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改革绝不能改掉“姓”

罗锦鳞:中国戏曲——改革不能改了“姓”
2018-01-23 罗锦鳞 戏剧传媒
2014年在中国文化报组织的“艺海问道”座谈会上的发言:

罗锦鳞:谈到中国戏曲,我就想起欧阳予倩老师当年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讲的一句话:“作为一个中国导演如果不懂戏曲艺术,没有资格成为中国导演。”当时学校为我们安排了戏曲身段和折子戏课,老师分别是侯永奎和马祥麟,以及文武场课,我学的是京胡和小锣,老师是中国京剧的老艺人,还学了“工尺谱”。这样,我就对中国戏曲有了新的认识。
排戏时,我看到希腊戏剧有它的程式,从哪里上场有规定,我们也有上场门、下场门;他们有高底靴,我们也有高底靴;他们有面具,我们有脸谱;他们载歌载舞,我们也是。两者可以找到结合点,1989年《美狄亚》就是这么产生的,后来此剧到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许多国家演出,据不完全统计,国外演出超过了250多场,受到极大的欢迎和好评。还有2002年上演的根据古希腊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的《七雄攻忒拜》和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改编的河北梆子《忒拜城》,由郭启宏任编剧、河北梆子界的彭艳琴、王洪玲、刘玉玲三位梅花奖获得者担纲主演,是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的重大演出。这出戏也曾多次参加国际戏剧节的演出,受到国内外观众的好评和喜爱,今年5月还专程赴我国台湾演出。前不久,由文化部主办的第四届全国地方戏(南北片)优秀剧目展演上,中国评剧院演出了《城邦恩仇》,改编自古希腊经典悲剧《俄瑞斯忒亚》三部曲,该剧融合了三部作品的内容,讲述了古希腊迈锡尼城邦国王阿伽王率领大军攻打特洛伊之后引发的一系列故事。我用戏曲形式演绎了三部古希腊的悲剧,用了三种不同戏曲表现形式(传统戏曲服装的、新编历史剧的新创服装的、古希腊服装的),我希望做到东西方戏剧的“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咖啡加牛奶一样。实践证明我的想法是可以做到的!是中外观众都可以接受的。

国外的经典,不管是英国的还是希腊的,都是属于世界的。我只是在这个潮流之中做了几个实验,对这些实验我现在仍然信心较足。第一,就是美学原则的掌握。中国戏曲和古希腊戏剧的两个美学原则是可以互补的。第二,就是一定要对经典,不管是中国的经典还是外国的经典都要有敬畏的精神。“敬畏”最重要的,是对经典的思想立意、人物基调等这些东西,不能去胡解构和颠覆。第三,一定要找到东西方戏剧和审美的契合点。以评剧《城邦恩仇》为例,它既要表现古希腊戏剧简洁、庄严、肃穆的神韵,又要展示中国戏曲的虚拟、写意、象征之美学特征。这个戏是用古希腊的服装、布景,用评剧音乐、表演结合古希腊戏剧的雕塑性来演绎这部戏,是两个古老剧种的融合。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观众的审美习惯多元化了,什么都能接受,看这个戏感到别扭的观众是少数。
归根结底,中国戏曲太丰富了,我只不过接触了一点皮毛。世界戏剧的遗产也是很多的,各个国家都有,最根本的是剧种的特色不能变,你不管怎么改,特色一丢,人家就不承认了。所以,改革不能改了“姓”。

此稿是罗锦鳞先生为2018年1月25号在天桥剧场进行第十七轮演出而发的旧文。原文如下:
25日在天桥剧场,我2002年为河北梆子导演的古希腊悲剧《忒拜城》复演(第十七轮)。两个古老戏剧的融合,我进行了一些实践。发给朋友们过去一简短的发言分享,对去看演出的朋友参考!此剧的作曲是姬君超和王亚勋,技导王山林。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东西方戏剧融和的探索
下一篇:系列讲座第一讲
返回戏剧艺术  驿站
戏剧艺术
44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