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阅微第52篇——妖怪舌战道学家

河北省武邑县的某先生,曾经与亲友们相约,在一家寺院的藏经阁前赏花论道。藏经阁前的场地非常豁亮宽敞,可是阁上时常发生稀奇古怪的事情,一到晚上,人们就不敢坐在藏经阁下赏玩了。


某先生却以信奉宋儒发明的程朱理学来自居,神情镇定自若,不相信有妖怪作乱。酒酣耳热之后,他就大谈宋儒张载的《西铭》所说的万物一体的道理,满座的亲友拱手恭听,不知不觉说到了晚上。



忽然藏经阁上传出厉声呵斥:“社会上正在闹饥荒和传瘟疫,死了很多老百姓。你好歹是个乡绅,既然不想早点儿倡导义举去施粥舍药,就应该趁此良夜关起门来好好睡觉,这样还不失为一个自尊自律的成年人。可是你却在这里空谈高论,讲什么世人都是我的同胞,万物都是我的同辈,不知你讲到天明,是可以拿来做饭吃,还是可以拿来当药服呢?我暂且先击打你一砖头,再听你胡扯神马邪不胜正。”话音刚落,一块城砖就突然飞落下来,声响好似霹雳一般,某先生面前的杯盘几案全都被打得粉碎。


于是某先生匆忙地跑出寺院,十分惋惜地感慨:“不信奉大清官府倡导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程朱理学,这就是妖怪沦落为妖怪的原因啊!”他最后慢慢叹息着走开了。 

 


原文附录:


武邑某公,与戚友赏花佛寺经阁前。地最豁厂,而阁上时有变怪,入夜即不敢坐阁下。某公以道学自任,夷然弗信也。酒酣耳热,盛谈《西铭》万物一体之理,满座拱听,不觉入夜。忽阁上厉声叱曰:时方饥疫,百姓颇有死亡。汝为乡宦,既不思早倡义举,施粥舍药,即应趁此良夜,闭户安眠,尚不失为自了汉。乃虚谈高论,在此讲民胞物与。不知讲至天明,还可作饭餐,可作药服否?且击汝一砖,听汝再讲邪不胜正。忽一城砖飞下,声若霹雳,杯盘几案俱碎。某公仓皇走出,曰:不信程朱之学,此妖之所以为妖欤!徐步太息而去。——贫道选自《阅微笔记·滦阳消夏录四》


补充注解:程朱理学与道学家


“理学”在中国古代指代程朱理学,又称“义理之学”或者“道学”。其创始人为北宋时代的周敦颐、邵雍及张载,随后有程颢和程颐两兄弟大力发展,其间经过弟子杨时,再传罗从彦,三传李侗的传承,最终由南宋时代的四传弟子朱熹集其大成,凝结为《四书五经》儒学体系和《近思录》理学道统,后世简称为“程朱理学”。



南宋时代的程朱理学,只是当时宋代儒学的一派,对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影响不大,不过从元朝官府开始一直延续到明清官府,一跃成为封建王朝统治阶层最推崇的官方指导思想。元朝皇庆二年(1313年)复科举,诏定以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为标准取士,朱学定为科场程式。明朝洪武二年(1369年),科举以朱熹等“传注为宗”。清朝乾隆五年(1740年)甚至下诏说,程朱之学“得孔孟之心传……循之则为君子,悖之则为小人;为国家者由之则治,失之则乱,实有裨于化民成俗,修己治人之要。”程朱理学和君主集权相结合,遂成为巩固封建社会统治秩序的精神支柱,强化了“三纲五常”的宗法专制,对后期封建社会的变革进步,起了一定的阻碍作用。


当代儒家研究者吴钩,则认为程朱理学的本意在以“理”抗衡皇权之势、以“正心诚意”格君心之非,只是后来被君主专制扭转方向,用于束缚民间社会与一般平民。段塔丽教授曾经对《古今图书集成·闺媛典》记载的历代贞妇烈女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隋唐时,朝廷褒奖的贞妇烈女有61名,两宋有274名,元代742名,明代有35829名,清初(前82年)有12323名。这个贞妇烈女数量的增幅,跟程朱理学获得官方尊崇的轨迹是同步的。也就是说,当程朱理学从在野的政治学说蜕变成官方意识形态之后,它的约束对象就开始发生了错位。


在古代文言讽刺小说里,一般把研究程朱理学的学者,称为“道学家”或者“理学家”,贬义多于褒义。明代“泰州学派”思想家李贽在《焚书》中讽刺当时的“道学家”:“种种日用,皆为自己身家计虑,无一厘为人谋者,及乎开口谈学,便说尔为自己,我为他人,尔为自私,我欲利他……翻思此等,反不如市井小夫,身履是事,口便说是事……凿凿有味,真有德之言。”近代自由思想家鲁迅则说过:“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后人评判“道学家”亦如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