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千年上虞





若干年前,随宁波文化之旅有过几次“探寻”,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宁海的许家山“石头村”,还有广德湖寻踪。这些年随着业余演出日益频繁,也就甚少出行。其实不但但是文化之旅,因为业余越来越忙碌,就连自己日常和父母相聚、旅游出行等等,都颇受影响。




忙碌了若许年,终于抛掉了一些之前看似蛮“重要”的事情。那一刻,突然明白,原来你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上天给你安排的“最好选择”。之前无论是甘心情愿、或是违心无奈的选择、行事,在这一刻之后都可率性而为。




再次融入文化之旅,几许常在一起的师长、兄弟姐妹同行,无论风景是否美丽,心情总是放松的。2018宁波文化之旅第三期寻踪千年上虞,探访钱氏大宅、丰惠古镇、祝家庄、药师寺、春晖中学。因着钱氏大宅和祝家庄,略有几许亲近感。只是从前上虞在我心中,唯因身边的某人会略略想起。




随文化之旅到各处采风寻踪,有一点比较让我能够接受。因为每一处寻踪之地,都是文化之旅组织者事先去探寻过的,或风景旖旎、或文化内涵深厚,而许多之地都是尚未被发现或是重视的文化遗迹。那一年去许家山,“石头村”尚是一个隐于山野的小山村,原始、质朴。看着青山、村野,以及袅袅升起的炊烟,那种丝毫不被现代都市和商业心态侵袭的“朴”、“真”,尤其让人享受。一处残破的老房子、一棵半生半灭的老樟树、一段清澈见底的小溪流。。。随处是风景、随处能安抚钢筯水泥丛林出来的疲惫感。




钱氏大宅尚有几许村民居住。修葺过的大宅,很让人惊叹他的规模。而砖雕木刻、飞檐斗角、石质漏窗、斗拱雀替、垂柱卷蓬,却分明看得出当年的精湛工艺。想象一下,若这是一个家族的日常所居所在,该是何等的庞大家族。同是“钱”姓,颇有亲近感。虽然远在上虞,谁又能说五百年前不是一家呢?留连于老宅的门楼、木雕、乃至于白墙上隐隐可寻的“毛主席语录”,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宅内分居各处的村民,从家具、电器来看,应是比较普通底层的村民。被烟火熏过的墙面、和因劳作而不再细腻、白皙的脸庞,分明诉说着寻常而“岁月”的故事。





同钱氏大宅一般,丰惠古镇一如我们宁波周边的鄞江古镇、咸祥古镇一般,平实而普通,处处透着生活气息,恍若随处经过的某一小镇。如若不是不时出现的某时代石桥、某时代石牌坊,透着一缕缕悠远的气息,“丰惠”其实就是一极普通的小镇。而对于我们一行人来说,重要的不是景有多美,而是和谁在一起。若是相处极欢的师长、朋友,就算身处乡野、寻常所在,也必有一份不一样的心境和笑声。于是,在钱氏大宅、在丰惠古镇,哪怕是一面白墙、一座石桥、一棵大树,都会有各种或“妖娆”、或“洒脱”的风景留下。瘦身成功、重新穿得下苗条连体裙的钟老师、红裤、红鞋、花衬衣的裘老师,两位七十出头的老太太,气质、神态、精气神配上春日的阳光、绿意,犹如两只“花蝴蝶”,生动而积极。有时想想,年轻人真应该学学正能量的老太太,她们对于人生的理解和行为处事,可以让我们走过一段捷径。

丰惠镇上难得看到一家弹棉花店。也是,如今的社会已经甚少这样的店,也就是在乡下才偶有一见。想起小时候冬天被 太阳晒过的棉被,晚上睡进去就有一股“阳光的味道”,那时候还很迷恋这种味道。不想长大以后,才知道原来那是螨虫被太阳晒死后留下的味道。瞬间,童年的色彩被糟蹋了。。。




蒙吴海英女士的照顾,在200多人用餐的小餐馆,还能坐到一个包厢。隔离了喧嚣、充斥了凉意,多少能缓解一下半天的阳光和劳累。农家菜简单、可口,入味的口感还是让人留下许多印象。至少我记住了竹笋和炒蛋,还有额外多加两勺的鸡杂羹,貌似江南姐姐和碧妃对之比较有感情。没有地理概念的我,不明白上虞和余姚的方位,但想必鸡杂羹应该是两个地方其中的一环纽带。





来上虞自是必到英台故里“祝家庄”,虽是一处新建筑,但因为“梁祝”的传说,无论是否遗址、是否故旧,也就不甚在意。何况东晋距离现在实在遥远,人们心中更多记住的还是化蝶的那一对美少年。每次文化之旅都会有些许的文艺爱好者,有唱歌的、有唱戏的,而我参加的若干几次,也因为身上带着“戏曲”的标签,而成为文艺志愿者。有在大巴车上为同行的文化之旅朋友唱戏的,也有在某处古戏台为游客表演的。虽然条件简陋,但却因为“志愿”、“文化”而让这种公益演唱更加亲民、也更受欢迎。






在祝家庄参观,自然少不了越剧《梁祝》,于是碧妃和孝天就理所当然化身一对美少年。一曲《我家有个小九妹》、一曲《十八相送》,与祝家庄古色古香的风格相得益彰,文化之旅的游客们给予了热情的追捧。因为和海英相熟、也因为罗碧妃的“邀请”,还是没能“闲着”。于是献唱越剧“沙漠王子”和甬剧“半把剪刀”,不想竟然收获许多意外。有之前来逸夫剧院看过演出的、有之前为我在网络投票中拉过票的、有和我在一个工商系统的老同事等等。所以说,冥冥中许多事情都是预先就“设计”好的。做为文艺志愿者,在各种场合宣传戏曲、弘扬戏曲,实际上有时只是随口唱几句,或是演一小段,但给予观众或是游客的感受却是接触了戏曲。而他们的赞美和认可,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




“若是你的所在、你的所为,能为别人带来快乐,那你就是一道阳光、一道彩虹”。我想大多数的人还是愿意自己成为阳光的。因为越剧、因为戏曲,让自己和许多的宁波游客有了一个相识、相欢的回忆,于人生之中必是一笔财富。就象之前逸夫舞台的演出、或是某处的戏曲活动,让他们记住了我;而在祝家庄的再次重逢,也因为戏曲的缘故,让他们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我。这种久别重逢般的“意外”,格外亲切。就如同吴海英老师、龚国荣老师、杨古城老师和范大姐等等。




在药师寺廊沿下沐浴着山间的凉风,聊聊天、斗斗嘴之后,前往最后一个所在——春晖中学。孤陋寡闻的我在踏入春晖中学之后,才恍觉自己的渺小。学校后面的春晖古树群尚只略有几许赞叹,但随着弘一法师旧居晚晴山房、丰子恺先生旧居小杨柳屋、春晖中学创始人经亨颐先生的旧居山边一楼、朱自清旧居、夏丏尊旧居陆续出现,我才被这所学校折服。而蔡元培、黄炎培、何香凝、俞平伯、柳亚子、张大千、黄宾虹、叶圣陶、张闻天等“大家”姓名的不时出现,我对“春晖”这所学校简单有了膜拜之心。民国教育革新时期,“人格教育”、“爱的教育”、“感化教育”、“个性教育”,放在现代同样是不变的教育主题。因为这所春晖中学,自觉此次“走进千年上虞”,不虚此行。在朱自清的旧居,我恍觉来到了《小城之春》的那个年代、那个所在,那份强烈的民国情愫,因眼前这个文化气息浓郁的小院,而格外强烈。

不意在上虞的文化探踪之旅遇到“师傅”。擅长书画的潘老师长年在加拿大,偶也有回宁波来小住。之前在宁波也遇到过几次,不想这一次会在上虞“偶遇”。若不是潘老师叫住我,我真不敢相信“师傅”也会在上虞。人生何处不相适啊!唯愿“师傅”健康平安!

漫步春晖中学,偶遇一白发气质老太。偶一瞥,略有台湾明星郑佩佩的风采,恰原来是钟老师年轻时的朋友。也是七十多岁的年纪,年轻时是电视台的造型师。虽一头白发,却优雅、淡然。岁月给了她满头沧桑,却带不走她一身的淡泊和宁静。想起一句话,“就算老去,也要优雅、得体地老去”。







走进千年上虞,观美景、品人文、会旧友,又履行文艺志愿者职责,趣也、悦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