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袱斋,埋地雷,扒散头,玉器工

典当行有行话,

扒手圈有行话,

股市有行话,

相声界有行话,

京剧行有行话,

每一个圈子

都有自己特定的行话和术话,

家具收藏也莫能免俗。

清早期 铁力木五屏风鼓腿膨牙罗汉床

鼓腿膨牙

指家具的腿部从束腰处膨出,

然后向后内收,

顺势作成弧形,足部多作内翻马蹄行。

明 黄花梨三弯腿大方凳

三弯腿

将桌类家具的腿柱

上段与下段过渡处向里挖成弯折状,

弯腿家具的足部多为内翻成蹄形。

明晚期 黄花梨素联三闷户橱

膛落

指闷户橱、圆角柜等家具抽屉

或门下面的空间,因不易被发现,

可用于存放一些比较贵重的物品。

清早期 黄花梨有束腰半月桌

束腰

指在家具面沿下作一道

向内收缩、长度小于面沿和牙条的腰线。

束腰有高束腰和低束腰之分,

束腰线也有直束腰和打洼束腰之分。

束腰家具是明式家具的重要特征。

明末 黄花梨四足束腰瘿木面带托泥长方香几

托泥

指家具的腿足之下另有木框或垫木承托,

可以防止家具腿受潮腐烂,

这一木框或垫木就是托泥。

供桌和半月桌一般会有托泥。

硬屉与软屉

硬屉指家具椅面、榻面用木板镶作,

软屉则指用藤面编制成面芯。

挤楔

楔是一种-头宽厚,

一头窄薄的三角型木片,

将其打入榫卯之间,

使二者结合严密,榫卯结合时,

榫的尺寸要小于眼,

二者之间的缝隙则须由挤楔备严,以使之坚固。

挤楔兼有调整部件相关位置的作用。

清早期 黄花梨夹头榫画案

夹头榫

这是案形结体家具常用的一种榫卯结构。

四只足腿在顶端出榫,

与案面底的卯眼相对拢。

腿足的上端开口,嵌夹牙条及牙头,

使外观腿足高出牙条及牙头之上。

这种结构能使四只足腿将牙条夹住,

并连结成方框,

能使案面和足腿的角度不易改变,

使四足均匀地随案面重量。

清十八/十九世纪 黄花梨插肩榫小炕案

插肩榫

也是案类家具常用的一种榫卯结构。

虽然外观与夹头榫不同,

但结构实质是相似的,

也是足腿顶端出榫,与案面底的卯眼相对拢,

上部也开口,嵌夹牙条。

但足腿上端外部削出斜肩,

牙条与足腿相交处剔出槽口,

使牙条与足腿拍合时,

将腿足的斜肩嵌夹,形成表面的平齐。

此榫的优点是牙条受重下压后,

与足腿的斜肩咬合得更紧密。

清初 黄花梨有束腰罗锅枨马蹄足条桌

罗锅枨

也叫桥梁枨。

一般用于桌、椅类家具之下连接腿柱的横枨,

因为中间高拱,两头低,

形似罗锅而命名。

清早期 黄花梨高束腰霸王枨条桌

霸王枨

霸王枨上端托着桌面的穿带,

并用梢钉固定,其下端则与足腿靠上的部分结合在一起。

榫头是榫眼下部口大处插入,

然后向上一推就挂在一起了。

“霸王”之寓意,就是指这种结构异常坚固,

能支撑整件家具。

白皮

“边材”是相对于“心材”而言的。

以大多红木树种为例,

心材部分颜色深,而边材部分颜色明显变浅,

识别有无边材,

可以用发出强光的小手电照看,

或是在日光下,可分辨出来。

满彻

是硬木家具行业的一个术语,

意为制作某件硬木家具只用一种材质,

而不掺杂其他不同种类的木材,

也就是说,

用同一种材质制作的家具可称为“满彻”家具。

但“满彻”往往指不掺料,

并不意味着不用边材,所以商家在签订合同时,

一般会在“满彻”后注明含边材(白皮)。

全红木

即指红木家具所有的零部件

都采用不含边材的

同一种材质制作而成,

可以说是在满彻的基础上剔除了所有的白皮。

皮壳

特指老家具原有的漆皮。

家具在长期使用过程中,

木材、漆面与空气、水分等自然环境亲密接触,

被慢慢风化,

原有的漆面产生了温润如玉的包浆,

还有漆面皲裂的效果。

做旧

用新木材或老料做成仿老家具,

同时在新家具上做出使用过的痕迹,

以鱼目混珠。

掉五门

这是苏作木匠对家具制作精细程度的赞美之语。

比如椅子或凳子,

在做完之后,

将同样的几只置于在地上顺序移动,

其脚印的大小、腿与腿之间的距离,

不差分毫。

这种尺寸大小相同、只只脚印相合的情况,

就叫“掉五门”。

后加彩

指在漆面严重褪色的老家具上重新描金绘彩,

一般多用于描金柜。

行话多少显得有点儿江湖味儿,

行内能听懂,行外听不懂。

下面汇总一些收藏的行话,

供新入圈的朋友了解。

看不好

卖家骗人,夸自己的东西如何如何好,

而买家看出确实是新货、假货,

但是又要顾及店家的颜面,

就只能说:“看不好”,

其实说成白话,

言下之意就是“看!不好!”

埋地雷

有些人以为去农村

从农民手里买的货不会有错,

却不知道这些货是作伪的商人故意

和农民合伙“埋地雷”的。

抄后路

生意本来是有人从中介绍的,

但买主和卖主都抛开中间人,

自行与对方直接交易(以便事后不提中介费),

也防止“戴帽”。

这是丧失职业道德的行为。

包袱斋

行内有的人眼力好,

但没钱开店,

便用蓝色布包袱到各家古玩铺“搂货”,

然后转手卖出。

这种经营古玩的现象被称之为“包袱斋”。

扒散头

也称“爬山头”,古玩修复用语。

原用于评价修补过的老字画,

在老家具行业特指修补过的老家具。

多指对残损残缺的工艺品进行整修,

或者是为了遮人眼目的修补。

有人称此为“爬山头”,

意不通。

“扒散头”有把散了的东西扒起来的含义。

“扒散头”在古玩行业中带有一种贬义,

它与“修复”不同,

修复是公开性的,

而“扒散头”则常常是隐蔽的,为的是蒙人。

敲锒头

古玩生意人经营用语。

“敲锒头”,系指古玩生意人在叫行时硬碰硬地交易。

如说“这件瓷器是敲锒头下来咯”,

有时也简称一下“敲”字。

如说:“格件铜器是阿拉敲下来咯”。

用“敲锒头”来说明某桩生意,

无非是显示扎实、牢靠,

说的人常常会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态。

下出笼

古玩生意用语。

泛指利用他人的生意

而偷偷摸摸地私下交易的行为。

完全是一种贬义词,

例如“伊下出笼”,“专门下出笼”。

古玩行当的弊端诸多,

而“下出笼”是其中重要的一条,

这种行为常常遭到谴责。

偷冷饭

古玩生意人行为用语。

“偷冷饭”与“下出笼”有同义,

但又有区别。

它常常说的是老板手下人所为,

具有瞒天过海的含义,

为贬义词。

“偷冷饭”是一种古玩行业的不良习气,

因而会被人们谴责。

“偷冷饭”常谓他人所作所为,

而绝无以此自诩的。

近年来,

其他行业也有使用此词语的。

新家生

古玩鉴定用语。

系指一切仿冒之赝品。

“家生”本是器物的总称,

南宋吕自牧《梦粱录》十三“诸色杂卖”云“家生动事,

如桌、凳、凉床、杌子……”

“新家生”即新的器物。

在鉴赏古玩时常说:

“这件瓷瓶是新家生”,

有时干脆说“新家生”。

搬砖头

古玩交易用语。

指不花本钱搬弄他人的古玩器物,

从中赚取差价。

是做生意的一种经营手段。

这种人常常依仗自己信息灵通,

渠道广泛,可以不花本钱、无投资而从交易中获利。

用“砖头”来形容古玩器物,

无非是想隐蔽一点。

打闷包

古玩行业中,

称不准开封检验的买卖为“打闷包”,

有时也指没有看到东西而交易的行为。

据说此语原流行于上海地区的民间,

源于打花会赌博的“打闷包”。

此语现在沪上其他行当也有使用。

跑道儿

购买或出售古玩行为的中间人,

有的是与买卖相熟的亲友,

有的是专门的经济人,

不出资不合伙,只从中奔走,说成一笔交易。

实际经纪人,拉纤的。

铲地皮

自己不开店,

专跑农村收货,

或者是盗古墓的人。

拿到东西后再卖给各商家,

行里人称他们“游击队”,又叫“铲地皮”。

蚂蟥工

特指家具表面的浅浮雕,

因浅浮雕的凸出部分呈半圆状,

形似蚂蟥爬行在木器表面,

故得此名。

玉器工

特指家具表面的浅浮雕参照了

汉代玉器的纹饰和工艺,

在硬木家具上比较多见。

坑子货

指做得不好或材质有问题的家具,

有时也指新仿的家具和

收进后好几年也脱不了手的货色。

看不好

倘若卖家说货绝对到代,

而买家看出是新仿,

又要顾及店家的脸面,

就只能说“看不好”。

一枪打

将这批货物好的带坏

的一起卖称作“一脚踢”。

留下吧

以前拎包裹的送货上门,

买家决定购买他的东西,

让送货人将货留下。

吃仙丹

买了便宜喜欢的藏品叫“吃仙丹”。

拦一道

抬高竞买者的价钱抢先买来,

对手就说他被拦一道。

叉帮车

就是将几件不完整的

家具拼装成一件。

高老八

遇到新仿旧的货称

或称“八爷”。

新加坡

对有些地摊货,

谐音“新假破”。

交学费

不太懂行总是花钱买到新货,

或称“吃药”。

有一眼

就是这件东西不错,

艺术价值较高,

说“这件观音瓶有一眼”。

动过手

老货坏了重新修补过。

包浆

传世古玩都有一层自然温润的光泽。

古玩鉴定用语,

泛指岁月存留在古玩器物表面的一层包裹物。

器物由于外界条件差异

而具有各种不同的包浆,

例如老家具表面因长久使用而留下的痕迹,

因为有汗渍渗透和手掌的不断抚摸,

木质表面会泛起一层温润的光泽。

红木家具的玻璃包浆,

青铜器的黑漆包浆。

因为包浆是天长日久形成的,

所以它是鉴定古玩重要条件之一。

皮壳

古玩鉴定用语。

特指老家具原有的漆皮。

家具在长期使用过程中,

木材、漆面与空气、水分等自然环境亲密接触,

被慢慢风化,原有的漆面产生了温润如玉的包浆,

还有漆面皲裂的效果。

旧时古玩行当里的人,

将家具、竹、木、紫砂、核雕等

古器上的具有一层玻璃质感的包浆,

称为“皮壳”。

开门

不用仔细端详,

一眼就看出是真货的叫“开门”或“一眼货”,

也有作“大开门”的,

就更富江湖气了。

活拿

一名商人从另一商人手里拿走一件商品,

当时不付款,

这叫“活拿”。

“活拿”的规矩是价位讲好了,

只能多卖钱,不能少卖,

即必须保底。

言必有信。价位比买断要高,

一般说,不在给活拿的人付手续费或跑道费,

但活拿的人可以在低价上加价,

叫“戴帽儿”,多卖归活拿的人,

原货主不问。

掮做

古玩生意人的行为用语。

就是掮(qián)着别人的货物去兜生意。

此语从沪语“掮客”引申而来,

有时亦简称一个“掮”字,如“让我掮一掮”,

“他要掮我这种货”。

至尊

古玩鉴定用语,

系指正宗的古玩,有可靠的意思。

使用起来,

常说:“东西绝对至尊”。

或者也可以说:“侬这件古玩不至尊”。

此语来自骰戏的“至尊宝”,

它指骰戏中最大的牌色。

此语不仅古玩行当用,

其他行业也用,

也常见于上海社会流行语中。

当账

古玩交易用语。

泛指物物等价交换的一种形式,

大多为业内人士所为。

有人在注释此语时,

写成“打仗”,那是误解。

做生意怎能和打仗联系在一起呢?

“当账”的“当”是对等的意思,

如成语“旗鼓相当”。

当账就是账项对等的交易。

叫行

古玩交易用语。

旧时古玩是在行会里交易的,

交易时的价钱是随市叫喊出来的,

是同行之间的买卖,

后称这种买卖行为为“叫行”。

同行之间买卖成交的价位,

也就称“叫行价”。

落家

古玩生意行话。

它相对于行家而言,

泛指一般人家或市民,

这些人是不做古玩生意的,

这是古玩生意人常用的行话,

如说这件青花瓶是从“落家”出来的。

拖工

古玩走私用语。

是指那些专门

从事秘密运输走私古玩的职业人员。

此类人员所从事的工作,

属一种违法行为。

“拖工”不是指某一个人,

是指一类人。

这些拖工大多是黑道上的人,

他们常常具有通天的本领,

并以此获得暴利。

工手

古玩制作工艺术语。

表示匠人制作工艺品时的功夫。

谓之“工手”,

很可能是“工匠的手艺”的简称。

被使用于“工手”的对象,

大多是工艺性较强的艺术品。

而对纯艺术品的书画就不能使用。

杀猪

对卖假货行为的一种口语,

把新、假的东西卖给顾客,

他们称杀猪。

砸浆

从同行中买来

打眼货“没年代”或价钱过高,

掌柜可请行内公会帮忙调解,

要求对方让价或退货,

行内话称之为“砸浆”。

在现在可能比较少见了,

一般都只能自认倒霉。

行货

一般指“大路货儿”,

也指艺术家或工匠

为应付市场而批量生产的

不精美的艺术品。

压堂

是主人店堂里最好的镇店之宝。

拿分

指古玩商人收购的古玩商品,

能获得较高的利润。

也指“快货儿”。

指亏本。

这正反映出古玩商人的经营具有很大的赌博性。

买一件古玩,

到手后卖不出去,

或者要赔本亏损,都叫“输”。

古玩商人怕输,还怕丢人现眼,

输钱不落好手。

拉纤

就是中间人,

介绍人,古称“牙人”,撮合双方,

相当于现在的经纪人。

中间人收取佣金,

过去一般是“成三破二”,

成是卖方,买卖做成了,拿出3%,

破指买方,破费花钱了,拿出2%。

在古玩行买东西不叫买,

叫匀。

打眼

指判断有误,买了假货。

古玩商人的经营全靠眼力,

而眼力遭受打击,只有坏事。

走宝

就是卖亏了,

把价值十万的,

几千卖了。买家便是“拣漏”了。

路份

即古玩物件的品位。不是指人,

而是指物。

如瓶子与盘子比,

古瓶当然比盘子、路份高。

有点像品相中的“品”。

掌眼

购买古玩时,

请高明的人替自己掌握一下尺度,

以免在鉴定真伪上有什么闪失。

对于代替自己把握眼力的人,

叫作“请某某先生来掌眼”。

古玩商人真心想买或卖时,

因某一方自己还要考虑,

故意不买或不卖,

准备放长线实现自己的交易计划,

叫:绷着买后绷着卖。

回了

收藏者决定不购买某件藏品,

经营者决定不经营某件藏品。

简化“万”字加一点为“方”,指人民币万元。

古代制钱一千枚为一吊,

现指千元。


| 来源:网络 |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暖心藏宝
47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