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阅微第51篇——虎峰书院闹女鬼

《阅微三百篇——闲看纪晓岚<阅微笔记>三百篇灵异故事》之


<阅微第51篇——虎峰书院闹女鬼> 


乌鲁木齐的虎峰书院,曾经有一个流放犯人的老婆,因为与他人通奸的奸情暴露,就在窗棂上惭愧吊死了。


当时虎峰书院的院长、前巴的县长叫陈执礼,有一天夜里他在点灯看书,突然听见靠近窗户的天花板上传出怪声。抬头细看,竟然发现有女人的两只小脚,从纸缝里慢慢垂下来了,一会工夫就裸露到膝盖甚至大腿的位置了。陈执礼之前听说过犯人老婆通奸吊死的事情,就挺直腰杆大声批判说:“我听说你是因为奸情败露而羞愧吊死的,现在你是想过来害死我吗?我又不是你的仇人,你还要色诱我么?!但是我陈某人一生清白,从不做神马浪荡事,哪怕你美若天仙也迷惑不了我。如果你再敢冒昧下来,就别怪我用戒尺扑打你了。”于是天花板上的女鬼慢慢地把腿收了上去,然后听见一些轻微的叹息声。过了一会,女鬼竟然又从纸缝中露出小脸来往下诱惑陈执礼,长相倒是挺漂亮。陈执礼就仰脸唾骂说:“你都死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么?”于是女鬼又退回去了。接着陈执礼吹灭烛火准备睡觉,藏好匕首来防卫女鬼,女鬼却没有敢再下来。



到了第二天,福建仙游的陈题桥正好来访,两个人说到这件怪事时,听见天花板上有声音像是撕布一样,此后女鬼再也没有出现在此屋。但是陈执礼的仆人住宿在外屋,夜里经常说些梦话,不久就渐渐患上了痨病。仆人临死时,陈执礼因为仆人跟随自己到了两万里之外的情义,哭得很悲伤。没想到仆人却开心地挥手说:“有一个漂亮女人,曾经偷偷地跟我同居鬼混。现在她要招我去做丈夫,我去了会很快活,请您不要悲伤啊!”陈执礼却懊悔地跺着脚说:“我这个人自信有些胆量,碰见女鬼也没有搬到别处,没想到却给你带来祸害了。厉害了,一时的意气用事真能坏事啊!”


后来,与陈执礼同年参加科举考试的安徽六安的杨逢源先生,接任虎峰书院院长,就果断地避开这间鬼屋住到了别处,他对别人诚恳地解释说:“战国时代的孟老夫子早就告诫我们:‘知晓天命的君子,不会站立在危墙之下,毫无意义地舍身犯险啊!’”  



原文附录:


乌鲁木齐虎峰书院,旧有遣犯妇缢窗棱上。山长前巴县令陈执礼,一夜,明烛观书,闻窗内承尘上,窸窣有声。仰视,见女子两纤足,自纸罅徐徐垂下,渐露膝,渐露股。陈先知是事,厉声曰:尔自以奸败,愤恚死,将祸我耶?我非尔仇;将魅我耶?我一生不入花柳丛,尔亦不能惑。尔敢下,我且以夏楚扑尔。乃徐徐敛足上,微闻叹息声。俄从纸罅露面下窥,甚姣好。陈仰面唾曰:死尚无耻耶!遂退入。陈灭烛就寝,袖刃以待其来,竟不下。次日,仙游陈题桥访之,话及此事,承尘上有声如袭帛,后不再见。然其仆寝于外室,夜恒呓语,久而疾瘵。垂死时,陈以其相从二万里外,哭甚悲。仆挥手曰:有好妇,尝私就我。今招我为婿,此去殊乐,勿悲也。陈顿足曰:吾自恃胆力,不移居,祸及汝矣。甚哉!客气之害事也。后同年六安杨君逢源,代掌书院,避居他室,曰:孟子有言,不立乎岩墙之下。——贫道选自《阅微笔记·滦阳消夏录四》


补充注解:山居讲学者谓“山长”


山长,最初是古人对山居讲学者的尊称,后来演变为对书院院长的敬称。如唐代刺史孙丘于阆州古台山置学舍,延尹恭初为“山长”;五代蒋维东隐居衡岳,受业者称蒋为“山长”。事见宋代马永易《实宾录》卷十一。宋元时代为官立书院置山长,讲学兼领院务;明清时代改由地方聘请。清代乾隆时期曾一度改称院长,清朝末期废除科举之后,改称书院为学堂,山长的称呼才废止。


相关文史资料参考:宋代范成大的 《代儿童立春门贴诗》之三:“盛族推山长,修龄号櫟翁。” 元代吴养浩 《象山山长岳仲远美任》诗:“雅有 岳山长 ,三年今在兹。”《文明小史》第二二回:“﹝总办﹞本是郎中放的知府,因为办军装的事罣误了,制臺为他学问好,请他做个书院的山长,后来改了学堂,便充总办之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