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寧鄉潘氏-昏禮

昏禮
謂之昏者,娶妻之禮,以為期,因名。必以昏者,取陽往陰來之義。
男子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年十四至二十,(古者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今並從司馬温公議。)身及主昏者無期以喪乃可成昏。必先使媒氏通言,俟女氏許之,然後納采。(宗子自昏,則以族人之長為主。)


納采
納其采擇之禮,即俗所謂言定也。主人具書,夙興,以告祠堂,乃使子弟為使者如女氏。(按《儀禮》用賓,《家禮》本温公《書儀》,用子弟為使者,或恐非敵)。
賓至,(至女家門外,媒入告主人。執事者陳禮物、書函置棹上。)主人出迎賓,揖賓請行。(凡三。主由東階,賓西階)。升堂,揖,平身。陳書幣。各就坐,奉茶。賓興,(主人亦興,)進書。主人受書,鞠躬,拜、(北向。)興,(凡二)。平身。(賓避席屏立,不敢受)。
請賓就次,遂奉書以告於祠堂,乃出見賓。各就位,(主賓東西對坐)。以復書授使者。主人曰:“敢備薄禮,請醴從者。”賓曰:“敢辭。”主人固請,賓曰:“敢不從命。”鞠躬,拜、興,(凡二)。平身。(賓主交拜)。各就位,主人獻酒,賓酢酒,請升席。
執事者行酒,進馔,奉幣。賓謝,拜、興,(凡二)。平身。(主人答拜)。送賓,揖,平身。
使者復命婿氏,主人復以告於祠堂。
幣用色絹,或用釵釧、羊酒、果實之屬,各從俗。具書,主人以書告於祠堂,遣使者如女氏。女氏出見使者。女氏遂奉書以告於祠堂。女氏受書,復禮賓。使者復命婿氏,主人復以告於祠堂。(儀節俱與納釆同)。

請期
六禮,《家禮》各去问名、納吉、請期,然請期一節有可去者,今依後賢補入。具書,主人以書告於祠堂,遣使如女氏。女氏受書,復書,禮賓。(儀節具與前同)。

親迎
前期一日,女氏使人張陳其婿之室。(俗謂之鋪房,即毡褥、帳幔之類)。厥明,婿家設位於室中,女家設坎於外。
初昏,婿盛服,主人告於祠堂,遂醮其子,而命之迎。(先以桌子盛酒注、盤盞于堂上。主人設坐,南向。設婿席于東,西向。擇子弟習禮者一人為贊)。父升坐,婿就位,贊者酌酒。婿鞠躬,拜、興,平身。升醮席,(西向)。跪,受酒,祭酒,(傾少許于地)。興。退就席末,跪,碎酒,(略飲少許)。興。降席,鞠躬,拜、興,(凡二)。平身。詣父座前,(北向)。跪,聽訓戒。父曰:“往迎爾相,承我宗事。勉率以敬,若則有常。”婿答曰:“諾,惟恐不堪,不敢忘命。”俯伏,興,拜、興,(凡二)。平身。
婿出,乘馬至女家,俟於坎。
女家主人告於祠堂,遂醮其女而命之。(設父母坐于廳中,南面。女席于廳之東,西向。擇乳母、老女僕一人為姆,又擇侍女一人為贊者)。父母升座。辭父母,拜、興。(凡四)。辭親屬,拜、興。(凡四)。行醮禮,女就席,(北向)。贊者酌酒,拜、興,(凡四)。升席,跪,受酒,祭酒,碎酒,(以酒略沾唇)。拜、興。(凡四)。父命曰:“戒之敬之,夙夜毋違爾舅姑之命。”母命曰:“勉之敬之,夙夜毋違爾閨門之禮。”諸母命之曰:“謹聽爾父母之言。”
主人出迎婿。(婿入)。奠鴈。(主人盛服,迎婿于門外,揖讓以入,婿執鴈以從至廳。主人升自阼階,西向。婿升自西階,北向,跪,置鴈于地。主人侍者受之。婿俛伏,興,再拜。主人不答)。
姆奉女出,登車。(姆奉女蒙頭出中門。婿揖之,降自西階。婿遂出,女從之。婿舉轎簾以俟,姆辭曰:“未教不足典爲禮也。”女乃登車)。
婿乘馬,先婦車至其家,導婦以入。(婿至家,立廳事,俟婦下車,揖之,導以入)。婿婦交拜,(婦從者布婿席于東,婿從者布婦席于西。婿盥于南,婦從者沃之進帕。婿揖婦就席。婦就拜,婿答拜)。就坐。舉馔案進酒,祭酒,舉飲,合卺。(以兩卺杯斟酒,合和以進)。飲訖,交拜。徹馔案,各就席,拜、興。(凡二)。禮畢。
飯餘,復入,脱服,燭出。主人禮賓。(男賓外廳,女賓中堂)。
婦見舅姑:明日夙興,婦見於舅姑,舅姑禮之。(如父母醮婦之儀。《禮》:明日見舅。今或即日行之。《禮》無子父同見廟、同見舅姑,今俱從俗亦可)。婦見於諸尊長。若家婦則馈於舅姑,舅姑饗之。(如禮婦之儀)。
廟見:三日,主人以婦見於祠堂。(跪,告辭曰:“某之子某,以本日成婚,新婦某氏敢見。”餘如常儀)。明日婿往見婦之父母,次見父黨諸親。
昏禮論
古禮《昏義》:納采、納吉、 納微、問名、請期、親迎,此六禮之目也。《禮經 疏》曰:納采,納鴈以爲采擇之始也。問名,問女之母名氏也。納吉,得吉卜而納之也。請期,請昏姻之期日也。親迎,親迎至家成禮也。宋朱子纂修《家禮》,制從簡便,止存納采、納幣、親迎三禮,以問名、納吉即於納幣舉行。然請期一禮,或難盡畧,後儒增入可矣。吾鄉昏禮猶有存者,其所謂納采,即今之下定也,納幣即今之過聘也,請期即今之報日也。然媒妁之禮雖通,而告廟之禮未舉;合卺之禮雖行,而醮命之禮少設。廟見不行於三日,樂音徧達於聽聞,其間節目之細,有不中於禮者多矣。有志師古者,采而行之,酌古今之宜,以重兩姓之好,其爲禮斯得耳。
《記》曰:婦順備而後内和理,内和理而後家可長久。是以昏禮者禮之本,所以上事宗廟,下繼後世也,又烏可不重哉。乃若禮之有親迎也,由來舊矣。文定厥詳,親迎於渭,是世子而親迎也。韓侯迎止於蹶之里,是諸侯而親迎也。夫子之對哀公曰:大婚既至,冕而親迎。敬之至也。春秋以來,故典闕如,是故紀履綸逆女有書,送女於讙有書,遂有婦姜至有書,聖人莫不明著於經,爲後世戒。
《傅》曰:昏姻之禮廢,於是有父母兄弟越境而送其女者。而吾鄉之俗,且送之婿門矣。此尤陋習之亟宜革者也。嗚呼,親迎之廢久矣。創而舉之,疑駭俗聞,非甚豪傑其能特立以範俗哉。乃若近世議昏之家,尤有可言者。司馬温公曰:凡議昏姻,當先察其婿與婦之性行、家法,苟慕一时之富貴而娶之,彼挾其富貴,鮮不輕其夫而傲其舅姑,養成驕妬,異日爲患。借使因婦財以致富,依埽勢以致貴,苟有丈夫志氣者能無愧焉。又曰:世俗於襁褓童幼之時即許爲昏,亦有指腹爲昏者,及其既長,或不肖,或有惡疾,或家貧,或遠宦,遂致棄信負約,有速獄致訟者矣。
邇者世風日靡,往往有此,用錄此二條,以爲族箴,亦齊家之始道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礼仪及民俗
96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