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北一枝兰 ——张行之生平、书画欣赏


(张行之老师与萧龙士大师合影)



(张行之老师与《皖风文学》的部分编委合影)



安徽蚌埠,张行之书法好是业内都知道的。作为萧龙士的弟子,许多人不知道张老一生还留下了少量珍贵的写意花鸟画,主要是画兰,画荷的占多。这些画极具萧龙士画作的神韵。大家知道萧龙士是国内画兰大家,张老受其影响,得其神赋,率性自然又有所不同,从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少年时,张行之家乡有个爱写毛笔字的私塾先生,张行之每次看先生写字都格外用心,到五、六年级以后,在班主任的悉心指导下,张行之的毛笔字写得就很漂亮了。清冯武《书法正传》:“学书者,既知用笔之诀,尤须博观古帖,于结构布置,行间疏密,照应起伏,正变巧拙,无不默识于心,务使下笔之际,无一点一画,不自法帖中来,然后能成家数。”中学后,张老又找来魏碑系列字帖,一遍遍临摹,并博览张旭、怀素、二王、米芾等历代书法家碑帖,反复揣摩,用心体会,铭记于心。工作几年后,张行之的书法就形成了自己的基本特征,擅榜书长楷书,尤精行草,作品风格,遒劲雄健,钢筋铁骨,大气磅礴,参差变化又灵动飘逸,大小呼应,疏密得当,谋篇布局,力求恰到好处。







83年省机械厅举行书法展,张行之的书法也被选中参加。参展时,省领导、著名书法家张凯帆看到张行之的书法后,握着张行之的手说:“你是哪里的?你的字写得好啊,有没有入中书协?”“这样的人才都没有加入书协,什么人可以加呢?”


80年代初,著名书法家刘子善和张行之也有一段交往,曾一起写过一段时间书法并成为了好朋友。后来刘子善调到合肥前,两人还互写几幅书法相赠以示纪念。







而张行之结识萧龙士也是极有缘分的。


1962年,省水利厅机械厂和蚌埠疏浚处修造厂合并,著名画家萧龙士的儿子萧承震正好分在张行之所在的厂里。得知萧承震是萧龙士的儿子,并在绘画方面深得家传,相同的爱好,让张行之和萧承震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写字、画画。张行之有书法功底又悟性极高,从62年到65年,短短三年张行之在书法和绘画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萧龙士经常来蚌埠看望儿子萧承震,有时就在张行之家中作画,经常看萧龙士画画并多次得到萧老的指点后,张行之勤学苦练,收获巨大。基本传承了萧老用笔用墨“重而不浊,淡而不薄,简而不略,草而不率,粗而不霸,细而不弱”的作画精髓,画兰画荷,力透纸背,香远益清。尤其是2010年前后,在张行之书画较为成熟之后,画了一些以兰荷为主的花鸟写意得以流传、保存下来,甚是难得可贵。其中,少数兰画独具神韵,堪称“皖北一枝兰”。



1987年,在萧龙士百年寿辰书画展上,张行之创作了一首词《临江仙.庆寿》:“神清气爽百岁人,称觞庆寿辰;从艺八十载,画精书也精;辛勤耕耘,树惠百亩;桃李满天下,尽皆有小成,堪慰育树人。”写成书法作品为师庆寿。那幅作品在现场便受到国内一些书法家的赞誉。



2015年12月6日,在安徽财经大学博雅淮艺拍卖会上,张行之两幅作品深得受众喜爱,拍出了当日书法方面的最高价。2016年底,安徽省首届佛教书画展,张老的一幅书画作品荣获金奖。



2016年11月20日,由蚌埠市炳烛诗书画学会携手《皖风文学》杂志,在蚌埠市天庐大酒店成功举办了张行之书法作品研讨会。书画界的名家学者及近百名书法爱好者参加了研讨会。会上,时任市书协主席米旭东激动地说:“张行之先生是我市德艺双馨的书法家,我们对他宣传得太少了”。会后,《新安晚报》、《安徽商报》、《安徽法制报》、安徽网等十几家省内外新闻媒体进行了报道。



2017年4月18日,张行之先生因病去世,但先生留下的一些书画作品,犹如幽兰在谷,香远益清。


(张振国,字行之,号燕山老翁、痴墨斋主,1933年2月5日出生,蚌埠市人,从事书法创作七十余年,作品有扎实的功底,鲜明的个性,在蚌埠乃至安徽省有极高的声誉)。





作者:张子磊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最美老宅:连边角都是风景
下一篇:知音…
返回华夏文化  驿站
华夏文化
21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