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少年时代

读到教育部的通知和刘延东的讲话,非常令人兴奋!我以为这是个重要的措施,是我国教育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的一个步骤和举措。双手赞成,并愿意为此献力!

回忆一下我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十多年的学习经历,可以说明此举的重要性。

我诞生在1937年1 月。因北京(当时叫北平)沦陷,在我一岁时,随母亲离开北京,经香港、越南、云南、赴四川寻找先期赴川的父亲。当时父亲在四川大学和武汉大学任教,我上的是乐山的幼儿园。记得我们当时演节目都是鼓舞人们抗日的内容。我清楚记得我在节目中扮演“商人”,戴瓜皮帽,穿长衫和马甲,手持算盘....又说又唱还舞。内容是工农商学兵,联合起来抵抗日本侵略者。

后来,我上了“川大附小”。除小学本来的课程外,我们有音乐课(学唱歌)、劳作课(学手工制作小物件)、还有“公民课”(教育我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前些年,川大附小校庆大典,学校还推举我成为“十佳校友”之一呢!

1946年我随父亲离开成都,赴青岛山东大学。因学学校都已开学,我失学了一年。1948年夏天,我们终于回到了我的出生地-北京。我插班在清华附小五年级继续学习。校长顾蔚云,曾教我们语文课,对我帮助很大。同学都是清华教工的子弟。我在清华附小迎来了北京解放和参加了开国大典。清华先解放,比城里早,学校成立了儿童团,我成了儿童团团员。后改为中国少年先锋队,成为北京第一批带红领巾的少先队员。我们的辅导员王松生老师,是教务长,还是清华大学的地下党员,参加了接收北京的工作,后来回到附小。今年正值清华附小的百年大庆。我感恩母校给我的许多教育,才能有我的今天。因为我在清华附小接受了解放初期的新兴的教育,让我懂得了许多做人应该具备的素质条件。如,尊重他人,人人平等,职业无贵贱,只是有分工不同。要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我们继续有新的“公民课”,有美术课(学习绘画,素描等)、音乐课(学习唱歌、舞蹈)、劳作课......同时还在课余表演节目,排演小话剧......这种活动一直继续到今天。现今的清华附小,依然重艺术教育!并有许多新的教育理念。如,课外活动的丰富,全面,艺术的、科技知识的、生活技能的.....应有尽有。对戏剧教育,现在的附小更加重视了,提出了“班班有戏,人人参与”的口号,比我们当时,普及和广泛得多很多,不能同日而语。今年清华附小百年庆典时,他们就的60多个自编,自演的,反映学生自己生活的小戏,参加庆典演出。回想当年,学校的这些活动对我们作用很大,让我们除了课本知识外,对其他知识收获多多,影响了我们的一生。当时,我除了在附小的活动外,还清华大学学生话剧团的活动,成为话剧团的唯一的儿童演员。经常随大学生到北京各地和街头做宣传演出.......

1950年,从清华附小毕业,转入清华附中上初中,当时校名叫:成志中学。到初二时,学校更名为清华附中,进入新建的校舍。三年的学习期间,我们受到了全面地教育。校长孔祥英(钱伟长夫人)和老师们教给我们非常多的文化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学校的课余活动特别多,合唱、舞蹈、朗诵、演戏、绘画......还有动物小组、天文小组......记忆深刻的是我们利用暑假排演过前苏联的大型话剧《青年近卫军--奥列格)和《红领巾》等剧目。在清华大礼堂进行演出,还专门为北京青少年夏令营做过专场演出。有一次,《奥列格》演出之后,所有参加演出的同学仍然沉浸在剧中告别的场景中,谁也不说话,只顾流泪和难过....入戏之深,难以想像。我在老师的指导下,除了担任男主角奥列格外,还担当小导演和组织工作,为我后来从事导演专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们每周都可以在清华大礼堂看电影和戏剧演出,大大丰富了我们的眼界。三年的时间,还在辅导员带领下,参观了许多令我难忘的博物馆和名胜地。在各种主题班会上,学到了许多课堂上没有的功课和做人的基本观念。我当时总被批评为“自由散漫”的学生....但我也担任过少先队小队长和中队长。在附小的两年和附中的三年学习中,让我爱上了文艺,并决心做一名崇高的文艺工作者,灵魂的工程师。课堂和课下外活动给了我后来从事戏剧专业所需要的基础和条件,由衷地感谢附小和附中,我的母校和所有的老师。

说到这儿,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我也曾被附中选为校友会副会长之一,会长是杨振宁先生。刘延东也是我们清华附中的校友。有一年校庆庆典,学校做的校友宣传牌,我和她并列在一起,方知我们是校友。

后来,我和同班同学赵常如(已故)、陈岫(女)从事了戏剧专业。好多同学后来都成了国家的重要人才和教授。动物专家全国强、清华生物专家,团委书记周广业.....

1953年,我进入北京十三中,读高中。这三年依然受到良好的教育,校长王兆榛,本人就是学者,他非常重视高中生的基础教学。十三中的教学,在当时的北京是属于上乘和前列的。除了国家规定的课程应有尽有外,十三中的课外活动比清华附中时更多,更广泛,任同学们选择。喜爱数理化的有各种科学小组。班风好的还获得称号。如与我六十多年一直在一起学习和工作的同学赵之成所在的一班,就是北京市命名的“彭德怀班”。三年中,我参加了学校军乐团,学习了很多音乐知识和乐理,我担任“次中音号”的任务。经常练习,才能跟随演奏。到节假日时,军乐团要随学校参加游行演奏。晚上还要在天安门广场伴奏“集体舞”。雪白的军乐服装,洁净的白手套,整齐的步伐,振奋人心的进行曲......尽管水平不高,但北京没几所学校有军乐团。所以我们很骄傲,很自豪。当然,我参加的话剧团的活动最多。赵之成当时是学生会文体部长,我们都热爱戏剧、电影。专门成立了”电影爱好小组”。校外指导是大师级电影导演凌子风,首都电影院是我们的观摩影院,经理华旦妮,是电影界老前辈,她先生是电影界有大师,艺术家。华老师担任我们的观摩指导。“大众电影”杂志社也经常请我们参加电影有关的座谈会。“北京电影演员剧团”的艺术家对我们也分外关怀。许多人为我们讲解电影艺术,参加他们的联欢会,结识了许多演员。我们就是他们的“追星族”,当时叫“影迷”。后来,赵之成要成立“话剧团”,叫我负责。我们是男校,没有女同学,演戏很困难。时代不同了,不能再男扮女装了。于是,我们和离校不远的“北京护士学校”合作,解决了女角色的问题。记得解放前的著名电影明星白光的妹妹就是我们话剧团的成员,出任女主角。我们经常一起利用假期排戏。几乎每个寒暑假期都要排新戏,在两校和其他单位巡回演出。记得我们排了前苏联的《警告岬》一剧。演出了许多场,一次,在汽车修理厂为工人演出。演出中途突然仃电,工人师傅就用汽车电瓶灯,照明让演出继续。为了演出的装台需要,我们头天住在护士学校,第二天天亮才知,住在了解剖室,吓坏我们了。

回忆往事,非常甜美,幸福。

进入高中三年级,我有幸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少儿部的剧团,开始担任辅导员,后来做演员、导演。一直在那儿参加活动到1966年文革为止。那里的俞炜、果青也成了我们的老师。特别是俞老师,辅导我们的表演和朗诵,让我和赵之成考上中央戏剧学院。

从我们上中小学的经历来看,再次证明教育部的举措的正确,刘延东的讲话的重要!我们一起活动的同学后来也成为了国家的人才、楝樑。如同班的,一起加入共青团的王永炎,后来成为了全国著名的中医师和教授,还参与了给毛主席看病.....当今,成长在建国初期的我们这批中小学生,大都年迈退休了。很多同学依然是“退而不休”,继续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贡献余生呢!

教育必须从“应试教育”改变为“素质教育”!人的素质培养才是教育的根本!为教育部新举措叫好!

重要举措让我兴奋,特写下过去的点滴回忆,以表对教育部和刘延东讲话的支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老伴今晨有感而发
下一篇:货真价实的研讨会
返回戏剧艺术  驿站
戏剧艺术
44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