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于寂寞中盛开的风骨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我合上书的时候,恰巧窗外一枝孤梅幽幽地在望着我。
       每年年初,正是梅花吐蕊绽芳的时节。



    梅花是中国十大传统名花之一,原产于中国南方,至今已经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最早人们以食用梅花为目的而进行果梅的栽培。梅子在古时就相当于现在的调味品,主做咸酸两味。后因其花形妍丽,枝干蜷曲,人们发现了它的审美价值,转而栽培花梅。



    此外,梅花全身是宝。梅雪可以烹茶,食用梅子,可生津止渴。花、根入药,还能活血解毒,利肺化痰。另外,因其树干材质好,纹理细,也常被用于手工艺雕刻。



    梅花生性喜温暖,但它的花语却是:“凌霜斗雪,不趋荣利”。百花们多数在春天开放,感受着春风的爱抚,接受着春雨的滋润,享受着人们的赞美。但梅花却把一树繁华许诺给了凄寒凌然的冬天。万籁俱寂,鸟兽声绝的严寒里,它却凌寒独放。“玉雪为魂冰为魄”,耐得住寂寞于冰雪中盛放的梅魂,在人们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品若梅花香在骨。”梅花早已不再是花,被人们赋予了哲理内涵后,逐渐演变成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具有极大的感染力和影响力。



    人们品梅、赏梅、咏梅、画梅,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布衣百姓。千百年来,都对梅花青眼相加。梅花更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和靖的梅是温度之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的梅是零落之梅。“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王冕的梅是正气之梅,“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毛泽东的梅是英姿之梅。不同的灵魂绽开的是不同的梅,既可柔软似棉帛,又可刚强如璧玉,浓淡颜色恰如其人。




    梅品即人品。人们欣赏梅花,不仅是欣赏它的外在风姿,更是欣赏它的内在风骨。甘于寂寞却仍旧迎雪吐艳的精神至今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都说晋陶公爱菊,而爱梅则林和靖当属第一人。林和靖是北宋隐逸诗人。他好学勤勉,通晓经史子集百家学说,而且长于书画,精于诗词,著名的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便是出自他手。他早年时曾到四处游历求学,中年之后于西湖边孤山隐居,终身不仕。据说宋真宗请他为太子教书,他都不屑一顾。一些人仰慕其高风亮节,慕名前来拜访,他也敷衍了事,绝不回访。他在孤山种梅、养鹤、饮酒、吟诗,如梅一样甘于寂寞,在世人视线外放逐自我,尽管恬淡,却活出了自己的潇洒,。因整日与梅为友,以鹤为伴,后人称他“梅妻鹤子”。清张潮在《幽梦影》里载:“梅以和靖为知已,可以不恨矣。”爱梅如此,也不负梅花花神之名。林之后,无人敢称爱梅第一人。


(梅妻鹤子图)

 

 

    春花冬雪,四季交替。梅所经历过的,人也会经历。生命中所落过的雪,或大或小,有人选择被雪掩埋在过往的苦涩里永世沉寂,还有人选择破雪迎春,于岁月轮回中洗涤自己的灵魂,熠熠生辉。


    梅花凌寒独自开,淡淡幽香让人眷恋,而其一年花期却仅为半月。“我愿制梅香,幽香常浓郁。”出于对传统文化及对梅花的钟爱,昌殊老师不断尝试香方配伍和炮制工艺,制成“御梅香”,留住了梅花的那缕幽香,也留下了人们对于梅花四季常伴的念想。

(三宜轩 御梅香)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和香传习馆
2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