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班第15期 | 每一个新年都一起,每一个当下都庄严

庄子体道班,每季度三天集中授课。

讲学、问疑、于讴、弦歌、雅集……

今岁元旦,正式进入第五年。

第15期课程《庄子·天运》篇,于黄山·竹山书院开班。

连山先生取庄子:

“不能化为人,安能化人”题:安化,作为本次课程主题。

南怀瑾先生尝言,庄子医心者也,余深然之。愚人张真无敢有炫耀之心,更无一知一技可炫于天下明者之前,不得已办书院,不敢为师,恐辱人性命。不得已祭庄于蒙县祠堂,不敢近虚华,恐辱先祖清名。不得已登坛讲庄,不敢怀有得,恐辱人耳目。庄子博大矣,其学无不窥,余于此风俗摇荡之世,致力无用之学,寄望于天下大用也。

——连山先生

此次课程,全程三天。由连山先生私淑讲授,依沿文本,剥落知见。层层导入,以期复见生命皇皇四达之光。“天其运乎,地其处乎?”生命并无一个外在的知识储备,不预谋,不雄成,只是空空如也的通道。智慧也不是储备而来的,恬淡无为,乃见天真。

书院讲『宗经』、『涉事』。而实际上宗经即是涉事,涉事即是宗经,它不是打成两截的关系。如天道运行,荡荡默默,充盈八荒。

巫咸祒语“上皇之治”。商太宰荡问仁于庄子,北门城问乐于黄帝,颜渊问夫子于师金,更有孔子连续三次问道于老子。各段之间,既能独立载道,也可连贯成体,真是“犹龙哉,合则成体,散则成章”!

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读者若不具有象罔之觉,岂能得玄珠于文字之间耶!《庄子》一书行文之妙,由此可见一斑。

孔子未得道时,虽通晓六经,并能熟知其故,实际上还只是处于对经验和知识的外在依持之上。凡外物皆不可持,纵然一尘之隔,亦有十万八千里之遥。

虽求于度数、阴阳计十七年而不闻道,何也?道不在度数吗,道不在阴阳吗?道无所不在,屎溺中都有,何况阴阳度数!物中有道,故格物能致知。

然阳明格竹,昏倒亦不能得。求于竹者蔽于竹,求于数者蔽于数,求于阴阳者蔽于阴阳,此孔子之所以不得也。心本澄明,缘何为物所蔽?皆因心中无主也,“中无主而不止,外无正而不行”。


同样的夫子,言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与化为人就是循道而趋,人不再与造化自然有丝毫的紧张。所谓愚人,就是与自己、与世界、与古今、与生死统统关系紧张的人!“苟得于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

所谓得道之人,就是与物与事与自己与世界与古今与生死,无不然无不可的人。

此时的孔子,被老子印可“丘得之矣”。完成孔子七见老子中的前五见——达于情而遂于命,天机不张而五官皆备。

庄子笔下的孔子,始终不失儒圣的气象;庄子笔下的老子也呈现出一贯的真人作风,没有学派的歧见,没有对先辈丁点的抬高或贬损。

所有人都想追寻快乐,但是却有方向之惑。快乐却有两种,其一是向心外求乐,寻求外在的刺激,它是以损毁身心健康为代价的快乐,越乐越伤;其二是向心内求乐,寻求内心的廓然充盈,它是以“与物无际、畅通六合”的方式来达到含蕴身心的目的,越乐越养。


以庄为媒介,以志相提撕,朗见的是一个个生命的庄严饱满。至道不远,行之即是;往圣不隔,触目菩提。圣人之学,非为外在的存在,亦非悬隔的高深,而就在当下的一时、一刻之中。

庄班跨年夜,香茗与茶盏,学人即兴的雅集里,或操缦或焚香,或执艾或长拳……人之涉事宗经,不在外在的雅俗,而在生命的圣凡间。故以怎样的方式跨年,不关乎形式,而是形式背后的动念处。

生命光灿灿、赤驼驼,无非安于于当下。安而化之,然后美成在久。

庄班的第五年,我们依然一起跨年,朗见生命庄严。


庄敬身心,庄严国土。托不得已以养中。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愚者张真愿与诸仁,炮庄发药,自事其心。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真山长问学
121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