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早年在上海

峻峰


今年3月5日,是周恩来诞辰120周年。谈到这位伟人,大家都会想起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他早年还曾在沪实际主持中共中央工作,并在中城不少地方留下光辉足迹。

 

健全完善中央机关

 

    1928年夏,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周恩来出席会议。11月上旬,他返回申城。随即,他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组织部长,尽力使中央各部门完善,并整顿党的情报保卫机构;为了适应险象环生的环境,又着手健全秘密工作制度,实现秘密机关“社会化”和“家庭化”。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恩来实际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据黄玢然(当年中共中央机关工作人员)同忆:“在上海同孚路柏德里700号有一个两楼两厅的房子,就是中央的一个机关……我们都称这个地方为中央办公厅。那时恩来同志和小平同志(按: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每天都来这里,中央各部门、各单位都来请示工作。凡是中央各部门大的事情,主要的由恩来同志解决问题。”同孚路桕德里700号(后门牌为石门一路336弄9号,原建筑已不存)系一幢两楼两底的石库门房屋,当年是中共中央政治局联络点,属于处理中共中央机关日常事务的地方;周恩来几乎每天要去这个“中央办公厅”,及时听取汇报和解决问题。

由于受条件限制,中共中央各机构不得不分散于多处。其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设于上海闹市中心的云南路447号(今云南中路171- 173号)二楼,这里紧靠熙熙攘攘的四马路(今福州路),隔壁是热闹的天蟾舞台,义有诊所为邻,便于掩护人员进出;周恩来常到这里办公,有时召集会议。距此不远的浙江路(今浙江中路)112号二楼,是中共中央与中央军委联络点,周恩来曾在这里同顺直、云南、浙汀等省委负责人商谈工作。北成都路(今成都北路)丽云坊54号则为中共中央组织部机关,周恩来也常去处理各种事务。

    周恩来在百忙之中,还很关心在秘密机关的同志的政治学习。由于白色恐怖严重,党内读物很少,在周恩来的关心下,时任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支部(简称‘直支’,代号‘植枝’)书记的邓颖超创办《支部生活》,于1929年1月26在上海出版,它以毛边纸印刷,每月出版一至两期;为了保证隐蔽性常采用伪装封面(如第二十六期采用了谐音的“志夫新话”伪装封面)。周恩来曾通过中共中央组织部向“直支”建议:“必须注重一般同志所需


年轻时的周恩来、邓颖超


 

要所欲求解答的问题”,“将过去的记录汇刊的方式改变过来”,“得到实际灌输的收益”;与此同时,他也亲自为《支部生活》撰写文章,如在第三期上就有他以“伍豪”化名发表的评论。邓颖超作为主编,对于《支部生活》的编辑工作非常重视,她曾到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汇报刊物的情况,研究进一步办好刊物;平时一直注意有针对性地组织稿件,并在刊物上登启事动员大家写稿。现在所见的最后一期《支部生活》,是1930年10月1日出版的第i十九期。该利对于从思想上、理论上、组织上加强党的机关工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尽力保护珍贵档案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共中央驻沪逾10年(其问曾短期迁往外地)。当年的大量档案资料是如何保存下来的呢?周恩来对此有很大的贡献。

 

    1930年春,随着党组织的发展,中共中央各部门往来的文件不断增加,其中不少涉及党的最高机密。4月19日,中共中央在《对秘密工作给中央各部委全体工作同志信》中,规定“不需要的文件,必须随时送到保管处保存”。至夏秋间,在周恩来建议下,筹建中共中央阅文处,主要保存:中共中央决议、纲领、宣言;党的代表大会、中央政治局会议记录;共产国际指示和中共中央提交的报告;对各级党组织的指示信;红军军事文件;党内出版物等。中共中央阅文处设于上海戈登路恒吉里1141号(今江宁路673弄10号),负责人是张纪恩。此系一幢砖木结构的石库门房屋,为一正两厢i开间,南张纪恩以其父亲名义租用,他对外用“小开”的身份作掩护;这里既是中央领导查阅文件的地方,也是中央政治局的一个秘密碰头地点。

    1931年初,因积累的档案资料已很多,周恩来提出区别不同情况进行整理、保存的意见,并委托瞿秋白起草一个条例。瞿秋白欣然从命,揿定了《文件处置办法》,对如何进行分类、整理、编目、保存作出明确规定。在最后又加了一个“总注”:“如可能,当然最理想的是每种两份,一份存阅(备调阅,即归还),一份入库,备交将来(我们天下)之党史委员会。”周恩来在《文件处置办法》上作了批示:“试办下,看可否便当。”

    不久,在上海恺白尔路(今金陵中路)顺昌里的一幢独门小楼,又悄然设立中共中央文库。1932

年下半年,中共中央机关开始陆续迁往汀西中央革命根据地。陈为人f曾担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和

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周公馆”)旧址。


妻子韩慧英(党的地下交通员)接受指派,留在上海守护中共中央文库。中共中央文库几次转移,曾设于上海小沙渡路合兴坊15号(后来门牌为西康路560弄15号,原建筑已不存)的一幢两层楼房;所有文件的进出,都由韩慧英与“张老太爷”(中共中央秘书处文书科长张唯一的代号)单线联系。1936年秋,党组织鉴于陈为人因数年辛劳而病重,决定将中共中央文库交给别的同志继续管理。此后,中共中央文库辗转设于上海新闸路、北成都路(今成都北路)等处,并先后南缪谷稔、陈来生等管理。由于党的地下工作者的不懈努力,这批“比黄金还要珍贵的国宝”在新中国成立后完好无损地人藏中央档案馆。

 

争分夺秒开展工作

 

    抗战胜利后,在国共南京谈判期问,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于上海马思南路107号(今思南路73号)设立办事处,对外称“周公馆”。

    1945年9月初,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等商定,立即派一批同志到上海、南京、武汉、广州、香港等大城市,筹备相关报刊,以抢占舆论高地。随后,毛泽东、周恩来专门向延安及华中解放区负责人发出指示:“上海《新华日报》及南京、武汉、香港等地,以群众面目…版的日报,必须尽速…版,根据国民党法令,可以先出版后登记,早出~天好一天,愈晚愈吃亏。”同时,还排了一个应尽快去上海办报者的名单,其中包括范长江、钱俊瑞、阿英等。

那时,董必武代表解放区到美国1日金山…席联合同成立大会尚未返回,周恩来就致函委托他选购一台新型的卷筒印刷机。奉命进行具体筹备的徐迈进一到申城,就按照周恩来的嘱咐迅速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经他们的共同努力,设立了收发报电台,配备了精干的编采班子,还在沪南租下了印刷厂用房和部分设备。这样,《新华日报》上海版的筹备已基本就绪。但国民党当局以各种借口加以阻挠,《新华日报》上海版最终未能面世。针对这种情况,周恩来机智地决定:在重庆出版的《新华日报》通过航空寄到上海发行;立即在沪另行注册英文版的《新华周刊》;将党创办的《群众》杂志从重庆迁至申城出版(由半月刊改成周刊)。这两份周刊积极宣传中共中央的方针和政策,广泛报道国内外政治新闻,成为重要的革命舆论阵地。

 

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

 

   1946年7月14日,周恩来为参加关于黄河堵口复堤的联席会,从南京抵达上海。第二天晚上,周恩来不顾长时间会谈的劳累,在“周公馆”接见10多名记者,介绍国民党军队向苏北发动进攻等情况。仅隔数日,他再次在“周公馆”举行大型的中外记着招待会,向大家申明:“我们的态度是全面的长期的停止内战,把已经谈好的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的方案签字,召开政协,改组政府,这才是和平民主的轨道。”同时,他还谴责国民党特务暗杀李公朴、闻一多,严肃指出:“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不亚于内战,冈为这是打击大后方手无寸铁的民主人士……对于这类暴行如再不制止,再不惩办,再不追究,找出根源,则可以扩大到全国。”此后,他又根据需要屡屡在“周公馆”召开各种规模的记者招待会。

7月25日,陶行知冈过于劳累突发脑溢血在沪逝世。周恩来闻讯赶到,心中极为难过:“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连续失去了i位民主战士,实在没法不使人悲痛!”他及时电告中共中央,提出:


“今后对进步朋友的安全、健康,我们必须负责保护。”随即,他又指示办事处关心经济拮据、生活困难的民主人士,为之送去钱款和衣被。

    9月21日,周恩来邀请文艺界朋友在“周公馆”进行座谈,洪深、梅兰芳、周信芳、巴金、郑振铎、柯灵、黄佐临、欧阳予倩、金焰、于伶、赵丹等50多人出席。周恩来与大家亲切交谈,气氛十分活跃。他着重谈了文艺方向等问题,认为文艺只要不脱离时代和群众就一定能生根和发展,就一定有光明的前途,勉励大家:“为了争取胜利的明天,一定要坚持进步,多做工作。”

    10月19日,上海文协等发起召开鲁迅逝世10周年纪念大会。周恩来出席了这一文化界盛大集会,并在演讲中说:“人民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解决中国的和平民主统一的问题。今天,我要在鲁迅先生之像前立下誓言:只要和平有望,仍不放弃和平的谈判,即使被逼得进行全面自卫抵抗,也仍是为争取独立、和平、民主、统一。”翌日,他与各界人士一同到万国公墓祭扫鲁迅墓,亲手在墓旁栽培了松柏。

    同年秋,周恩来在“周公馆”接见《联合晚报》总编辑陈翰伯,语重心长地说:“在上海这个地方,由我党直接经办的报纸仅此一家,一定要注意斗争策略,要-^万坚持下去,能多办一天就是一天。“《联合晚报》按照周恩来的要求,以市民最关心的民主、民生问题为重点,大量报道和谈情况,并揭露国民党当局镇压民主运动和一再破坏停战协定的卑劣行径。

    在“周公馆”,周恩来还曾宴请沈钧儒、罗隆基、章伯钧等许多民主人士,阐述党的主张;接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向她介绍国内局势;招待电影界人士,漫谈进步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接见几位漫画家,建议可发表些反映通货膨胀、民不聊生的社会漫画……

总之,周恩来每次逗留申城,总是抓紧处理好有关谈判事宜,然后再争分夺秒地开展别的工作。他这种竭诚为党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办事处全体同志。


(上接第43页)

    (小蓬莱乃烟台市毓璜顶上一风景名胜,距余所住之医院,近在咫尺,山上亭台楼阁、花木、人历历在望,而却难以前往登临游览,感而吟此。1993年8月写于烟台毓璜顶医院)

电视,益发令余激动不已。翘首云天神驰齐鲁,即兴吟此,书成条幅,谨以此借助电视屏幕,向家乡父老乡亲拜年贺岁,聊抒微忱。1997年2月3日写于上海寓中)


  

 

烟台午夜听雨

 

岁岁频返海边城,故园风物总牵情。

卧听胶东一夜雨,足慰江南半生梦。

乡心不与年俱老,痼疾却随日益增。

安得扁鹊回春手,踏遍齐鲁万千峰。

(困卧病榻,豪雨经宵,枕上吟此。1993年8月写于烟台毓璜顶医院)

 

丁丑春节怀乡偶成

 

云山北望雪漫漫,齐炯九点路三千。

一片痴情恋故土,半生壮志写乡贤。

梦里频驰烽火遒,望中尽是不夜天。

几度浮沉人已老,犹有豪兴再着鞭。

    (爆竹声中,丁丑年至,天涯游子,倍动乡思。

更又蒙山东电视台远道来沪,光临寒舍,为余拍摄

 

-12-

怀乡

 

当年万里赴戎机,林山回首梦未稀。

岁岁久做异乡客,总觉异乡非所居。

(2005年岁末写于上海)

 

思胶东

 

一生形迹似飘蓬,河山万里任纵横。

太行暮钟入戎梦,江淮荒鸡催晓征。

年年久为异乡客,岁岁栖居吴越城。

故里亲友半零落,缘何犹白思胶东。

(2006年12月24日晨起披衣急书)

 

年年思归

 

年年思归未能归,空劳杜鹃声声催。

网卧病榻拭病眼,恍见满天纸鸢飞。

(2007年4月15日写于上海)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