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舞孔雀説


梵舞孔雀説
據傣族傳説,昔日孔雀並無絢爛之羽色與羽翎。一日,“擺帕拉”節時,世尊釋迦牟尼赴會教化大眾。虔誠之大衆為受佛光之照耀加持,早赴緬寺,將世尊團團圍住,以聆聽教誨。一隻棲息於天柱山之雄孔雀得知世尊瀕臨“擺帕拉”節,立赴緬寺以聆教誨。然大眾已將世尊團團圍住,孔雀不得見佛,只能急心繞佛。世尊知其虔心,即發一束佛光照耀加持孔雀之身。佛光落於孔雀尾上,孔雀之羽瞬間絢爛奪目,並生出“圓眼”采紋之羽翎,成如今孔雀之模樣。世尊於臨別時叮囑孔雀,明年“擺帕拉”節時務必再来。此後,年年“擺帕拉”節,世尊高坐金蓮寶座受大衆朝禮,孔雀亦年年獻演孔雀之舞供養世尊。傣族信眾以孔雀舞供佛者,此之故也。
故梵舞也者,“用心之梵相,相應太虛之梵網;以清淨之心念,清淨之身姿,供養清淨之禪處者”之謂也。今以傣族傳統之孔雀舞供佛也者,梵舞於彩雲之南傳承千載之寫照也。又有“緊那羅舞”流傳於中國西雙版納、緬甸一帶之南傳佛教中,為與孔雀舞同源之舞種。蓋緊那羅者,佛教天龍八部之一部也,司樂神之职。其與乾闥婆合成佛門之樂舞之神,是敦煌“飛天”之原型也。
且密乘佛法中,將孔雀愈食毒而羽毛愈光亮之特殊能力,喻為菩薩能轉貪嗔癡大煩惱為菩提之般若道力。故相應人人本具之“孔雀明王”之性德,以孔雀舞之身姿,供養諸佛菩薩者,是究竟意之梵舞孔雀也。
——丁酉晚冬,濟榮行者羅朝正於深圳梧桐跡舍


简体白话版
梵舞孔雀说
傣族传说,在很久以前,孔雀羽毛并不绚烂夺目,也沒有“圆眼”羽翎。在有一次过“摆帕拉”节时,因为世尊释迦牟尼赴会说法教化大众。为了能得到佛光的照耀加持,虔诚的信众早早的赶到缅寺,把世尊团团围住围。有一只栖息在天柱山的雄孔雀得知世尊亲赴“摆帕拉”节,急忙奔赴缅寺聆听教诲。但众人已经将世尊团团围住,孔雀无法亲见世尊,只能急心绕佛转圈。世尊觉知了孔雀的虔诚之心,就发了一束佛光照向孔雀去加持它。佛光落在了孔雀尾上,孔雀的羽毛一瞬间就变得绚烂夺目,并且生出了有“圆眼”采紋的羽翎,成了现在孔雀的样子。世尊临别时特别叮嘱孔雀:明年的“摆帕拉”节务必要来。从此以后,每年的“摆帕拉”节上,世尊释迦牟尼坐在金莲宝座上接受大众的朝礼,孔雀也每年都向世尊献演孔雀舞。傣族信众用孔雀舞供养佛陀,就是沿袭這個典故。
梵舞,是实践“用自心的梵相,来相应太虚之间的梵网;以清净的心念,清净的身姿,供养清净的禅处”的内义。如今,我们用傣族传统的孔雀舞供养佛陀,就是梵舞在彩云之南传承千载的真实写照。而且,西双版纳、缅甸一带的南传佛教中,还流传有“紧那罗舞”,是与孔雀舞同源的舞种。所谓紧那罗,是佛教“天龙八部”的一部,属于乐神。他和乾闼婆组合成了佛门的乐舞之神,就是敦煌“飞天”的原型。
而且在密乘佛法中,将孔雀吃的毒越多,羽毛就越光亮的特殊能力,比喻为菩萨能转化贪嗔痴的大烦恼为菩提的智慧道力。所以,我們相应了自己的人人本有的“孔雀明王”的性德,用孔雀舞的身姿,去供养诸佛菩萨,就是究竟意義上的梵舞孔雀。
——丁酉晚冬,济荣行者罗朝正写于深圳梧桐迹舍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密印
下一篇:計都食月
返回叄惠講院  驿站
叄惠講院
4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