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听懂,这一首唱了千年的词

  与 有 琴 人  

  做 有 趣 事  





春日里的秋千旁,甄嬛箫声刚落,闻声而来的雍正如是问道。


姜夔这首《杏花天影》,读过的人不少,但对于曲调的记忆,恐怕还是《甄嬛传》里的这场初遇。


词本就是应乐而生,姜夔《白石道人歌曲》收录的词作中,有十七首标注了曲谱,十四首都是姜夔自创曲调的自度曲,《杏花天影》是其中之一。


从南宋到如今,不小心就被唱了千年。




记得第一次坐在剧场里听排成了琴歌的《杏花天影》,也是春日。琴与箫徐徐而起,歌者一身红衣。耳朵和眼睛都有那么些惊艳。


绿丝低拂鸳鸯浦。想桃叶、当时唤渡。

又将愁眼与春风,待去。

倚兰桡、更少驻。  


金陵路、莺吟燕舞。

算潮水、知人最苦。

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更移舟、向甚处?


——《杏花天影》南宋 姜夔


△ 《杏花天影》剧照 人声 / 常译平


姜夔这个人,看起来生得不易。


出生在南宋绍兴年间,正是皇帝被人金人追得四处逃窜的时候。逢着乱世又年少丧父。从未入仕的姜夔一生清贫,以至于连死后下葬的费用也是朋友们凑的。


这阙《杏花天影》,“绿丝低拂鸳鸯浦”明明确确是在写景怀人,下片“满汀芳草不成归”又让人觉得犹似暗喻家国之恨。


脑子里想着这些,沉了气去听,却没有歌词里的那般愁苦。关于这一点,分别从三位演奏、演唱者处,得到了印证。



“开始,打动我的,只是歌词部分。”


古琴的演奏者李璇,谈及《杏花天影》的打谱时,这样说道:“但是渐渐地,你的表达绝不会止于词句的原意之中。”


 △ 《杏花天影》 古琴 / 李璇


而箫,应该是整首曲目里最为自由的存在—— 每次都不一样。箫的吹奏者小冈总会在演奏中即兴营造出某种意境。


“我希望听众,可以忽略掉歌词的意义。”


歌者常译平的表述则更为直接。作为一个惯于用文字符号来传达信息的人,我一时不能理解她的用意。


“开始,我也想要还原词里面的画面和情绪。”


常译平向我说起她曾为了唱出词中的意象,将《杏花天影》的每一句都画成小景,对着歌唱。努力调用自己的情感,唱出词中人的愁绪。


“但是,如果台下的观众并不懂你歌词的语言呢?”


这首曲子的首演,是钧天云和乐团在以色列的演出。音乐是舞台上下唯一的语言。作为每场演出的开场曲目,《杏花天影》承担着将观众带入意境的重要作用,台上的演奏者们开始重新思考这首曲子所应该传达的讯息。


△  以色列《杏花天影》演出剧照


“不表达歌词的歌声该表达些什么?”

“表达声音本身。”


在这首《杏花天影》里,人声是和琴箫等同的第三种乐器。



台上的三种声音各自沉浸,又相互牵扯。古琴就像是箫与人声之间的纽带,依着既有的曲调,在箫声的感发之下,汲取灵感。


“但是,一定要在原曲的基础上进行阐发。”古琴演奏者李璇强调着。


这像是一条一以贯之的准则,一如钧天云和所排演的这首《杏花天影》,是一首从南宋走来的古老的乐曲,却也是如此新鲜而富有生命力的作品。不仅在于这是现代琴歌的新鲜形式,也在于演奏者每一次的即兴创作,为琴歌也为词乐这些看似遥远的东西,在当代铺开了新的道路。


这条道路永远不止于当下。


就在近两场“乘物游心”钧天云和古琴音乐会的巡演当中,《杏花天影》又加入了创新的元素——男声。舞台上的人声四仰,一袭长衫漫卷诗书,将词的小序娓娓道来。像一个置身事外的叙述者,给乐曲增添了更多的代入感,和故事性。


△ (左) 人声 / 四仰 (右) 箫 / 小冈



能否从音乐里知道演奏者究竟传达了什么,似乎成为自古以来以伯牙子期为代表的,对知音的判标准。也成了大多数听众都关心的事情。


人们可能会为了赏析一首宋词,去准备作者的生平资料,可是当演唱者与所有演奏者都不执着于歌词的意义,观众还应该为了这首歌准备些什么?


“想象力。”


这是小冈给出的答案。他说:


“想象,一种直觉的感受力,这是聆听东方音乐所必需的。”


△  《杏花天影》 箫 / 小冈


“不管我演奏的是什么,你都可能会听到天空、海洋、或是某种独特的意境。这与每个人不同的际遇息息相关。”


好的受众,愿意从一个艺术作品中欣赏到多面的美感。而越是好的作品,才愈加能够给受众带来更丰富的审美可能。


这也正是钧天云和一直以来都在坚持创新的动力所在。不仅仅是对琴歌内容的创新排演,还有将古琴与大提琴、小提琴、太极、人声讲述乃至吉他相互碰撞的跨界尝试,这些都是古琴标记在当代的生命符号。


符号,从被解读的一刻起,才产生美。


古琴就在那里,用一首歌的时间,等待某种被赋予解读的相遇。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钧天坊
1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