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人与香

古代君子有四雅——斗香、品茗、插花、挂画,其中以对香品的熟练掌握为才艺之首。中国文人多爱香,而且从古至今都是香文化发展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对不同时期的历史文化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大约魏晋以后,文人的生活中开始有了“香”这样一位雅士相伴,至唐宋之际达到鼎盛。读书以香为友,独处以香为伴;衣需香熏,被需香暖;公堂之上以香烘托其庄严,松阁之下以香装点其儒雅。调弦抚琴,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导其韵;幽窗破寂,绣阁组欢,香云一炉可畅其神而助其兴;品茗论道,书画会友,无香何以为聚?……确乎是书香难分了。难怪明朝的周嘉胄慨叹“香之为用大矣!”

   香既是文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又作为创作的题材融入了文人的大量作品之中。古代文人所写关于香的诗词歌赋不计其数,名家也比比皆是:刘向、李煜、李商隐、王维、白居易、苏轼、黄庭坚、李清照、朱熹、文征明、丁渭、曹雪芹……其中的许多作品都极为精彩,如苏轼的《和黄鲁直烧香》、陈去非的《焚香》。

  《和黄鲁直烧香》 ——苏轼

  四句烧香偈子,随风遍满东南;

  不是文思所及,且令鼻观先参。

  万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斓斑;

  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  


  《焚香》 ——陈去非

  明窗延静书, 默坐消尘缘;

  即将无限意, 寓此一炷烟。

  当时戒定慧, 妙供均人天;

  我岂不清友, 于今心醒然。

  炉烟袅孤碧,云缕霏数千;

  悠然凌空去, 缥缈随风还。

  世事有过现, 熏性无变迁;

  应是水中月, 波定还自圆。

许多文人都是制香高手,如王维、李商隐、傅咸、傅元、黄庭坚、朱熹、苏轼等。苏轼即有“子由生日,以檀香观音像新和印香银篆盘香”的记录。仅文人们配制的“梅花香”配方,流传至今的就有四十三种,“龙涎香”则有三十余种。

  “斗香”,自唐宋时期开始在上层社会和文人雅士之间流行,是香事中很有意思的形式。立夏节气后,万物至此皆长大,正是雅集雅玩最适宜之时,爱香者聚三五知己,各携名香,名曰为“斗”。可斗香之优劣高下,可斗雅集者文思才情,可伴香抚琴斗其韵合,可翰墨抒怀斗其气和。

   “斗香”不仅是一次鼻息感官的愉悦,还是一种思维的碰撞及精神上的交流。“斗香”考验的是文人在艺术层面的修为,也是评判文人品味高低的标准。正如名香斋华藏所说:“文人用香,与其书房的器物陈设一样,是其个性魅力、情志内蕴的外延”。

   整个文人阶层都广泛用香,从而带动了全社会的用香风气。

  从魏晋时期流行熏衣开始,文人们把用香视为风习,把爱香当作美名,唐宋以后风潮更胜。虽然其中也不免有很多附庸风雅之辈,但文人的这种积极态度确实影响带动了社会各阶层的人士,上至达官贵族,下至黎民百姓,不仅是民间,官衙府第也处处用香,甚至接传圣旨和科举考试之时也要专设香案。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和香传习馆
3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