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之美》与《宋词之美》

                     

唐诗之美》

 

 

    用五年的时间,细心品味、体会中国文化之美,并化以优美的文字——简墨这套《中国文化之美》书系不简单。

    初次阅读简墨的书,《唐诗之美》与《宋词之美》便给了我第一个惊喜。原以为是唐诗与宋词赏析,但令人意外的是,作者采用了类似于人物小传的方式呈现、描画唐诗、宋词之美。我想作者采用这种写作体例是有其理由的,作者所传达的是对中国文化的无尽热爱,更是对那些“消失于历史风尘”中的人们生命的追寻。前者固然十分可贵,但后者更让人感动。

 

                   

《宋词之美》

    这里想着重说说的是,《唐诗之美》、《宋词之美》所传达出来的“尚友”精神。在《孟子·万章下》中有这样一句话:“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所谓的“尚友”主要是指,与古人为友,既不对其仰视,也不低看,将古人看成与自己平等的精神主体,与之对话。读古人的诗书,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古人的精神世界与生命体验。《中国文化之美》中,作者以自己的方式进入古人的世界,达到与古人在心灵与精神上的契合。比如在《唐诗之美》中,谈到韦应物时,作者写道:“须穿过语言的雾障,方可直指诗人兴象葱茏、天际流转的心灵,达成与生命和生命的相互感发,和刹那的温柔交汇。”书中不仅凸显了唐诗、宋词之美,更抒写了诗人、词人们的生命体验,使作品成为有情之作。

    在中国文学中延续的是抒情的传统,唐诗、宋词更是有情的文学。诗人将自己的生命体验转化为文字、音节、节奏,以此来完成生命的另一种存在和延续。在漫长的时间过后,依旧会让他人感受到生命存在的痕迹,留住生命的吉光片羽。可以说,简墨在其书中把握住了唐诗、宋词所传达出来的美的真谛,唐诗、宋词之美并不完全在于其语言之美、意境之美,更在于蕴于其中的生命之美。在《宋词之美》中谈到柳永时,简墨说:“诗歌有情就有了一切,技巧反倒不是必需的。中华文明一个重要的原点,即万物归于‘情’。”而在后记《向中国文化的致敬》中,她写道:“那些艺术和诗歌无不美到让人窒息。写作过程中,我无数次因激动而停下笔,站起身来,长长地为此感叹。”

    朱熹在与弟子论诗时,十分强调涵泳。“须是读熟了,文义都晓得了,涵泳读取百来遍,方见得那好处,那好处方出,方见得精怪”。涵泳不是对诗词文意的单纯把握,而是深深沉浸于言辞话语中,体味其中的意蕴与深味,是心灵相通,古今相会时的灵犀一点。于读诗时要做到涵泳,需下一番功夫。不仅要通晓诗歌的文意,体会诗人的心境,而且要有宏通的眼光,历史的视角,要能穿透纸背,看到古人所处的境况,体会古人的情感心理,陈寅恪“理解之同情”,即是指此种精神,不然有的诗,有的美,有的情是无法深知的。涵泳之得来不易,也在于人心难以平淡自摄。简墨难能可贵之处便在于此,她能在这个时代,“用心若镜”。

                  

上官婉儿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唐诗之美》与《宋词之美》中并非只取为常人所熟知的诗人论之,在品唐诗时,书中选取了上官婉儿、鱼玄机、花蕊夫人,在论宋词时,朱淑真、魏玩、张玉娘、吴淑姬、严蕊、徐君宝妻等是作者的论说对象。这些人的名字与作品要么被后人一带而过,要么湮没无闻。而作者以“尚友”的态度,平等对待古人,在书中为她们留有一席之地。细察之,这些人都是古代有才情的女子,简墨以更为细腻的感受、悲悯的情怀,诉说着这些女子的人生与文学。这也是本书的精彩之处。

 

 

    寒冬之日,阅读简墨的文字,会有一丝感动。

《中国文化之美》系列,简墨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3年出版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唐诗宋词元曲
12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