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读词 |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浣溪沙

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岁时,纳兰容若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这一年卢氏刚满十八,“生而婉娈,性本端庄,贞气天情,恭容礼典”,无论门第,样貌,抑或才学,都与纳兰容若极为相配,可谓佳偶天成。婚后夫妻恩爱情笃,“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椅斜阳”,一切都美好的像童话一样,正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纳兰容若十八岁写过一首词,内有“吹花嚼蕊弄冰弦”的句子,这是他心目中红颜知己的娇憨模样,“吹花”,就是用树叶吹出音调;“嚼蕊”是口嚼芬芳的花蕊,使口中带有香气;“冰弦”是冰蚕丝做的琴弦。这些颇具情调的女子的诗意动作,和李清照与夫君“赌书泼茶”的意境异曲同工。卢氏也是一位解风情、识雅趣的“知性女子”,“吹花嚼蕊弄冰弦”自然不在话下。


 

可惜天不假年,偏在三年后摧花夺香,让卢氏死于产后受寒,从此阴阳相隔,再无绵长,从此生死两茫茫。在那以后,卢氏就只能出现在纳兰容若的思念里,他的词里和梦里。据统计,纳兰容若现存的300多首词里,爱情词有100多首,而有近50首是悼念亡妻卢氏的。

 

转眼又是一年楚风萧瑟,草木枯黄。仿佛世间万物,都开始衰亡。若在那时,妻子卢氏定会为纳兰添加衣裳,嘱咐他莫要着凉生病。但此时此地,卢氏已长眠黄土,阴阳相别,她再也不能来为到面前嘘寒问暖,为他铺床叠被,整理梳妆。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只能独自问一句,“谁念西风独自凉?”。明知已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偏要生出“谁念”的诘问。

 

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沉思往事立斜阳”,回忆总是和别离一样,猝不及防。一旦破防,便像决堤的大坝一样,不能挡。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如今像一把刀子,扎在心上。

 

又想起那次春天,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妻子怕扰了纳兰的好梦,动作说话都轻轻的,不敢惊动,“被酒莫惊春睡重”。还有一点一滴,生活的日常,读书本已是雅事,而相知相惜的二人更是在日常中用“赌书”增添生活情趣,即使不慎将茶泼了,仍然兴致不减,余下满身清香。最美好的爱情不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而是“赌书消得泼茶香”。你的情趣,我都懂,你的爱好,我也爱好。


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求不得,而是放不下,只有得到过,才知道失去的时候有多悲伤。我发现一个人只要尝过甜头,就再也吃不下苦。曾经一起看大江大河,潮来潮去,看山花烂漫,日落日出。想来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事情,如今却“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再普通的小事,也没有机会两个人一起去做。这些望眼欲穿的情节,当时却只道是寻常。

 

有一次纳兰容若梦见亡妻卢氏淡装素服而来,拉着他的手,哽咽着说了许多情话,临行时写下这样的诗句:“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水中月是天上月,心上人却不再是眼前人,只能是梦中人。天上人间,除了梦里竟再无相聚之处。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30岁的纳兰容若便也撒手人寰,追向梦里的亡妻。真真是应了那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每天读宋词
2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