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吃多了,家的味道就忘了 | 庄子讲堂 (齐物论二)

文/连山先生.庄子网上书院讲录

整理/子正

校对/子慧


快餐吃多了,家的味道就忘了

温故:庄子网上书院连山先生《庄子.齐物论》

讲录精彩回顾之二

 

南郭子綦隐几而坐,仰天而嘘,嗒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几者,非昔之隐几者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女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


“齐物论”这三个字本是虚神一样的存在,但是当我们多数人还没有养成读书的素养的时候,一定会一看到这三个字就会给它一个经验上的对应,就会开始在正文中找这个对应。


第一段都没找着,心里面就会疲惫,这种疲惫就会形成读书的劳累,会觉得读书没意思,接下来连锁反应就开始下结论。


由于这么多年功利化的读书已经变成习惯,大多数人已经一动念就这样,已经很难再去读所谓“无用书”了。我们在讲“无用”的书的时候它真的是“大用”,但是汲汲于吃快餐,因为习惯了,反而正儿八经的饭吃不出口味来了,这些都是需要我们不断自己做调理的。

读书最简单来说是医自己的心病。如果读书不能调理自己,读它干嘛呢?大多数人读书老是想去管理别人,读书一定是从管理自己开始的,这叫“先存诸己后存诸人,所存于己者未定 ,何暇至于暴人之所前?”(《庄子人间世》)


南郭子綦,《庄子》中的名字很多都是庄子杜撰出来的,杜撰这个词后来就变成说假话了。在书中看起来是不经意的名相,其实都有指路的作用。治庄学或是治圣人之学,一年的时候讨论《论语》、《中庸》,跟十年的时候那是不一样的,所以第一次我们讲《齐物论》就是风过水上,吹一点涟漪就可以了,若十年之后我们再相遇,再有相同的话题,一定是电光石火,这中间不会有语言的沉渣。


“南郭子綦隐几而坐”——要注意这个“隐”,读各种注本,大多数是“靠在几案上坐着”。“隐”这个字是有微言大义的。

“仰天而嘘”,这两句话中俯仰的关系就起来了,开合的关系都有。

“嗒焉似丧其耦”,它是一个动态的。“似”这个字也要着眼,不是真的“丧耦”。老百姓说夫妻之间有一个没了叫“丧偶”,这实际上理是对的,人成家后夫妻是两个。要知道人单独存在的时候也是“偶”,灵与肉,良知与私欲,天理与人欲集于一身。

“似丧其耦”是什么状态呢?

夫子说:“慎独也。”

佛陀说:“天上天下,惟我独尊也。”


在泉州清源山的老君像,宋人刻的,那个造像就是照这一句话刻的,老子隐几而坐。我们看石像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黑洞,就是你看不到他的眼,他能看到你的眼,那个眼仿佛不锁定任何一物,那叫“无所见”。耳朵大耳垂着,佛陀是耳朵垂大,老子是耳朵轮子大,耳轮如盖,像个伞一样打下来,这是“闻无闻”。虽然有耳朵,但是不会听世俗噪音的。

眼,“无所见”;耳,“闻无闻”。


看泉州那尊老子像,如果读过《齐物论》这一段,一看就会有感通了。古代的石匠,可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活。我始终说:匠心即是圣心。最早“圣人做器,匠人成之”。今天都变破碎了,技术的只负责技术,加工的只负责加工,那里没有慈悲,没有温度。


刀石之间是有慈悲的,所以泉州那尊老子像才能成为天下第一老子像,真的是无有比肩者。


“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何居乎”三个字着眼,大家不要轻过,我说不轻过也不是让大家在这揣磨是什么意思,得知道这句话不仅仅是一问。这一问也不单单是在向外问:“老师,你坐在哪啊?”而是问生命到底立在何处,这既是老师一问,也是自问。这是每一个读书人不得不自问的东西。这一问跨越千年万年,即是我是谁?身居何处?


“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要注意,这两句都是问句,不是颜成子游看南郭子綦这样形象的一种肯定。一定要注意肯定句和问句之间给我们的接引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一问就有可能打开什么东西。这不是坐实了说“形如槁木,心如死灰”。


所以自古以来真正的学人叫“问学”,要学会问。什么叫学会问?不会问的人只是乞求那个问的答案,学会问的人是为了检验自己,问就像钟锤一样来叩击一下自己,听听响声如何。就像我们拿到一个纯的银器,稍稍敲敲知道它的纯度。民国人拿到一个“袁大头”一吹,“嗡——”带响,为什么吹一下?验一下它的纯度。这个纯度就有真伪之别了。

待我吹一下检测真伪


老师、弟子之间的对话,问本身,对问的人就是个检测了,不光是检测师父。类似我们之前说的,这个班以前反反复复讲过束修。就像束修这个东西,它是双方的检测。比如说我给的少,看看老师是不是想钱。如果给的少老师就不高兴,给的多老师就高兴,仿佛老师水平就很低。但是穷人他真穷,给的少这是正常,富人故意给的少,还没有开始检测老师,已经把自己给弄掉沟里了,所以真的都是双刃剑。


问这个东西很有趣,这一段注意:“形固可使如……心固可使如……”一个问号。


“今之隐几者,非昔之隐几者也?”颜成子游作为弟子,顶门是具眼的,他居然能体察到这个“隐几者”今昔仿佛有变化。这里面又出现“隐几”二字,“隐几”在相的层面上是胳膊靠一个几案。为什么要用“几”这个字?平时茶几、香几都用这个“几”字,这是世俗上的使用。这个字本身就有几微处,叫“一阳初动时”。


邵庸说:一阳初动,万物未生,这叫“几”。我们说庶几中庸,这是“几”。


我们每个人,只要活着,都是在隐几的过程中,我们的生机没法检测,隐在我们的身形之中。但是大多数人只顾忙去了,只知道有欲望,不知道有生机,不知道有那生命机动之处,人活一天,常常不知道是谁活一天,自己并没有真正有效地参与,有效地参与自己每一分每一秒活着的人就叫觉者,否则的话就是昏沉的人,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


“隐几而坐,今之隐几者,非昔之隐几者也?”——颜成子游忽然发现老师好像跟昨天不一样了。要注意这不是老师进步了,很多注家认为好像是南郭子綦修学有进步。


孔子行年六十而觉五十九非,知今事而昨非,这不是后悔,这叫“应无所住”啊。南郭子綦随时随地都在日新苟新地脱落着,每一刻都在变,用每一刻的变来善护那个不变的东西,这就是圣人。圣人,“无居留”。


《天下》篇里面尹喜所谓“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变是易和不易的关系。俗人是拼命地想定,靠外在的不易来推毁生命的不易,这就是俗人、伪善人、假道学。俗人生怕变了,无论抚琴还是写字,一个真正有感通的人,生命到达生机勃然的人,以抚琴为例一定是每一曲都不一样的。到了近世,阿炳拉的还叫自来,同样《二泉映月》阿炳一辈子拉绝对不会有一曲重复的,但是今天所有音乐学院的人一定要把《二泉映月》拉得像《二泉映月》,一个音都不差,这一个音都不差就差完了,这叫“傻乎”,这就不足与世俗人道也。


“今之隐几者,非昔之隐几者”这恰恰是南郭子綦的常然之状,只是颜成子游忽然天门有见光的感觉,触及到了这个点,问老师实是为反过来印证自己。


如同当年惠能和尚跟弘忍大和尚的对话,弘忍说:你一个南人,一个獦獠如何来学佛?这仿佛不是一个高僧应该说的话。这话俗人都能听出来有破绽,这不是有地域歧视么?我们当思大和尚为什么要露这个破绽,这个破绽一露师徒之间就有了一个进阶,就给惠能打开了一扇门。惠能如何应对将关乎到他们师徒是不是能印心,如果惠能这时候立即就抓住师父的辫子笑话:我不跟你学了,你这什么水平啊,还不如一般的和尚呢。那他们就失之交臂了。这在庄子《说剑》篇里叫“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所以处处真的都是提着人头在修行啊!

门窗被封起来,毫无破绽的房子

“子綦曰:“偃,不亦善乎!”子綦说:偃(子游的名字),不亦善乎啊善哉善哉!就像佛陀称赞文殊菩萨或者须菩提长老,“善哉汝问”,问得好啊!所以是“不亦善乎而问之也”。


每个老师都时刻等着善哉的问题。学生能够问的好,不是学生高明,而是学生有进阶,一张嘴就知道学生现在是什么状态。不需要跟老师显摆,我最近修行有成果,我跟您说听听。老师说,不用说了,吃茶去吧,用茶堵住嘴好一点。所以当年赵州和尚说“吃茶去”,就是省得说废话,动念想在概念上去辩驳一通,最好塞给他一碗茶。


“偃,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好慈祥啊!我们真的要回到师徒的语境中去,来理解这里面的意思,就像和可爱的孩子说话一样:“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像夫子和颜回对话,我们在庄子中可以看到,用我们北方特有的叫唤小孩的方式,叫“回来,回来”。“回来”不是回来,是颜回来,来是一个语音词,是个拖尾的词。我小时候在我们老家,一般的父母如果叫唤自己的小孩的名字,都在后面带个“来”,比如这孩子叫大宝,就叫“宝来——”。


“汝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这一转,这一调度非常地陡,正在讲隐几不隐几的事,忽然就转到对于地籁、天籁、人籁的话头上去了。这里面的陷阱在哪呢?就是我们认识字,哄的就是你识字。我们若不识字,就没办法写纸条来骗我们;我们若听不到人家的话,就没办法用言语来骗我们。长于什么,就短于什么;得于什么,就失于什么。






张真

号连山。1972年生,安徽蒙城人。现任北京象罔书院、黄山竹山书院山长。

经学私淑先圣,绘事师武隆萧中胤先生。精研体证庄子之道,游艺丹青水墨之间。

多年来,兴办书院、讲学论道、祭祀先贤、授徒弘艺,历千辛而不懈,经万难而不移。为文化传承、民风归厚、生命庄严,渐开一方之风、成果斐然。





庄敬身心,庄严国土。托不得已以养中。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愚者张真愿与诸仁,炮庄发药,自事其心。新浪微博: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真山长问学
121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