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人间有茉莉

幸好人间有茉莉

它不普世,也不昂贵,没有宏伟的格局,也不以永垂不朽为存在目的。它的芬芳酷似青春,看似不实用,回甘之甜,却让你更好地宽容世界、承受生活。

从神农氏到陆羽,我们的祖先耕茶、饮茶,甚至一生都活在茶的世界里。福州陈家的制茶人正遵循着古训,50年,以茶为骨,以花为魂,几乎没有一天不泡在茉莉花茶里──春采秋窨(xun),他每天的生活就是为了一杯有“冰糖甜”的茉莉花茶

➊ 图片来源于网络

➋ 图片来源于「萌姐姐 」摄

陈成忠的茉莉花茶

在采访陈成忠先生之前,对于茉莉花茶,我其实没有太多概念,只是隐约知道它的一些过往。张爱玲说它是苦的,冰心念它是涩的,总之时代的粗糙致使对生活的细节萌生了误解。而在世代制茶的老陈家里,我喝到了鲜甜的“茉莉花茶”。

当85度的水翻滚过茶芽,那浅黄色的芽叶瞬间舒展,宛若竹林的翠鸟。明亮显黄的茶汤上漂浮着一层白绒,3秒,芬芳四溢,茉莉香像剑一样劈开鼻前的空气,这是秋花茶绝佳的表现。一口下去,花香从喉头蔓延至鼻腔,滋味清柔,舌尖余下了鲜灵的甜。

老陈说:“‘鲜灵’是茉莉花茶的至高境界,花香新鲜而细致,在嘴里是活的而不是僵硬的。”

➊ ➋ ➌ 茶之路纪录片《猎人》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在《中国名茶录》里,福州茉莉花茶被列为茉莉花茶类唯一的中国历史名茶,亦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源于汉朝,繁荣于北宋,其独特的窨制手艺,赋予了茉莉花茶更为鲜活的味道,至今已传承千余年。

陈成忠,作为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茉莉花窨制传承人,从15岁开始便深谙这段历史。时至今日,茉莉花与他相伴了斤50年。对于他来说:“福州茉莉花茶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家家都种茉莉,而最好的花茶,要到秋天才能喝到。”

➊ 图片来源于「plg1123」摄

➋ 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冰糖甜的茉莉花茶

老舍和梁实秋都曾回忆过“小叶茉莉双薰”,对于他们来说,当年最难忘的是有“冰糖甜”的福州茉莉。彼时,陈成忠在正自家茶房里,手工窨制茉莉花茶,他说:“窨花的次数和‘看茶做茶’的细节,决定茶味的最终表现。”

“窨”,是指将茉莉花与绿茶坯充分拌和后,经由热水的不断的吐吸,花香开始一点点渗透进茶坯里,随之减少的,还有茶坯中苦涩的滋味。总之,茉莉花茶那种独特的气味里,藏着未被驯化的密码,千百年来,只与当地人谈说。

窨花的开始一般在夜里十点。老陈说,100斤茶,得用40斤花,拌匀后安静的搁置在竹匾上,让茶随着空气的进入,待到凌晨两点,用手翻动散热,为花纳凉。细心的呵护,随着晨光的徐徐,花香也渐渐散尽,剔除萎花,再由低温炭火烘干:花和茶的第一次“拜堂”,便在此刻完成。

在福州,最高级的花茶需要窨三到四次,更香者才会有五窨和六窨。可对于花茶香有着极致追求的老陈来说,不断提高茶的香气和口感,需要经由六窨、七窨甚至九窨,直到茶坯和鲜花一次次地换骨重生,也只有这样,饱满浓重的茉莉花香,才能拥有明净般的“冰糖甜”。入夜,泡上一壶,素雅微甜的茶汤里,会闻到初春的味道,如同儿时梦境甜蜜的芬芳。

茉莉花茶的魅力,就是借了茶的骨,重重凝练出极致纯净的花香,如果没有茶这个介质,用鲜茉莉花泡水,仍是云泥之别。好在有陈成忠这样茶人,在他不断追茶香路上,人跟茶,心境和手艺,有了某种联结,而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只有以某种同时并进的方式共存过,我们才不至于被摁进平淡的生活里。

这是鲜灵浓郁的花花世界

茉莉花茶,这种看似简单的茶,对我们来说其实并没有宏伟的格局,也不以永垂不朽为存在为目的,它的鲜活,就像我们的青春,越是鲜活,越能能开窍解郁。可对于老陈来说,50年如一日的日常,就是一杯茉莉的朴实,因为没有故意强求,所以自然相和。

而这也许就是茉莉花茶的独特之处,它不普世,也不昂贵,但它的鲜活,能让你更好地宽容这个世界,它的看似不实用,能让你更好地承受生活。

幸好人间有茉莉花茶,它鲜活的酷似青春的芬芳,让我们在如约而至的生活中,发现过往的岁月的清甜,也令每一个相聚亦或是独处的片刻,都明了茉莉花开,青春还在。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四川竹文化名片——江安竹簧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传承中华技艺  驿站
传承中华技艺
28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