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修真辩难:黄老道家与道教宗派之分,“旁门九品”与“渐顿四乘”

仙道贵生,无量寿福。贫道跟各位修真爱好者,先说一句大实话,历史上的“道家”与当今的“道教”,在学术源流上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道家”概念从最确切的史料来讲,指得是先秦两汉在君主贵族阶层和社会中上层盛行的“黄老”道派,不仅在治国安民上对战国田齐政治经济和西汉政治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还在修身得道上促进了神仙方术、中医药学、道教流派的大发展。实际上汉代人所说的“道家”和“黄老”一直是异名同实的概念,也就是说内圣外王、修身治国的黄老之道才是汉代人心中最正统的道家,尤其被宫廷中的王室贵族阶层和执政文官阶层等主流人士认可。三国时期的吴国学者阚泽,记载汉景帝“以《黄子》《老子》义体尤深,改子为经,始立道学”,黄老之书升格为经在汉武帝尊六经之前,汉代人也因此把黄老道学称为“人君南面之术”。


而“道教”概念最初所指乃是儒家,一开始不是指老子之道或庄子之道,《墨子·非儒》就记载:“有强执有命以说议曰:寿夭贫富,安危治乱,固有天命,不可损益?而儒者以为道教,是贼天下之人者也。”战国时代的墨子显然是把儒者宣传得那套儒学道统称为道教,东汉末期的《牟子理惑论》也记载:“问曰:孔子以五经为道教,可拱而诵,履而行。今子说道,虚无恍惚,不见其意,不指其事, 何与圣人言异乎?”,乃至东晋初年皇帝下诏求贤,徵聘儒者任旭和虞喜,其诏书更是挑明儒家为道教:“夫兴化致治,莫尚乎崇道教,明退素也。丧乱以来,儒雅陵夷,每览《子衿》之诗,未尝不 慨然。临海任旭、会稽虞喜并洁净其操?”( 《晋书·虞喜传》 ),可见古代社会大众普遍把西周先王之道和春秋孔子儒学称为“道教”。



关于“道教”的称呼,其实在形成初期就有所不同,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中许多人都曾经以“道”来称呼自己的理论和方法。儒家、墨家、道家、阴阳家甚至佛教都曾经由于各种原因自称或被认为是“道教”。其中儒家最早使用“道教”一词,将西周先王之道和春秋孔子儒学称为“道教”。西域中亚大乘佛教传入汉地时,把“菩提”翻译成“道”,因此佛陀之道也被称为“道教”。等到了东汉末年出现了张角的“太平道”和张鲁的“五斗米道”,附会黄老道家思想,也自称为“道教”,取的倒是“以善道教化”之意,行的却是宗教武装叛乱。自此,其他各家为了以示区别,也就不再以“道教”自称,“太平道”的“天公将军”张角发动“黄巾之乱”被东汉官方军队剿灭镇压之后,基本上成为后来被曹操十万军队招安维稳的“镇南将军”张鲁的“五斗米道”的专称。


直到东晋葛洪天师和北魏寇谦之天师又重新研究发挥,道家、黄老和道教才在南北朝以后逐渐成为同实异名的概念,并且被约定俗成今天的道教专有名号。尤其是唐朝李氏皇族执政以后,道教人士才开始吹捧李唐皇族血统,不公开贬损轩辕黄帝和老子李耳的学术思想,结合儒道哲学和佛教神学,发展出稍有特色的“重玄道教”和神仙体系。


至于贫道,则是信奉先秦两汉时期流行的道家正统“黄老道”学派,主要包括黄老道学和神仙方术以及中医药学,算是唐末钟吕派丹道和宋末全真派丹道的宗派始祖,这可跟在东汉末年曾被官方列为“邪教”的杂糅了西南少数民族“巫鬼道”的民间“五斗米道”等天师道教豪强政党集团以及后世正一派符箓政治道教没多少关系啊!近代全真派居士、著名道教学者王沐先生就曾经对黄老道家历史和道教宗派源流进行过考证明辨,再加上贫道对中国道教史、中国哲学史、中国神话史、中国方术史的多年深入研究,可以说道有“道统”,道家学统以发源于黄帝时代、定型于春秋时代的老子道派为始;教有“教统”,天师教统以东汉末年张鲁伪托的五斗米道家谱传承为始;仙有“仙统”,仙道正统以远古时期人文始祖黄帝向仙人广成子问道学仙为始,这与唐代佛教徒改编道教徒《本际经》而成的《楞严经》里所说的天人外道“十种仙”截然不同,应以《钟吕传道集》和《灵宝毕法》的“法有三乘”(小乘、中乘、大乘)、“仙有五等”(五等鬼仙、四等人仙、三等地仙、二等神仙、一等天仙)、“十魔九难”、“金液还丹”等内丹实修境界为华夏神仙鉴定标准;丹有“丹统”,炉火外丹术以东汉中期的黄老道派方士魏伯阳《周易参同契》为始,人体内丹术以唐代非主流的钟吕道派在民间秘传的内丹学术为始,无论是北宋中期张紫阳的《悟真篇》南宗内丹术,还是金代初期的王重阳《五篇灵文注》北宗内丹术,均以钟吕道派内丹术为宗祖。



首先说“道统”这一块,老子道学研究在近现代已经走向国际了,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相关调查,道书《老子》在西方的自费出版发行量仅次于基督教组织免费发放的《圣经》发行量,估计国内外的人文社科领域的知识分子大部分都研读过《老子》道学,一般研究道家玄学、信奉黄老庄列的人士都算学道之士了。然后再说“教统”这一块,国内以正一符箓派和全真丹法派为主流大派,再加上个别名存实亡的符法小门派和港台为数不少的“会道门”遗留教派,主干枝叶还是比较清晰的,职业道士加上正信居士顶多十几万人,远远不如现在的佛教徒人数多,哪怕是在历史上道教被法定为第一国教的唐朝和宋朝,职业道教徒人数也远比职业佛教徒少。


最后的“仙统”和“丹统”这两块错综复杂,也是最高深莫测、最难以修证的,完全看个人的仙缘造化了,不能用道统和教统轻易界定,比如一些道教丹书里乱造各种版本“神仙谱”、鼓吹什么“十万神仙”来传教,其实是经不起推敲考证的。不是神仙之才,难遇神仙之术,一个时代如果能够“逆向选择”几千个修真人物,踏上炼丹修仙的金光大道就算气运不错了。 


比如贫道这些年参禅悟道,在道教界遇到过拿着近代民间巫师符法当古代茅山法术公然开宗立派的广西法师,遇到过受天师府符箓搞万教合一教而自封教主的河北法师,遇到过号称全真龙门派第八代弟子连宗派家谱都没搞清楚的奇葩道士,遇到过一些90年代气功师转行成道协名道搞宗教传销的当代“全真高道”,遇到过个别脾气古怪火爆却有功德绝技藏身的道门居士,遇到过深知某派丹法造假内幕不愿与师门同流合污的正义道人,遇到过根据丹经文字胡编乱造“某某丹法”竟然畅销一时的卖书道商,遇到过把家传道教气功当成“文始丹法”“龙虎大丹”从而自封“隐仙派”的傲娇道盲,遇到过坚信男女双修成仙术四处找性伴侣搞房中采战的中二青年……诸如此类,鱼龙混杂,只是阳春白雪偏少,下里巴人为数众多,跟佛教界的现状德行相比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吧。因此贫道在2015年2月才写下了十年修真感言:  



《修真难》


修真难,难于上青天。

君不见多少僧俗与巫鬼,不得道炁空执念,

怪力乱神骗宗祖,蛊惑人心欺圣贤。


修真难,难于上青天。

君不见任他聪敏过颜回,不明师指也枉然,

皓首穷经千万卷,功德无量悟片言。


修真难,难于上青天。

君不见滚滚红尘耐烦事,名利权色把心煎,

生老病死平常看,金丹大道法自然。 


作为黄老道家信奉者,贫道(古代僧人、方士、术士、道士,皆可谦称贫道,非今日道教徒专有称呼,与儒家和佛教曾经也自称道教的史实类似)说一句得罪广大道教徒的大实话,明朝中后期以来的道教法术传承,大多是唐宋时代的高道真人所批判的旁门左道小术,比如当代用武当气功理论附会张三丰丹法仙术的某某某,应该是当代武当最有学术知名度的,前几年据说莫名奇妙地壮年早逝了。至于把男女性交的“三峰采战术”跟清净圆融的三丰内丹术混为一谈的下流道士,就更加不堪入目了。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僧道形象变成负面绯闻,是元明清三朝以来的共同社会现象。比如杂剧《竹坞听琴》、《桂枝儿》、《女贞观》,小说《水浒传》、《金瓶梅》、“三言二拍”,都出现了犯色戒的僧道形象。而道士做法的神异传说,到明朝世情小说更是蔚为大观,不是用妖法害人,就是用药物施展骗术,明朝《杜骗新书》中就记录有“僧道骗,炼丹骗,法术骗”这三种行骗手段,以致明清时的相书《神相铁关刀》还打脸凑热闹,提供专有口诀教大家如何识别“奸僧、妖道、淫尼”。关于炼丹法术行骗这一块,具体细节可参考融汇了宋代以来全真南北二宗丹法体系的李道纯的《中和集》来深入印证。



图示为《杜骗新书》“炼丹骗”和“法术骗”内容


“由来富贵原是梦,未有神仙不读书”。《中和集》为宋末元初的道士李道纯所撰内丹理论的结集,门人蔡志颐汇编。李道纯曾取 《礼记》“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之义,题其所居曰“中和庵”, 故门人名其书曰《中和集》。前有元大德十年(1306)杜道坚序,表明此书成于是年。《正统道藏》收入“洞真部”方法类。


此书分为六卷。其中卷二的《试金石》部分对当时流行的种种修炼法进行分类总结,首辟旁门九品。谓其中之“下三品”,如“御女房中,三峰采战”,“用胞衣为紫河车,炼小便为秋石”,以及“炉火烧爇五金八石(外丹)”等一千余条,为“邪道”;“中三品”如“休粮辟谷”、“吞霞采气”,“或想身中三气”等一千余条为“外道”;“上三品” 如存思、吐纳、按摩、闭息行气、屈伸导引、固守丹田、服中黄气等一千余条,为“旁门”。称下三品只贪淫嗜利者行之,行中、上之品只能却病,皆非正道。次叙丹法正道 ——渐法、顿法。称渐法有三乘,顿法只一乘,合计为“渐顿四乘”。“渐法三乘”者,下乘为安乐之道,中乘为养命之道,上乘为延生之道,是为根基浅薄者所设,以利其循序渐进者。至于顿法则为“最上一乘”,专为夙有根器者所设,据称,此法“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静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到“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就是大功告成之日。



《试金石》


夫金丹者,虚无为体,清静为用,无上至真之妙道也。世鲜知之,人鲜行之。于是圣人用方便力,开善诱门,强立名象,著诸丹书,接引后学。盖欲来者,诵言明理,默识潜通,则行之顿超真境。奈何后人不穷其理,执著筌蹄,妄用百端,支离万状,将至道碎破为曲径旁蹊,三千六百,良不得其传故也。况今之无知浅学,将圣人经旨妄行笺注,乖讹尤甚,安得不误后来?虽苦志之士亦不能辩其邪正,深可怜悯!予因是事,故作此试金石,而辩其真伪。俾诸学者不被眩惑,决然无疑,直超道岸。圣师曰:“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为根,谁知些子玄关窍,不在三千六百门。”予谓祖师老婆心切,故作是诗也。若复有人作如是见者,大地皆黄金。其或未然,须当试过,于是乎书。


┏━下━┓ ┏━邪道

九品 ┃━中━┃三品┃━外道

┗━上━┛ ┗━旁门


┏━下━┓ ┏━安乐━┓

┃━中━┃乘┃━养命━┃法

┗━上━┛ ┗━延生━┛


以上渐法三乘,最上一乘则是无上至真之妙。


《旁门九品》


下三品


御女房中,三峰采战,食乳对炉,女人为鼎,天癸为药,产门为生身处,精血为大丹头。铸雌雄剑,立阴阳炉,谓女子为纯阳,指月经为至宝,采而饵之,为一月一还,用九女为九鼎,为九年九返,令童男女交合而采初精,取阴中黍米为玄珠,至于弄金花,弄金枪,七十二家,强兵战胜,多入少出,九浅一深,如此邪谬,谓之泥水丹法,三百余条,此大乱之道也。乃下品之下邪道也。

又有八十四家接法,三十六般采阴。用胞衣为紫河车,炼小便为秋石,食自己精为还元,捏尾阴为闭关,夫妇交合使精不过,为无漏。采女经为红圆子,或以五金八石修炼为丸,令妇人服之十月后产肉块为至药,采而服之。如此谬术,不欲尽举,约有三百余条。乃下品之中外道也。

又有诸品丹龟灶火,烧爇五金八石,勾庚乾汞,点茅烧银,拨灰弄火,至于灵砂外药,三逊五假,金石草木服饵之法,四百余条,乃下品之上外道也。

右下三品共一千余条,贪淫者利者,行之。


中三品


休粮辟谷,忍寒食秽,服饵椒术,晒背卧冰,日持一斋,或者清斋,或食物多为奇特,或饮酒不醉为验,或减食为抽添,或不食五味,而食三白,或不食烟火食,或饮酒食肉,不籍身命,自谓无为。或翻沧到海,种种捏怪,乃中品之下也。

吞霞服气,采日月精华,吞星曜之光,服五方之气,或采水火之气,或存思注想,遨游九州为运用,或想身中二气化为男女,象人间夫妇交采之状,为合和。一切存想,种种虚妄等法,乃中品之中也。

传授三归五戒,看诵修习传信,法取报应行考,赴取归程。归空十信,三际九接,瞻星礼斗,或持不语,或打勤劳,持守外功。已上有为,乃中品之上。渐次近道也。

有三品一千余条,行之不怠,渐入佳境,胜别留心。


上三品


定观鉴形,存思、吐纳、摩拂、消息、八段锦、六字气、视顶门、守脐带、吞津液,搅神水或千口水为活,或指舌为赤龙,或搓身令热为火候,或一呵九摩求长生,或炼稠唾为真种子,或守丹田,或兜外肾,至于煮海观鼻以津精涎沫为药,乃上品之下也。

闭息行气,屈伸导引,摩腰肾,守印堂,运双睛、摇夹脊,守脐轮。或以双睛为日月,或以眉间为玄关,或叩齿为天门,或想元神从顶门出入,或梦游仙境,或默朝上帝,或以昏沉为入定,或数息为火候,或想心肾黑白二气相交为既济,乃上品之中也。

搬精运气,三火归脐,调和五藏,十六观法,固守丹田,服中黄气,三田还返,补脑还精,双提金井,夹脊双关,握固内视,种种搬运,乃上品之上也。

有三品一千余条,中士行之,亦可却病。



《渐法三乘》


下乘者,以身心为鼎炉,精气为药物,心肾为水火,五藏为五行,肝肺为龙虎,精为真种子,以年月日时行火候,咽津灌溉为沐浴,口鼻为三要,肾前脐后为玄关,五行混合为丹成。此乃安药之法,其中作用百余条,若能忘情亦可养命。

中乘者,乾坤为鼎器,坎离为水火,乌兔为药物,精神魂魄意为五行,身心为龙虎,气为真种子。一年寒暑为火候,法水灌溉为沐浴,内境不出,外境不入为固济,太渊、绛宫、精房为三要,泥丸为玄关,精神混合为丹成,此中乘养命之法。其中作用数十条,与下乘大同小异,著行不怠,亦可长生久视。

上乘者,以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铅汞银砂土为五行,性情为龙虎,念为真种子,以心炼念为火候,息念为养火,含光为固济,降伏内魔为野战,身心意马为三要,天心为玄关,情来归性为丹成,和气熏蒸为沐浴,乃上乘延生之道。其中与中乘相似,作用处不同,亦有十余条。上士行之,始终如一,可证仙道。


《最上一乘》


夫最上一乘,无上至真之妙道也。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静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窒欲惩忿为水火交,性情合一为金木并,洗心涤虑为沐浴,存诚定意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中和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元混一为圣胎,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此最上一乘之妙,至士可以行之,功满德隆直超圆顿,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