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天井:重温徽州人家旧时光

走进静谧的古徽州,仰看峰头丛林滴翠,俯听涧底细语泉声,脚踏流金岁月蚀磨的石板,穿过似乎与世隔绝的小街,但见被岁月惦记的民居,虚掩在浓荫古树翠竹之中。若入高墙重门,穿过过厢堂道,你会轻轻地拾起阳光一片,被一页天井奇特的审美构架所折服,被明堂丰富的文化内涵所倾倒。

“有堂皆井”是徽派建筑的特色。在众多的徽州古屋祠堂中,天井作为徽派建筑最富个性,最为壮美的构件,充分显示了她艺术构思的奇巧精湛,视觉效果的优美耐看,文化蕴涵的深沉独道。山墙高筑,而中轴瓦檐四面八方跌落,精心构筑着室内“别有洞天”,仿佛能容纳整个大千世界;翘角走兽,深情地俯瞰着“方寸天地”,仿佛能够洞穿人世间纷杂而平常的一切。天井在远山近水的衬托下,在徽州通转楼中,显得那样平静,拾掇得那样得体,装扮得分外神秘。徽式民居天井,多横敞在堂前的下首与大门之间,布口方位宽窄不一,深浅位置可宽可窄,吞吐光线各有千秋。

徽州人在生存斗争中形成的理念,在宗族自治中凝固的伦理,在山水滋润中养成的习俗,渗透到生活的每一角落,也悄悄融进了天井的建筑实体。“家有天井一方,子子孙孙兴旺”。这成了徽州人的一种普遍的社会心态。在徽州风水理论中,水是“玉气”和“财富”象征。天井巧造“四水归堂”,寓意着暗室生财。锁型井底蓄水,是想锁扣住来之不易的财气。“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是封建商人哲学的直接表露,更是宗法思想在作怪。

天井文化,是贾而好儒徽商的一时灵感冲动?还是徽州黎民百姓的美好祈求?是一种人生觉悟的沉淀,还是审美情趣的巧妙运用?这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从建筑学上看,天井,大胆在内室空间上进行变形,进行突破,充分表现了徽州人祟尚自然,追求和谐,追求“天人合一”理念的勇气,又可以为楼阁、过厢、梁柱的木雕修饰,腾出一块用武空间。她将大自然嵌入院落,人们足不出户,即可将日月星辰尽收眼底,倍觉浑然一体,心旷而神怡。这是何等想象力,又是何等的心身享受啊。天井,也表达了徽州商绅们的慎独与隐逸的处世心态。高墙重门,似是看破风尘想与世绝缘;破口冲天,似又想突出苦海重围,能有作为;坐井观天,取无为而有为,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徽州人的这种矛盾叛逆心理,徽州人的聪明才气,在小巧的天井上,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徽州天井,是凝固的音乐,是一个美妙的音符。她传达的是徽州人的心弦振奋,如今,我们欣赏的仅仅是她的弦外之音。徽州天井,是浇注的雕塑,是用心血筑成的健美胴体。她传达的是徽骆驼的心怀荡坦,如今,我们羡慕的,仅仅是她表露的余泽。天井,是一种徽州人文现象,是用砖木垒砌的程朱理学。她累积的,是一种人生哲理、生活信念。如今我们思索的,更是她永恒不朽的执着精神。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化城市
285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