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以载道


王国维先生《人间词话》中将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梳理出三种境界,就中国古器物而言,华丽亦分三境。


第一层是观者眼中的繁冗,高档的材料使用、堆砌,技艺的复杂、繁冗,一眼看过去便是件心血之作,没有功劳亦有苦劳。


第二层则未必形式上过多程式化,设计的创新,技术的提炼,虽求其精,未必感其烦。


定窑兔毫盏


第三层即是高境界,匠人可能已经将自己转换为欣赏艺术品的后行为者,他手下的器物其所求则是能够激发欣赏者与创作者心灵上的碰撞,作品则已经退而成为沟通两者间的桥梁。欣赏者面对作品,经过心智的激活,理性的切入,来探析作品的内涵,最终达到物我两化,华丽,此时已经信息解码、重构,润物无声地融入个人的情感,达到那种心灵的震撼。


当西方人还停留在酒肉欢歌,鞍马征战的狂热中时,中国人已经懂得在“一片树叶”的茶汤中安静下来的优雅,懂得运用来自森林里的树叶泡制的汤汁,驱走身上的浊气、滞气、病气;让人神清气爽……


当西方人对茶、瓷、丝惊叹、赞美、羡慕,以至被深深震撼的时候,中国人用千锤百炼的手艺,柳暗花明的巧思,曲径通幽的缜密,将此“三绝”的实用、精美、意境都做到了极致,构成了东方的生活艺术。


大中华风雅的生活方式,集中表现了中国人精致的人生态度和“器物精神”。其实,每一件器物背后都有一片精神领地,它不仅是物质化的呈现,其中还有创造和对人生品质的不懈追求,在人与器物、人与人之间达成更多的相互敬仰、尊敬和爱戴,让生活变得更美而充满希望。


“器物精神”说到底也就是一种人文精神。法国人丹纳在《艺术哲学》中称:文化是“自然界的结构留在民族精神上的印记”。以“茶、瓷、丝”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曾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的文明。它是中国匠心和器物精神最好的证明。


《易经》中提出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的理念。如果说器物仅有功能属性,而没有承载“大道”,这样的物件是肤浅的、粗鄙的。有人会问何谓大道,老子说大道不可言,其本质就是一种哲学思想。器物之道往精细里琢磨既包含了使用目的,又承载了文化内涵。



就好比瓷器鉴赏通常应该从器型、釉色、胎体开始着手,剔除表面的虚饰才能看见美的真理。通过还原中国瓷器的基础器型,可以探寻到中国的造物哲学是建立在老子道法自然的基础上,形式受儒家中庸之道制约,整体呈现含蓄、内敛、和谐、雅致的美学特征。


老子的道法自然绝不是肤浅的模仿自然,而是对于自然意象的精确捕捉和抽象概括。与西方人相比,东方人更具有与自然对话的能力。西洋花草图册总有种植物标本的既视感,而东方画家笔下的一草一木皆生动有情。因此,深刻表现自然之物的本质,并代入己之情愫的器物,方才是上品之器。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