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传统文化内含着“轴心文明”的不朽精神基因

编者按

9月23日―24日,由东方生命研究院主办的2017第二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在安徽合肥顺利召开。 

围绕“继往开来探究古今圣学,开拓创新奠基生命文明”的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实修者就“文化自信命题下如何复兴优秀传统文化”展开学术讨论。 

南开大学哲学院副教授朱鲁子先生出席论坛并接受论坛宣传部工作人员的采访。现将采访发言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刘谊:朱教授,您好!您认为“轴心时代”创造的文明成果何以能传承至今?


朱鲁子:一种文明能不能传承下来,主要由两个原因决定。一个是社会性的外因,主要看有没有形成良好的组织结构即教育,特别是传承人;一个是内因,主要看这种文明是不是已经成熟,成熟到不可摧毁的程度。轴心文明,恰恰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从外因方面说,诸轴心文明都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教育机构,如印度的佛教僧侣团队,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学园,希伯来的宗教文化传统,中国的儒家、道家教育自不必说。关键是内因,它才是决定性的。


看轴心文明是否成熟,必须有一个客观的尺度,就是说必须考察它的创造者的资质。恰恰是在这一点上,轴心文明是其他如古埃及文明、玛雅文明等不可比拟的。用苏格拉底的话说,就是他们都“知道自己无知”(破“知障”);用佛教寓言说,就是他们都从“盲人摸象”中走出来即“开悟”了;用孔子的话说,就是他们都“不惑”了;用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的话说,就是轴心时代首次出现了“哲学家”;用我在《精神青春期——开悟,创造,不朽》一书中的概念来说,就是轴心时代的思想家们都达到了“精神青春期”,都拥有了精神上生儿育女的能力。这可不得了!——拥有了“精神青春期”的个体都自觉到自己冥冥中负有一种“天命”——把他们生产、创造出来的精神生命的DNA传播下去,生生不息,直至永远。



刘谊:东西方都有“轴心时代”传承至今的文明成果,为什么却说19世纪看英国,20世纪看美国,21世纪看中国,人类未来的希望在东方?


朱鲁子:轴心文明一经创造,就不可毁灭,但却可能被遮蔽。每一个轴心区的文明都是从属于它所在的具体社会形态的。公元前200年之后,诸轴心区普遍出现了“社会学”的情境——大一统的社会政治组织结构如印度的阿育王时代、古希腊罗马帝国、中国的秦大一统,一句话,诞生于“礼崩乐坏”背景下的轴心文明,普遍失去了它赖以生存的“自由”的土壤——“国家不幸诗人幸”。如是,则诸轴心文明都“不幸”了。


时来运转,轴心文明在沉寂了一千多年后的西欧,首先复活。其标志就是14世纪首发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这次“文艺复兴”一开始是反宗教神学的,倡导导世俗艺术的,复兴古希腊哲学的。“文艺复兴”成为“运动”,在欧洲遍地开花,使得近代欧洲文化各个方面都璀璨夺目。其最积极的后果,是它造成了一个与现代文明息息相关的首发于18世纪英国的“科技革命”。科技革命,直接把英国推向了世界的中心——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


世界第一的英国,开始全球性的“殖民”是必然的。最成功的,不是对印度的殖民,更不是对中国的殖民,而是“美国的诞生”。美国,成为20世纪的世界霸主,不过是欧洲近代科技文明的代表——英国的继续罢了。


支撑英国和美国在19世纪和20世纪成为世界历史民族领头羊的关键因素,是轴心文明在欧洲的复活。根据雅斯贝尔斯等人和我的研究,轴心文明的最大特征之一便是“交流”。而这次首发于西方的以“文艺复兴”为名的轴心文明,却主要是以“基督教文化”为中心的,它整体上是无视印度内省自了文明和中国成圣文明的。这个缺陷是不可弥补的,它注定了西方文明走不远——当代的世界乱象即是证明。


至于21世纪是否“看中国”,取决于两个条件。一个是中国的物质层面的综合国力特别是教育是否跃居世界前列——这几乎已成事实,另一个关键的条件是“人”的问题——这个目前尚不明了。


我们只有证明了在21世纪中国“人”中有人确确实实地出现了质的变化——精神层面的飞跃,这个命题才能成立。


那么,2017年的今天就是21世纪!我们中国“人”中有没有出现“质”的飞跃者?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尽管我的了解有限。


用我的“精神青春期”尺度来衡量,东方生命研究院创始人潘麟先生,就是中国人中首先完成了这种“飞跃”的一类人。他的特殊的生命经历——16岁辍学(——逃离了学校教育,自觉地走上了类似于孔子那样的“十五而志于学”的“成圣”之路——这个最最关键,暗合《黄帝内经》的天癸理论),和之后自觉的修行践履,使他的精神生命成熟到了“精神青春期”的高度(——这由他自身的情况及生命科学系列的创造性的著作为证)。当然,可以想见,在我们中国大地上,应该还存在或正在生成类似潘麟先生这样的成就者。当然,我自己也不谦虚:我的“精神青春期”理论,就是为这样的人的普遍诞生而准备的。如是,则21世纪,舍我其谁?!



刘谊:您认为造成“轴心时代”遗憾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


朱鲁子:如前所说,当时的社会状况发生了巨变——大一统,使得轴心文明丧失了存活的土壤——自由,从而没有普及到大众;轴心文明所形成的理论概念尚未进行最充分广泛的“交流”,从而没有把“砖”“烧透”,没有结晶出真正的“金刚石”,尚停留在“定性化”阶段,而没有达到“定量化”即“科学”的高度,从而使得轴心文明“经典”被后世误解、曲解,光芒被遮蔽。这样一来,轴心文明的“成圣”“成佛”即“成人”之路——“道”,只能靠师父与弟子之间的口耳相传耳提面命,而不能普及,仅能“延续香火”不使之断绝罢了。


刘谊:对于您刚才的回应,我有一点点不成熟的思考。我的结论是:当时的文明成果多是以宗教文明的形式存在,儒家超越了各种宗教和意识形态,有着普世的价值观及生命证悟的方法和途径,但是实行很难。为此,我们呼唤超越一切意识形态而又大道至简的生命证悟方法。您提出的“精神青春期”概念及其路径和方法何以能解决这个遗憾?每一个人的“开悟”都不能脱离他所处的文明而独自开悟。对于您说的“开悟”,我们的传统文化有着怎样的支持或影响?


朱鲁子:“精神青春期”概念等同于又异于轴心文明的“开悟”概念,可以说,它把轴心文明的“开悟”概念由“定性化”推向了“定量化”即“科学”的高度。这样的结果,就使得人的“开悟”可以变成一个“工业化”的过程。


我们的传统文化,珍贵异常,我比喻为“母乳”,因为它内含着“轴心文明”的不朽精神基因。它对于人的精神生命的成长的意义可想而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传统文化被普遍地遮蔽,被曲解和误解了。如果我们能够通过科学的诠释和解读,把被轴心时代以降,蒙在它之上的污垢洗净,则获得这样的文化哺育的中国人,再加入“洋奶粉”——西方文明的助力,并按照“精神青春期”理论所提供的科学路径,加之潘麟先生所提供的科学的修行方法,那么,个体普遍地在某个时段里“开悟”即达成“精神青春期”,从而成为有精神创造力的,而非如当下这样普遍仅仅是些可怜的传宗接代的动物性的人,就是完全可能的。


刘谊:“新轴心时代”,即绝大多数人觉悟觉醒的时代,潘麟先生发出的中国声音和中国方案是:生命科学的普及。对此,您如何评价?


朱鲁子:“春江水暖鸭先知”。潘麟先生最先发出如此的呼唤并提出具体的方案,在我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是有大担当的圣贤气象。


生命科学的资源和主体在东方,这是不言而喻的。我认为,在当代,生命科学也应该积极吸收西方心理学、灵魂学、精神分析理论甚至现代医学等积极成果,唯其如此,才能成为普适于全人类的一门独一无二的最前沿的科学。


我希望潘麟先生对生命奥秘的证悟,能够尽快地推广于人间,普惠众生。自然科学的发展,也为这样的推广创造了条件。我对潘麟先生怀有大期待和高度认同,愿与他“共建巴别塔”,为人类整体的飞跃打造一个永不坍塌的公共平台。



刘谊:谢谢朱教授。最后,请您谈谈对这次论坛的建议或期待吧。


朱鲁子:潘麟先生主持的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是应新的第二轴心时代的呼唤和要求而必然在东方的中国诞生的一个跨文化的具有全人类意义的精神文化交流道场。论坛的目的在于“求其友声”,达成共识。


去年的第一届我没有参加。从我今年参加的第二届论坛所取得的不二成就来看,与我所了解的以往国内举办的泛滥成灾的所谓“学术会议”相比,可谓天壤之别。不客气地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高端学术会议。因为,它总体上达成了“求其友声”的初衷,建构了一个交流和传播生命与国学思想的广泛的共识平台。


刘谊:感谢朱教授接受我们的访谈,感谢您直率真诚的交流。复兴传统文化,弘扬生命科学,我们一路同行。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生命与国学”头条号



关联阅读

嘉宾发言|朱鲁子:“精神青春期”概念与轴心时代 (文章发布于:今日头条“生命与国学”头条号)


2017年第二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 宣传片 https://sns.91ddcc.com/t/149725


2017第二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在安徽合肥顺利召开 https://sns.91ddcc.com/t/152374


潘麟先生:从人体科学到生命科学(一)https://sns.91ddcc.com/t/152440


潘麟先生:从人体科学到生命科学(二)https://sns.91ddcc.com/t/152441


儒学的内养与外达——柳河东教授采访记 https://sns.91ddcc.com/t/152606


美学研究与国学弘扬之关系——宛小平教授采访记 https://sns.91ddcc.com/t/152731


嘉宾访谈:中国人的生命教育必须回到中国传统文化 https://sns.91ddcc.com/t/152733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