娇俏的陈金蛾、纨绔的曹锦棠、无奈的妻、薄情的秀才、张扬的大娘,还有悲愤的杨乃武、可人的小白菜和刚烈的杨淑英。。。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走进千年上虞
已经是最后一篇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