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立冬:冻笔新诗懒写, 寒炉美酒时温

2017-11-07 光明日报



冻笔新诗懒写,

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

恍疑雪满前村。


——李白《立冬》

立冬,冬三月之始,太阳黄经225度。《孝经纬》曰:“斗指乾,为立冬,冬者,终也,万物皆收藏也。”立,建始也,表示冬季自此开始。立冬的“冬”字同“终”,有万物收获、储藏之意,意指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此时,草木凋零、动物蛰伏,万物都趋于休止,开始养精蓄锐,为春季的勃发做储备。




水始冰。水面初凝,未至于坚也。地始冻。土气凝寒,未至于拆。


白居易《岁晚旅望》中写:“万物秋霜能坏色,四时冬日最凋年。”


冬日万物凋败,寒风劲、日照短,确实容易令人感怀,但以瞬时而息的角度来说,还是要抒怀,情绪安宁为宜。



立冬三候


立冬分三候:一候水始冰;二候地始冻;三候雉入大水为蜃。


一候“水始冰”,是说水从这时起,就会渐渐结冰,尤其是北方地区;


二候“地始冻”,再五日,气温降到零度,土地表层开始冻结;


三候“雉入大水为蜃”,其中雉指野鸡一类的大鸟,蜃为大蛤,三候时,野鸡一类的大鸟便不多见了,而海边却可以看到外壳与野鸡的线条及颜色相似的大蛤。所以古人认为雉到立冬后便变成大蛤了。





史话立冬


古时中国是农业国家,立冬就和二十四节气中的其他节气一样,反映气候变化及相应的物候情况,对农业生产有着切实的指导意义。“四立”,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因昭示不同的季节,尤为重要。

古代皇帝号称“天子”,不仅是一国的行政首脑,同时也身负沟通天、人的使命。所以,每当“四立”来临,传统上都要求天子率满朝文武,去郊外迎接。比如,立冬前三天,太史要禀告天子:今年某日某时立冬。于是,天子乃齐。齐,顾名思义,就是整齐。整齐的目的是为了让身心达到一种清洁虔敬的状态,为此要沐浴更衣、不饮酒、不食荤,更严格的,还要求不能同妻妾共寝。


到了立冬那一天,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冬于北郊。立冬是在北郊迎接,立春、立夏、立秋则是在东、西、南郊迎接。


立冬习俗

储菜



立冬之时老北京有“储菜”之俗。早年间冬季蔬菜的品种极少,所以多在立冬前后储存一些蔬菜,以备过冬。立冬储菜以大白菜为主,外加萝卜、倭瓜、土豆、冬瓜、大葱等,每家少则存上二三百斤,人口多的甚至存有上千斤。那时节,每天一大早儿就有人到菜市上排队买大白菜,还有大户人家雇马车、驴车到郊外采购大白菜的,一时间人来车往好不热闹,成为初冬时节京城一景。新买的大白菜一般要先放在朝阳的地方晾几天,然后再整齐地码放在房檐下,苫好草帘子。要是院子里宽敞,还可以挖个菜窖,那样储藏的效果更好。



吃饺子



立冬吃饺子主要是取其谐音——“交子”,因立冬是秋冬之交。大年三十是旧年和新年之交,立冬是秋冬季节之交,故“交”子之时的饺子不能不吃。现在的人们已经逐渐恢复了这一古老习俗,立冬之日,各式各样的饺子卖得很火。



游泳



现在有些地方庆祝立冬的方式现在也有了创新,在黑龙江哈尔滨、河南商丘、江西宜春、湖北武汉等地立冬之日,冬泳爱好者们就曾用冬泳这种方式迎接冬天的到来。冬泳无论在北方还是南方,是冬季人们喜爱的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



食补



立冬后,就意味着今年的冬季正式来临。草木凋零,蛰虫休眠,人类虽没有冬眠之说,但民间却有立冬补冬的习俗。北方立冬习俗典型代表是饺子,而南方立冬大都以肉类为补,如羊肉、牛肉、海鲜等等。



新闻随笔


立冬,感受大道至简

作者:徐兆寿


小时候,有一件事始终困扰着笔者。一到冬天,便到处去找苍蝇、蚊子。它们曾经是整个夏天的苦恼。它们到底去哪儿了呢?怎么忽然间不见了?许多年之后,当笔者的女儿也一样在好奇地寻找时,才知道人类的远祖也曾在童年好奇地寻找过生命的奇迹。当然,我们很快也从书本中得知,一些昆虫死去了,一些动物冬眠了,一些飞禽去了温暖的南方。这一切,都是因为冬天的到来。


对于以农耕文化为全部生命哲学的中国古代先祖来说,立冬是一个大节。这一天是要祭祀的,古往今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像我们一样,对天气和大地如此敏感如此敬畏且如此充满情感。我们从天地的变化中懂得天地的法则,把它叫作天道。


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便知道:


当春天来临,万物兴作,而百毒也蠢蠢欲动。这是阳气升举的时期,一切都欣欣向荣,但危害也正在来临。夏天到来,百草丰茂,而大火也开始炙烤生灵。阳气过于旺盛,大地因此而干旱,生命便凋零。但物极必反,夏至之后,阳气开始衰减。于是,秋日至,生命成熟,大地一片丰收,但阴气上升,秋水也开始漫漶为害……突然间,冬天已至,它以无情无义和不可思议的方式结束了一切。秋水停,天地静,人心正。这便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法则,这便是大道至简。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家园和基因烙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亦是以这般百折不挠、延绵不绝的旺盛生命力,海纳百川、多元共生的谦和包容性,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中。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是对传统文化的又一次提振。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父亲总是说,哪一年等你们长大,有钱了,请南乡里的“瞎贤”来唱几天几夜的曲儿。在笔者老家凉州,几百年来流行一种叫贤孝的行吟文化。那些天生的盲人早早地被送到城南的张义乡,学唱贤孝,所以被称为“瞎贤”。当秋收之后,冬日来临,人们开始闲下来时,那些年老的“瞎贤”便领着小“瞎贤”到城北的乡村去唱贤孝。他们虽然是盲人,但很受人尊重。他们唱的都是古代英雄贤士、烈女孝子的故事,宣传惩恶扬善、孝老爱亲的精神,故名为贤孝。在一些冬夜,笔者曾看见一屋子的人或挤在温暖的炕上,或围在火炉旁,听他们唱着包公如何主持正义、为民除害的故事。那些故事是那样迷人,令人怀念。在没有电视和网络的时代,它充当了文化的教化者。



父亲的愿望笔者一直记得,小时候便暗暗发誓,一定请来南乡里的“瞎贤”唱它个三天三夜。但后来我们兄弟都出来读书了,且南乡里的“瞎贤”越来越少,再后来,笔者很少在冬日有那么多的时间闲居在家里。随着电视、网络的流行和城市化的进程,“瞎贤”不再被人推崇。


现在,冬天的时候,年迈的父母被我们接到了城里住,但父亲一直还念叨着请“瞎贤”唱贤孝的事。笔者知道很难完成他的愿望了。不是我们没钱,而是过去的冬天,正是一年里接受教化的时候,是物质丰收后享受精神生活的时候。但现在的乡村里,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似乎没有人接受古老的教化了。


贤孝也许是我们那几代人的教化梦,是信息相对封闭时期古典传统的继承。现在,电视、电影、网络以及游戏是年青一代接受教化的方式。贤孝也许真的遇到了它的冬天。但笔者仍然在想,难道传统的一切真的要消失了吗?当然不,那些故事,那些精神是永恒的。我们依然需要它们。只是它们需要创新。比如,把贤孝的故事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甚至游戏,让它们生活在城市。


现在,传统文化正在复兴,贤孝也正等着一次创新后的复兴。那样宁静的冬夜,听着“瞎贤”唱着贤孝的冬夜多么令人怀念。



内容来源:“新华网”微信公众号、《光明日报》11月7日(徐兆寿《立冬,感受大道至简》)

图片来自网络

本期编辑:张永群、刘嘉丽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旧邦新命
11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