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加精 王鹏和他的古琴天地

 与 有 琴 人 

 做 有 趣 事 


钧天坊创始人 王鹏


编者按:


八月初,郑州广韵琴堂一行对位于京郊的古琴文化基地钧天坊进行了参观、学习。著名斫琴师、古琴艺术家、钧天坊创始人王鹏先生与广韵琴堂的朋友们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内容涉及非遗文化传承与钧天坊的方方面面。从他的讲述中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而全面的钧天坊,也还原了一位文化传承者的思远与行深。


现场的朋友说:“一个人在什么样的高度和境界下做事,决定了其力量的大小。而力量是神秘的,一旦赋予于人,就变得无比强大。因为这种力量来自于远古,来自于自然界的高山、大海,来自于地球上一切有生命的事物。上天赋予他力量,是为了令其完成使命。古琴的历史在这里停顿下来,成了一个节点。在这个节点上,他面对一张琴,陷入思考。最终把对琴的思考,升华为对人、人生、历史、文化、自然、宇宙、哲学的思考,把历史的使命变成了自觉的使命,把古人的智慧转化成自我的智慧,发展和成就了古琴事业。他殚精竭虑,由古琴而延伸,提出了“生活美学”、“文化修行”的概念,把传统文化与当代生活无缝衔接,重拾中国古人对自然山水和文化精神的信仰,让人的激情如泉水,生活如花朵,自省如烛影。”


“从他身上我们深刻地体会到‘志’对于一个人的事业是多么的重要。这个‘志’决定了他的走向,也决定了他可以达到的高度。我们期待这个‘大鹏’飞得更高、更远。那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成功,而是琴之幸、文化之幸乃至国之幸了。”


现在,让我们重回现场,近身聆听这位赤诚的文化传承者的内心世界。


口述/ 王鹏

编辑/ 佳因

(以下内容根据王鹏先生当天的录音记录整理)



古琴技艺传承 | PART 1


传承古琴技艺的人首先必须喜欢古琴,只有由衷的喜欢才能感染他,才能使其精神发生变化。而传承是件很辛苦的事,把它做好确实挺难的。今天上午有位钢琴制造大师来访,来自德国斯坦威钢琴厂唯一的一位中国籍大师,哈尔滨人,有外国血统。这个人在斯坦威钢琴厂从刚开始的木工制作,一直到调律,最后到质量把关……他所讲的话,我觉得深有同感。


古琴的制作,看起来很简单——到处都有人在做琴,这琴跟琴究竟哪里不一样呢?从最初的选料一直到最后出品,每一步的细节都能体现你的审美、你的判断,这些多维度的东西集合在一起才是古琴。线条差一点就不行,音色差一点也不行。我说,这就是挑战人类极限的东西,看起来极其简单,其实处处精微。



古琴制作技艺真正要传好是不易的,必须要从人品上去把关:愿意吃苦、有责任心、有勇气也有毅力,不贪心,才能做好这件事。一旦贪心,马上就有变化——偷工减料、造型随便,一下子就变味儿了,就会产生特别严重的问题——就不能承载真正的古琴文化。


那么怎样理解制作技艺?制作技艺是什么?制作技艺包含的第一点就是爱惜,第二点是责任(文化责任感),第三点是技术的把握传承,再就是你对它所承载的文化的全方位理解。然后落实到“器”上,集中在“器”上,把它反映出来——这就是制作技艺。



三千多年来,古琴技艺不断创新发展,形成了五十一款式样,我自己又创新九十多款式样,包括声音、结构、造型都有创新,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未来是否会被超越尚未可知,但我却非常清楚达到这个高度要付出什么。我一步步走来的切身经历告诉我,所有的机缘汇聚,才有了今天的我。


小时候我们家下放到黑龙江,从六岁到十六岁,面对寒冷饥饿、各种生活磨难,挺过来了。艰苦的环境锻炼了我的毅力,也使我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了深刻的认识。平反之后到城里去学习,通过学习文化提高了素养。后来我又经过一段商,做过木制小饰品,紫檀、花梨啊,发卡、耳环、项链什么的。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我上的是沈阳音乐学院乐器制造专业。考大学两年没考上,最后就音乐学院等着你呢!要考上了就干不了这个了,所以很多事情是这样的:很多机缘凑在一起,才在今天,有这么一个人,在这儿造琴,领着一百多号人搞古琴文化事业。

  

我把这个过程告诉大家是想说:世上的事情是多种元素聚合在一起才能成功,想用简单的商业模式去复制是不可能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其实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你有信念,能够坚持,上天会有信息,会认准一件事,认准一个团队,把精髓真正传授给你。否则,被各种欲望控制的话,大浪淘沙就会把你淘汰掉。



现在有不少人鱼目混珠地在做琴、在教学,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这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过程。一定要有对比,要有平衡,这个对比平衡,是需要正负能量同时存在的。负能量就是上天给这些正能量的人提供的信息和一面镜子,激励你往正的方向走。负能量需要被感化并最终被转化。这个过程当中,始终有不同的台阶,一级一级的:正能量,负能量;负能量,正能量;正能量,负能量……一级一级的往上上,你才可能去挑战自我的极限,去正确地传承和发扬文化。文化是人创造出来的智慧经典的集合,是人类参悟自然、超越自我、凝炼生命创造出来的经典。

  

我创作一件作品,用两年时间做出来,可它却是我二十几年的生命积累,凝结着我的无数经验与心血,比如我做的那把“青鸟”。我希望这件作品能找到一个知音。而我作为创造者,作品一旦诞生,余下的事情就与我无关了。



除此之外,还有传承大任。要传承,那就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做普及产品。我们说的一万五的琴,就是这个。你知道吗?制作周期两年,算一下工时费就要超过一万五。但是,有些厂家二十天就可以做一把化学漆的琴,卖价可能比我们的也不便宜。这种情况下,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做一万五的琴呢?这就是文化责任。只有这样的工艺才能承载这样的音、音和音里面的能量以及文化智慧。钧天坊大批量的都是这个琴。而我手斫的经典作品,则是我给这个时代留下的东西。我在与不在,谁买不买都无所谓,它们将代替我超越生命而存于世间。


关于制作技艺的传承,当务之急还要培养传承人。我的方法就是:先招木工班,教他们制作生活美学用品,比如茶道具、花道具、香道具、一个小叉子、小插盘什么的,我会从中观察他的人品、修养、文化责任心、爱心、技艺、灵感等等,最后,一千个人里头可能就选一个,才能做一个合格的传承人。这是一个铺底的过程,过程很艰难,如若不然一定会走歪,对不起老祖宗。



我在琴的制作方面早已经对得起他们,超额完成任务;我对不起他们的是没有培养好传承人。以前我培养了几个,发现最后都变味了。跟我学至少得十年,结果两年就跑出去做琴了。没有学到精髓,就出去了,这是很遗憾的事情。说到底,是因为这个社会利欲熏心,蒙蔽了双眼,不知道人真正的价值是什么。人真正的价值可能到临死那一刻才知道,这辈子最让他记忆深刻的一定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哪件让他赚了大钱的事情。那个时候你才反省到:哦!这么多年全荒废了,累在钱上了,我的生命就这样浪费掉了。


但是,如果你创作的东西是一个法,一个思想,你是伟大的!因为你解决了很多人的思想问题;如果你创造了一个器物,涵盖了文化之美,你是伟大的!因为从器物里面可以看到太多的智慧。懂的人会如视珍宝。


王鹏工作室



古琴教学 | PART 2


钧天坊古琴教学这块儿,原来叫钧天琴社,拥有专业的教学团队,现已改名为“钧天琴院”。从基本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理解,到传统文化与当代生活的关系;从当代琴人的生命态度,到琴的技艺、弹奏;最后转变为有真正“中正平和”思想的琴人,将琴的美学与“中正平和”的思想变为做人的生存法则……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钧天琴院的最大不同。古琴音乐中那些音与音之间蕴涵的能量,乐句与乐句之间联结着的智慧逻辑与哲学思考,都是需要我们用身心体会的东西。如果只是音准和节奏,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那就不要弹古琴了。

  

我们在全国有很多像郑州广韵琴堂这样的联合教学机构,正与钧天坊一同推广和传播着古琴文化,我们的团队也在不断壮大。钧天琴院的教学是立体的,除了琴文化以外,还有茶道、香道、插花、书画等等,最后形成一个概念,四个字,叫“文化修行”——真正从文化当中体验智慧,然后去约束自己的行为。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我觉得中国人的信仰高过一切。因为,中国人信仰的是自然山水,信仰的是世代传承的文化精神。有这种文化精神和对自然山水的敬畏之心,其实,人的行为已经被无形地规范了。这就比很多说教、各种纪律要好得太多了,而且,人是自然的、坦荡的。我们这个时代特别缺乏的,就是自然山水的信仰和文化精神的信仰。通过琴书画、茶香花去修行自己,深入到极致感受这种精神,最后变成你做人的行为,这与附庸风雅有本质的不同。

  

学古琴不仅仅是美化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生活更优雅,让我们的气质更优雅,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心灵更自然、更放松,返其天真,回到最原本的自然状态。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钧天琴院古琴教室



钧天云和乐团 | PART 3


迄今为止钧天云和乐团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很多的演出,在墨尔本艺术节、以色列艺术节的演出,都令外国人惊叹不已。不用语言,无需翻译,就是琴,伯牙子期、高山流水就可以跨国界地传播。音乐的语言是世界的语言,可以跨越时空。人类共同的情感与经验会带领你无障碍地进入古琴的优雅层面。


钧天云和乐团也几乎演遍了全国各大剧院,世界各地的艺术节会是我们未来几年着重要参与的领域。



而演出的目的是什么?主要是为了让大家了解古琴。演出不是为了最终留在舞台上的艺术,而是让大家了解先贤智慧、文化精髓,再通过自身去涵养、修习和传扬,甚至把琴带回家,变成自己修身养性的一个伙伴。尤其是现在,演出形式多样,古琴与大提琴、与吉他、与人声、与昆曲、与太极、与琴歌,综合了许多艺术门类,做了许多探索。但是,最终,一个人面对一张琴,足矣!因为,琴就是自然:面为天,底为地,岳山为高山,琴弦为流水,面对琴就是面对自然。清楚了这个,你的思路就豁达、就开阔了。




琴学编辑 | PART 4


钧天坊有一个琴学研究室,出版了很多琴学的书籍,做这件事一是为继承,二是研究创新。我们跟人民音乐出版社、跟文化艺术出版社、跟中国书店,都是联络单位,每年都有合作推出古琴相关的书籍和音像作品。

 

再就是拍古琴的MV,跟其他的拍摄制作者不同的是,我们对于古琴音乐的理解、对于意韵节奏的把握,会让我们对作品中音、像等元素更精准地对位,对整体艺术风格更为成熟地把握到位。


钧天印象团队在琴歌演唱家乔珊专辑拍摄中



当代文人生活的空间设计 | PART 5


我们做了很多创意的文人家具和生活美学用品,还有空间环境的设计。就是在视觉、听觉的共同作用下去净化人心,返其天真,让人始终在美的力量下,去变化,去发酵,唤醒自己。


钧天坊音乐厅内景



非遗技艺传承人的纪录片拍摄 | PART 6


还有一件正在做的事,是非遗技艺传承人的纪录片拍摄。不仅仅是古琴,还有包括各种有意义、有价值的非遗技艺形态。比如说昆曲、锡剧,比如说留青竹刻、惠山泥人……都是我们拍摄的对象。这是我们钧天坊的“钧天印象”团队跟南京博物院的合作项目,制作成本非常有限,钧天坊要搭很多钱,但这事儿往里扔钱也要干,用心良苦,实为不易。


我们做这个片子的目的也跟电视台不一样。第一,是去探究非遗技艺背后的文化精神本质是什么;第二,要看这个技艺是如何传承的;第三,去记录和展现当代非遗传承人的生活状态。


无论哪种非遗技艺——虽然因其产生的时代和环境各不相同而呈现出丰富多样的形式和面貌,无论最终借由器物还是其他艺术表现形式来体现,其背后都关系到不因时代更替而转变的人的生命精神,其本质都是对以人为核心的技艺、经验、精神的承载



古往今来文化形态虽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古人云“技进乎艺,艺进乎道”,技艺上升到一定高度要解决的就不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了,而是精神层面的提炼和体证。外象纷繁,而万法归一。我们虽有不同的机缘接触这些不同的技艺,最终都将以技艺入道,找到须遵循的生命的法度、生活言行的尺度,继而体悟真正圆融、开阔的生命气象。

  

古琴承传流变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其可以器入道,藉以修身养德。其他门类的非遗技艺,我认为同样是宝贵的人类无形文化资产。我们所要做的非遗传承人纪录片拍摄,是一种技艺的记录,是一种文化的见证,更是一种对人类生命本质的深层探寻,令其法可循,其道可依。这件事的重要意义也在于此。



钧天坊基本上就干了这么几件事。


钧天坊有三块牌子:一个是国务院发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项目》,全国只有一块,就在这儿;第二个就是中国艺术研究院非遗保护中心发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与保护单位》;第三个就是文化部颁发的《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古琴圈里也只有钧天坊有此殊荣。


你们对于琴的接触,可能就是从“钧天”这个概念开始的。钧天,就是天的正中,《庄子》里面说是“天籁之音”的意思。钧天坊就是创造这种天籁之音的地方。



这个团队光靠我们这一百多人是不行的,要靠大家,要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共同携手努力,让大家逐渐认识到古琴的价值、传统与文化的价值,进而实现我们共同的生命价值。大家在一起是和谐、坦荡、自然的,而不是揪着,在那儿装。不要去装,老师不要去装,都是共同学习。不要以为自己是教琴的老师而去装,这就错了。因为,除了弹琴以外,你可能什么都不会,可能每个学员都是你的老师。要用这样的心态面对你的学员,面对这件事,把你所知道的跟大家分享。

  

我们大家在一起,把以上的这些事儿真正做起来了,实现了,那才叫文化兴国。因为是从心里头改变,不是形式的改变。在心里建立起来的,良好的道德秩序,与你表面上装出来的社会和谐,是截然不同的。


这是百年大计,一代人可能完成不了。但是,如果没有人去做,就没有希望。当一个人没有文化自觉,没有自己深入的认识,对我们身处的环境只索取,不奉献,其行为自然跟环境格格不入,更不用提文化精神的传承和可持续的发展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钧天坊古琴
4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