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的“少女心”

在历代诸多陶瓷作品中,有的以烧制技术著称,有些以创作题材闻名,还有个别作品是以其使用者的居住地或其所要期盼的吉祥寓意为名,令人为之称道。晚清时期烧造的“大雅斋”粉彩系列瓷器,便是其中著名一例。它的名字与一个特殊的人物有关,那就是清末同光年间独揽朝政大权,统治中国长达48年之久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

| 写意花鸟配俏皮粉彩 |

这种风格较为独特的晚清瓷器,其间常题写“大雅斋”三字,同时钤“天地一家春”椭圆形篆字红彩印,器物底部往往书红彩“永庆长春”楷款。而其在造型特征、装饰风格等方面,均与其他瓷器明显不同。这首先表现为色调浓艳,多以黄、绿、蓝、红、紫、藕荷色为地,并以珐琅彩料中的蓝、血、墨等色以及各色彩绘制纹饰,搭配出黄地墨彩、蓝地墨彩、紫地墨彩、绿地粉彩、黄地粉彩、藕荷地粉彩、蓝地粉彩等不同风格。

黄地浓艳 彰显皇室贵气

慈禧太后对花卉的特殊喜好在“大雅斋”瓷器装饰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皇家御用瓷器一改往日的龙凤题材,以各式花卉、禽鸟取而代之,气息隽雅,意境清新,纹饰描绘均为喜闻乐见、富有吉祥寓意的题材。以绣球花、藤萝花、葡萄纹和绶带鸟等新颖的题材入画,也是“大雅斋”瓷器特有的装饰。

光绪 黄釉墨彩花鸟纹长方花盆

以纹饰进行满密的表现手法,与晚清时期的其他瓷器风格迥然不同,颇有几分乾隆时期的华丽典雅韵味,显现出极致繁缛的皇家审美风格。其色地黑线双勾花的工艺手法颇有新意,勾勒出鸟语花香、万物有灵的世界,这种结合宫廷画师审美想象创造出的兼工带写的绘画风格,使“大雅斋”瓷器上装饰的复合主题极具象征意义,在“淡细匀柔俏”间呈现出女性柔美娇媚、清新淡雅的气质。

清光绪 黄地墨彩花蝶纹羹匙

而说到大雅斋瓷器的种类主要以日常实用器皿为主,从现有的材料看约略有:花盆、盆奁、鱼缸、盘、碟、高足碗、高足盘、高足碟、盒、渣斗、羹匙。所有这些器型,除渣斗外都存在有大小规格不同,同时又存在着形制的差异。此前说过慈禧太后十分喜爱花卉植物,所以带“大雅斋”铭的瓷器以花盆居多,综其可见有方花盆、八角花盆、双圆连体亚腰花盆、海棠瓣形花盆、圆花盆、扇形花盆方形花盆连体花盆、元宝式花盆、六角花盆等。且这些花盆大多有盆奁相托,托底的盆奁又可单独作水仙花盆使用。

清光绪 黄地粉彩花蝶纹花盆

| 烧造年代及款识规律 |

紫色富丽堂皇 更具雍容女性特质

在清代内务府广储司旧档记载中,同治十三年(1874年)清廷首次传旨给江西关监督事18种“大雅斋”瓷器花样,并统限于当年九月烧成进呈。但是由于生产时令的原因,这批诏令所生产的瓷器最后烧成并送交北京却是光绪元年(1875年)和二年(1876年)。如此,大雅斋瓷器的烧造时间就应该界定在光绪元年和二年。

清光绪 紫地粉彩折枝花鸟纹圆盆、奁

而统揽所有可见的大雅斋瓷器,能得出以下的规律性特征:

第一,所有这类器物的署款或铭记,即“永庆长春”款、“大雅斋”铭和“天地一家春”印记,均以矾红彩书成。

第二,就其书写位置来看,除盘、碟、高足盘、高足碟的“大雅斋”铭和“天地一家春”印书于盘、碟内面外,其余储器均书于外壁。

第三,在书写顺序上,应该是直接在白瓷上书“大雅斋”铭和“天地第一春”印记,后上低温彩釉,各器所见低温彩釉褐红彩铭记有明显的漏记痕迹。

清光绪 藕荷地粉彩花鸟纹圆盒

第四,除高足碗、高足盘、高足碟、花盆、鱼缸、盆奁类器的底部不书“永庆长春”款外,器底书“永庆长春”款是大雅斋瓷器的共同特征,但并不是所有书“永庆长春”的器物都书“大雅斋”和“天地一家春”款,如故宫旧藏的几件光绪“永庆长春”款粉彩花鸟蒜头瓶和光绪“永庆长春”款绿地粉彩草虫花卉瓶。

第五,篆体“天地一家春”5字的布局方式有两种,其一是“天”上“地”下,“一”与“家”连写居右,“春”居左,在“大雅斋”瓷器上这类布局者居多。其二是“天、地、一”3字居右,“家、春”2字居左。

| 太后雅瓷曾所用何处 |

关于大雅斋瓷器,有人推断是景德镇御窑厂专门为慈禧烧制的器物,如同署款“体和殿制”、“长春宫制”的器物一样,但大雅斋位于内廷何处却始终无法考证。

莲叶何田田 粉与绿的搭配 满满少女的清新

所幸清人吴士鉴的《清宫词》中曾提到一笔:“大雅斋中写折枝,丹青勾勒仿笙熙。江南供奉虽承旨,不及滇南女画师。”而诗后小注云:“内廷如意馆画工结苏州人,光绪间昆明缪素筠女史嘉惠工画花卉,承直二十余年。每当拈毫染翰,孝钦皇后并指示之,眷遇始终不衰。‘大雅斋’,孝钦自署斋名也。”这里的“孝钦”即指慈禧太后,而由此记载可知“大雅斋”是慈禧的斋堂室名,也就是慈禧写字画画的地方。

清光绪 白釉粉彩鹤莲纹高足碗

“雅”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具评价性的概念词,在先秦的古典中“雅”实则为“正”,“大雅”则是对才高德崇者的赞词。慈禧除了在政治上有“治国平天下”的野心,同时也注重精神世界的自我拓展,形成崇雅弃俗的审美取向,在诗词、歌赋、书法、绘画等方面都有涉及,兰德《慈禧外记》中评价她:“性耽文学,深于历史。”

清光绪 粉彩荷花鹭鸶纹碗

慈禧太后的画作见诸世者不少,其中多幅作品上钤有“大雅斋”和“天地一家春”章,其中“大雅斋”又常作引首章出现;在慈禧的私人印章中,也有多枚形状各异的“大雅斋”印和“天地一家春”印。这些都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大雅斋”是慈禧的私人堂款,在当年紫禁城内,也只有慈禧能为自己堂室起这样一个雅号。

就连蒂芙尼蓝 慈禧太后都赶上了fashion的尖端

“大雅斋”是慈禧的私人堂款,这一点已不容置疑,那么,“大雅斋”究竟位于宫中何处呢?1924年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后,清室善后委员会曾对当时宫内陈设原状以及所有的物品做过详细调查,在调查报告中没有提到何处为“大雅斋”,却在造办处内登记有一块“大雅斋”匾。

清光绪 绿地粉彩花鸟纹高足盘

清光绪 绿地墨彩花鸟纹奓斗

由此,可证实宫中确实存在过名为“大雅斋”的堂室,但由于当年因匾额破损曾拿到造办处修理,而后未能及时拿回原处悬挂,所以“大雅斋”的具体所存位置便无从找寻。而所钤椭圆形篆字红彩印“天地一家春”确实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它是园明圆内的一组建筑,相传慈禧初入宫时,曾随咸丰皇帝在圆明园内的“天地一家春”居住。

(来源:文藏)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物考古
25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