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里的风雅

古宅里的风雅

“20世纪70年代初,丰子恺先生曾撰写一篇散文,题为《塘栖》。当年,丰子恺从他的故乡石门湾去杭州,其实火车加轮船两小时可到达,但生活态度颇雅的丰子恺却饶有兴致地“坐客船,走运河,在塘栖过夜,走他两三天。”

丰子恺在《塘栖》写彼时江南水乡特有的那种客船,写运河两岸风情,写在塘栖的河畔小酒店喝花雕,吃素丝面,在塘栖街上闲逛,又写靠在船窗口剥枇杷吃。

这里是杭州塘栖,不同于乌镇、周庄的喧嚣,这里的闲适有着让人脚步放慢的魔力。江南本就是一个静谧慢节奏的地方。站在广济桥上眺望古镇全景:一面是青石黛瓦的老屋,一面是崭新现代的房屋,古典和现代相互交融,并没有太多违和感。

澄湖摇练明岚间黛,临水几人家正江邮夕照。温婉的女子穿过广济桥,款款而行也停驻于此地,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顺着巷子里的青石板路走到正街,自己也变成了雨巷中那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这是一座有着300多年历史的明清老宅,曾经塘栖首富“姚皇帝”的祖宅。

因为占据了塘栖半壁江山,当地的百姓又称其为“姚半壁”,这座明清宅邸也见证了姚家从清代到民国的一段传奇往事。

如今,旧时富庶繁华的塘栖不再,幸而老宅本身就是记忆……

面对这个充满历史韵味的明清老宅,他们在不破坏原有结构的情况下,修旧如旧,设计师和专家们动用所有的脑细胞,只想让这个明清老宅不失韵味,又能融现代人的生活。

原有屋顶的砖瓦全部掀掉,做了防晒防漏工程后再重新盖上,再经过专家精确排布,进水管,排水管,在隔墙中开始穿梭……

历时12个月,老宅改造终于完成,看得见的都是老的,看不见的都是新的。

改造后的故事馆,由西姚宅和古韵斋两栋老宅共同构成。

西姚宅整栋老宅为三进三开砖雕木楼,推门走入其中,筑有门檐,雕龙画凤,一瞬间的熟悉感,仿佛上一世就在这古宅生活。

宅子三进三开,第一进为门屋,主人家便在此迎客。

第二进是厅堂。以前的时候,妇女不能随便到外院,客人不能随便到内院,内外分明。从建筑的规制及用途,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其尊卑、男女有别。

第三进或后进为私室或闺房,是妇女或眷属的活动空间,等闲不得随意进入。按照旧时习惯,将这里做成闹中取静的客房。

庭院深深,打开纯木质结构的窗户,仿佛自己也变成了旧时深闺女子。

走进屋子,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洒落来,桌子上也洒满了阳光。中式的纯木拔步床、白纱帐幔、木质的衣架、屏风、挂画……闺阁中透出浓浓的书卷味。

△ 庭院雅致

无论是正房还是侧室,每一户都有一个小院落。要行酒令,还是要斗茶,任你高兴。

光脚走在小院青石板上,在古色古香的屋宇间穿梭,犹如穿过历史的洪流逆时光而行。

也可留在屋内,享受一番丝竹之乐,琴音袅袅间,心神也随之摇曳。

老宅子有极其舒适的环境,可以在屋内惬意的呆上一整天。但讲真,小千真的不建议你花大把的时间呆在客房。出来走走,你会发现真整个庭院都非常的讲究。

一楼公共空间是大型的私家庭院,好似一个私家园林,在园子里转转你会发现,空间婉转别致,独具情趣,每一个转身都是一番迷人的景致。

中间留有小天井,夜晚来临,煮清茶一杯,竹影斑驳,月光空明。

霏霏小雨的清晨,光影跳跃。整条街都玲珑晶莹起来,赖在床上听檐畔滴水,心里的涟漪也一点点散开到了旧时光中。

精心设计的茶室,从普洱到龙井,再到碧螺春,是爱茶的雅人们心照不宣的默契。

煮水、净手、洗壶、烹茶,淡淡茶香洗去浑身浮躁。除了茶室,这里还有禅修馆,甩掉所有烦心杂事,躲在高梁大柱的禅修堂,与内心对话。

无论你来自何方,一杯温茶,一方书斋,一盏明灯,便是乡间的雅致。住进这个明清老宅,内心将晕开,如同水墨画一般,被一种古朴的温柔笼罩。

来源:易向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国古建筑
75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