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壤歌 | 乡关何处?

时节奔走,穿梭于都市的日新月异间,越来越高的效率,越来越快的追求。既自以心为形役,只有岁末回望,得见乡关守候。

那一瞬的触动,是以为复归其本有,相逢其来处。

卮画《击壤歌》的表达,也正是这样一种乡关与来处: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古诗源》的开篇,是这一首《击壤歌》。而无论帝尧之世,还是廿一世纪。人而为人的根本,从未变过。

一念静,无论是繁忙还是枯寂,无论闹市抑或山林。身清意静,与自己自在的相处,与外界无累的交融。则生民和乐,乡关归焉。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天光云影,鸢飞鱼跃。乡关不远,只待一个转身。



今日小年,连山先生说:


今日祭司命君:

灶王爺,本姓張。

持二罐,管口糧。

積善者,得馀慶;

貯惡者,有禍䘧。

知司命,莫敢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真山长问学
1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