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院介绍(一)苏州紫阳书院




作者:林存阳

清代学术,以整理和总结中国数千年学术为其特征,而最能体现此一历史特征者,则为乾嘉学派与乾嘉学术。如同中国学术史上的众多学术流派和不同历史时段的学术形态一样,乾嘉学派与乾嘉学术也经历了一个形成、发展、总结、嬗变的演进过程。[①]在此过程中,书院特别是设于省会的大书院,于人材之乐育、学风之扬励,起到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而院长及肄业士子的为学取向,更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一时学术趋势。钱大昕肄业及掌教的苏州府紫阳书院,即是乾嘉时期经史考证学风,由兴起到主流地位确立演进历程的一种体现。

苏州紫阳书院的创立与发展

清政权入据中原以来,随着其统治的日益巩固,统治者在艰难的文化抉择中,逐渐确立起“崇儒重道”的为治方针。清廷对儒家传统文化的认同,以及对朱熹理学正统地位的张扬,昭示出一代王朝的政治文化意向。与此意向相应,清廷不惟恢复了相沿已久的科举取士制度,且于京师之国子监,地方之府州县官学,亦颇能更张。然鉴于明中后期书院讲会议政对政治所产生的影响,清廷于书院的发展,则采取了相当保守的思路。大体而言,“清初至雍正中采取限制与笼络并行的政策,此后则推行发展与加强控制相结合的政策”[②]。

书院遭到限制,乃缘于顺治九年(1652)世祖所颁的一道上谕。其言曰:“各提学官督率教官、生儒,务将平日所习经书义理,着实讲求,躬行实践。不许别创书院,群居徒党,及号召地方游食无行之徒,空谈废业。”[③]自此以后,书院的发展遂陷入沉寂状态。但随着官学教育的僵化,以及科举取士种种弊端的呈露,清廷对书院教育相对灵活性的优势,逐渐有所关注。顺治十四年(1657),偏沅巡抚袁廓宇疏请修复衡阳石鼓书院,得到应允。[④]至此,“不许别创书院”的规定开始松动,承此时势,各地书院陆续兴复起来。此后,清圣祖之赐额“学达性天”于白鹿、岳麓及徽州紫阳书院,“学宗洙泗”于济南省城书院,“学道还淳”于苏州紫阳书院,[⑤]更对书院在教育系统中的地位,予以了进一步的肯定。

苏州紫阳书院之建立及发展,即是因清廷对书院态度的转变而兴起的。按苏州向无书院,至张伯行巡抚江苏时,方于此地创建紫阳书院。张伯行(1651-1725),字孝先,号恕斋,晚号敬庵,河南仪封人。其为学宗尚朱子理学,历官所至,颇能以兴学育才为己任,而皆以理学化导士子。当是时,朝廷又加意于理学,而康熙五十一年(1712)升朱子十哲之次,五十二年(1713)《御纂朱子全书》告成暨次年颁行,理学之政治地位愈益巩固。承此形势,康熙五十二年(1713)冬十一月,时任江苏巡抚的张伯行,鉴于“时来学者众”,遂“命于沧浪亭读书,地窄不能容,乃于府学东建紫阳书院。拆吴江淫僧水北庵材木以供用,又藉其田三百余亩以为诸生膏火资”[⑥]。至翌年三月,紫阳书院落成。其规制,“前堂设朱子神位,中建讲堂,后建大楼,两旁建书舍”。而聘“崇明县教谕郭正宗、吴江县教谕夏声董其事”。一时士子,为之鼓舞。风气既张,不独江南人士,即浙江、福建、江西、山东等地学子,亦“多有负笈来者”,“生舍至不能容”。张伯行欲再加增广,而未果。[⑦]

紫阳书院建成后,张伯行尝为文以志其缘起,并阐发建紫阳书院的用意所在。其言曰:

今天子重道崇儒,已升位于十哲之列,复颁集于各学之中,令诸生诵习惟勤,俾

万世咸遵实学。道既高而且美,教已遍而弥长,真可为吾道干城,洵足称人伦师表。……

将见三吴士子来肄业者,皆恂恂执玉之容;四海儒生愿追随者,懍抑抑循墙之诫。庶

乎道明德立,操修罔间,晨昏致知,力行践履,无虚岁月。自是居仁由义,于以见斯

道之大行,从兹希圣希贤,方不失吾儒之正脉。幸成规之尚在,瞻遗范之犹存。[⑧]

又曰:

窃念服膺于朱子之教有年,稍能窥学问之大概,今为诸士子陈之。昔吾夫子设教

洙泗,及门之士至三千有余,而惟颜曾为入室,其余虽各有所造就,而不无偏全之别。

及至后世,尊德性,道问学,分门立户,几成聚讼。朱子之道,迭明迭晦,于五百年

之间,迄未有定论。惟我皇上学术渊深,躬行心得,默契虞廷十六字真传,独深信朱

子所云,居敬以立其本,穷理以致其知,返躬以践其实。其道大中至正而无所于偏,

纯粹以精而无所于杂。钦定紫阳《全书》,以教天下万世,其论遂归于一。始知学者之

所以为学,与教者之所以为教,当以紫阳为宗,而俗学异学,有不得而参焉者矣。不

佞乐与多士恪遵圣教,讲明朱子之道而身体之。爰建紫阳书院,……诸士子可以朝斯

夕斯,若工人之居肆以成其器矣。夫所谓道者,在人伦日用之间,体之以心,践之以

身,蕴之为德行,发之为事业,非徒以为工文辞取科第之资已也。诸士子勉旃,勿务

华而离其实,亦勿求精而入于虚,他日学成名立,出而大有为于天下,庶无负不佞养

贤报国之志云。[⑨]

其以朱子理学为归的思想取向,即此可观其大概。

而更可注意的是,张伯行鉴于“近日士尚浮华,人鲜实学,朝夕揣摩,不过为猎取科名计,于身心性命家国天下之大,茫乎概未有得”的为学弊病,为使有志之士讲求正学,遂师宋胡瑗先生以经义、治事为教之意而增益之,立为课程八则。其大意谓:士子当致力于《四书》、《五经》,以体悟内圣外王之道;明道统以程朱理学为归,而辟陆王心学之弊;互相讲论,虚心质证,以免独学无友之隘;深究用世之道,淹贯博通,以裨实用;讲明心得,羽翼经传;勤作札记,以资省览;专心读书,勿耽游乐;励志立品,严加检束。[⑩]以上诸端,乃其大纲。至若读书日程,张伯行更从经书发明、读史论断、古今文、杂著四个方面,予以详悉阐发。在他看来,“人生一日不读书,与读书而无法程,虽勤惰不同,其为失则均也。……夫夜以继日者,周公之勤也;不寝忘食者,尼父之敏也;分治事与穷经者,苏湖之教也。诗书濯其灵腑,史籍长其精神,文章抒其见识,又学者无穷之乐也。慵废荒经,不学墙面,玩愒既久,岁月坐消,纵桑榆思奋,而羲御已驰。匪惟余身之是忧,亦二三子之所羞也”[11]。张伯行之立学规模,即此可谓详而且备。于此,杭世骏尝有“讲贯课士之法,略与闽同,士风丕变,敛华就实”[12]之评,洵为知言。而清圣祖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之颁“学道还淳”匾额于紫阳书院,更可见其与时消息之意义。

继张伯行之后,鄂尔泰于雍正元年(1723)任江苏布政使时,对紫阳书院又加整葺,以储人才。[13]鄂容安记其事曰:“吴地旧有紫阳书院,公乃重加整葺。访有紫阳后裔、退老词林朱公讳启昆者,延为馆师,而以所取诸生读书其中。馆师则隆其礼币,诸生则厚给膏火。戒之曰:‘书院所以为国储材也,慎旃勿忘。’”[14]鄂尔泰又于张伯行所建春风堂之后,更道山之亭为春风亭,将增屋数十间,集南邦人士诵读其中,屋尚未成,而来学者已踵相接矣。其后,鄂尔泰“每会课于紫阳书院之春风亭,与贤卿名士互相唱和,时集数十百人;而四方从游,公余少暇,辄与论经史,谈经济,多前贤所未发,学者无不倾心动魄,恨闻道之晚。公乃分为古今文集,倶题曰《南邦黎献》,取黎献思臣之意。风行海内,纸贵一时。及公去吴,诸生于紫阳书院之旁,复建春风亭书院,朝夕瞻礼,如对师承,后多显名。于时,皆以得称西林先生弟子为荣幸云”[15]。华希闵尝作《慎时哉轩讌集记》,称一时盛事云:“西林先生既以三月二十四日会诸文士于春风亭,凡成经义及诗赋、诏诰、序记、赞颂若干篇。越二日,复延入署之慎时哉轩,则亲为甲乙其高下,而剖其得失之所以然,诸生即席赋诗若干首。”[16]士子为之振奋,多从而就学。

自张伯行至鄂尔泰,紫阳书院不仅在规模上有所扩大,其为学风气亦因倡导者的更替而发生转移。柳诒征先生尝论之曰:“紫阳创于张伯行,而盛于鄂尔泰。雍正初年,鄂尔泰为苏藩,访求才彦,召集省会,为春风亭会课,躬宴之于署斋,已复留若干人肄业于书院。鄂尔泰与苏之绅耆,及一时召集之士所作之文若诗,汇刻为《南邦黎献集》。书院之由讲求心性,变为稽古考文,殆以是为津渡。此康熙以降书院之美谈也。”[17]由张伯行之“讲求心性”而变为鄂尔泰之“稽古考文”,亦即由宗尚理学而演为宗尚经史诗赋,为学风气之转移,于此可见一端。

而雍正十一年(1733)清世宗所颁上谕[18],一则肯定了书院发展的必要性,一则对书院给予财政扶持(赐帑金一千两,令地方官置田以资师生膏火)。此一政治态度的根本转变(有将书院变为准官学化的政治用意),对紫阳书院的发展来说,实为一新的契机。雍正十三年(1735),巡抚高其倬是以“拨给赎锾,并变卖废祠银置田”[19]。清高宗登基,承其父之意,于乾隆元年(1736),进而对书院院长、入学士子之资格、奖励及课程,以及对其稽查事宜等,作出明确规定,从而奠定了书院的格局。[20]不惟如此,高宗还对书院的讲授内容,作了明示。其言曰:

书院肄业士子,应令院长择其资禀优异者,将经学、史学、治术诸书,留心讲贯,

而以其余功兼及对偶声律之学。其资质难强者,当先攻八股,穷究专经,然后徐及余

经,以及史学、治术、对偶、声律。至每月之课,仍以八股为主,或论,或策,或表,

或判,听酌量兼试,能兼长者酌赏,以示鼓励。[21]

再各省学宫,陆续颁到圣祖仁皇帝钦定《易书诗春秋传说汇纂》,及《性理精义》、

《通鉴纲目》、《御纂三礼》诸书,各书院院长自可恭请讲解,至《三通》等书,未经

备办者,饬督抚行令司道各员,于公用内酌量置办,以资诸生诵读。[22]

此一导向,无疑使鄂尔泰“稽古考文”取向的延续,得到了政治保障。而清高宗于乾隆十六年(1751)赐紫阳书院“白鹿遗规”[23]额,及赐紫阳书院武英殿《十三经》、《二十一史》,更对士子一意于稽古之学,颇多鼓舞。[24]

与清高宗的以上意向相应,地方大吏于紫阳书院的建设,每多加意。乾隆三年(1738),巡抚杨永斌奏请拨银四万两生息,以增诸生膏火。十年(1745),巡抚陈大受以元和县学训导吴中衡,“请岁于田租内拨银八两,供书院中朱子祀事,祔以张清恪公伯行及高文良公其倬”。十三年(1748),苏州知府傅春重修紫阳书院,改建大门为东向。[25]而陈宏谋(1696-1771)再任江苏巡抚时,有感于“吴会为文献名邦,紫阳书院尤为育材胜地。历任抚军修理废墜,捉拔英贤,延聘名师,优给膏火,无非乐育群才,讲求实学至意。恭逢圣驾南巡,御诗褒美,训勉师生,至优极渥,诸士奋兴,千载一时”,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对历次规条“前后参差,不能画一者,谨加参酌,删繁就简”,以为士子表率。凡肄业士子之资格、名额、膏火、考课、优劣、治学、仪范等等,皆为之厘定,以资遵循。[26]此后,巡抚魏元煜于道光二年(1822)对紫阳书院再加修整。陶澍巡抚江苏时,“书院肄业生达千数百人,澍为增广课额,兼示为学之要”[27]。其所立规条,大要劝士子为学必先立志、为学必须植品、为文宜先宗经、读书宜亲师友,唯有如此,“功修宜密,循名责实,始有真儒”[28]。咸丰十年(1860),紫阳书院毁于兵,后借梵门桥巷邵氏宅为考校之所。同治十年(1871),巡抚张之万拨给藩库银六千两生息,增诸生膏火。至十三年(1874),巡抚张树声重建旧地,奏颁御书“通经致用”额。[29]紫阳书院于有清一代之兴废,大略如是。

朝廷及地方大吏的倡导与扶持,固然对紫阳书院的发展影响甚大,但从根本上来说,执掌书院者的学术根柢与宗尚,则更关乎一时士子的为学取向。紫阳书院之所以显称于世,即与历任院长传道、授业、解惑的努力息息相关。据同治朝修《苏州府志》所列掌院题名,历任紫阳书院者,计有冯暠、朱启昆、韩孝基、陈祖范、吴大受、王峻、沈德潜、廖鸿章、韩彦曾、彭启丰、蒋元益、钱大昕、冯培、吴省兰、吴鼒、吴俊、石韫玉、朱珔、翁心存、董国华、赵振祚、俞樾、程庭桂、夏同善、潘遵祁。诸人之中,或耽于经术,或擅长诗赋,或融贯经史,或兼备众学,故于士子之陶铸,学风之推扬,多有佳绩可称。其中,主持紫阳书院讲席长达十六、年之久的钱大昕,于一时学风之转移,实为一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


钱大昕之肄业紫阳书院

钱大昕,字及之,又字晓征,号辛楣,又号竹汀,江苏嘉定(今上海市)人。雍正六年(1728)正月初七日,生于嘉定望仙桥河东宅,嘉庆九年(1804)十月二十日,卒于苏州紫阳书院,享年七十有七。[30]

钱大昕一生,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乾隆十六年(1751)迎驾献赋之前,为发蒙求学期;乾隆四十二年(1777)服阕(丁父忧)后至去世,为主持诸书院讲席期;中间则为仕宦期。其中,第一阶段后期,钱大昕肄业于紫阳书院;而第三阶段后期,钱大昕则执教于紫阳书院。既学又教,此可见钱大昕于紫阳书院之因缘。

钱大昕为学之发蒙,开启于祖、父之庭训。其祖王炯先生,字青文,号陈人,县学生。夙精小学,著有《字学海珠》三卷、《星命琐言》一卷。[31]父桂发先生,字芳五,号小山,县学附生。“少承庭训,以读书立品为务,性耿介,不妄与人交,友朋有过失,规箴必尽所欲言。……好读先正举业文,耻流俗腐滥之习”[32],著有《方壶吟稿》三卷。因王炯先生年逾六十始得孙大昕,故对之喜爱弥笃。大昕刚满周岁,王炯先生即教之识字。及大昕五岁,“亲授以经书,稍暇,即与讲论前代故事,详悉指示,俾记忆勿忘乃止,如是者殆十年”[33]。乾隆二年(1737),王炯先生馆于望仙桥杨氏,大昕是时十岁,从祖受业,初学为八股,而于训诂、音韵,颇能贯通大意。王炯先生是以有“此子所造,必远过于我,虽入许、郑之室,无难也”[34]之期望。此后,大昕父桂发先生于乾隆四、五年(1739、1740)及六年(1741),设馆于外冈族父元礼(名楷)及族兄彦辉(名燿)家,皆携大昕自随,晨夕督课。此时,“举业家多不习诗,生徒或私作韵语,则父师相诟病,以为妨于制义也”。桂发先生不以为然,独喜教大昕为诗,“示以唐人安章宅句之法,又谓诗文非空疏无学者所能为”,且贷钱为大昕购书,“恣其繙阅”[35]。其后,钱大昕之以献赋召试通籍,以及不数年而朝廷有乡会闱岁科试皆兼试诗之诏,此可见桂发先生之先识,且善教子,亦可见大昕成学之渊源。

庭训之外,钱大昕又得益于塾师之教。雍正十年(1732),大昕年五岁,“始从塾师曾献若先生问字”[36]。曾献若先生,名佳,大昕父桂发先生业师。父子同师,亦称佳话。乾隆七年(1742),大昕年十五,负笈入城,师从曹桂芳先生问学,同学者有陆授诗、李斗祥、韩本、徐瀛秀,及桂芳先生子仁虎(字来殷,号习庵)。[37]大昕尝记其事曰:“檀漘先生(指曹桂芳,檀漘其号——引者注)自县之外冈,徙居城东清镜塘之南,再徙乃定居焉。是时,大昕方十五、六岁,从先生受经义,与同学十数人下榻先生所,仅老屋数椽,东西相向,无所为堂也。”[38]“受经义”云云,可知曹先生教学之内容。而大昕评曹先生子仁虎之学曰:“习庵于学无所不通,而于诗尤妙绝一世。每分韵联句,同人皆争奇斗巧,自诩绝出,及见习庵作,咸退避无间言。古风近体,流播人间,海外异域,多有传其稿者。”[39]由此一端,可见曹桂芳先生教学之成效。大昕之明经义,盖由曹先生启之。

钱大昕从学曹桂芳先生当年,其夏应童子试,即受知于学政内阁学士刘藻(原名玉麟,字素存,山东菏泽人)。复试日,刘公见大昕方髫龄,遂别置笔砚于它所试之,大昕文较原卷更佳。次日,又特招复试,题为“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阅后大悦,倍加奖励,且赠以笔墨数事。刘公又对人称:“吾视学一载,所得惟王生鸣盛、钱生大昕两人耳!”其推重如此。是时,始与王鸣盛(字凤喈,号礼堂,又号西庄)定交。鸣盛于侪辈少许可,独于大昕文,极口称赞。而鸣盛父尔达先生,见大昕文,“亦以为不凡。明年始有昏姻之约”[40]。大昕成诸生后,曾一度授徒坞城顾氏。顾氏家颇多藏书,如《资治通鉴》、《二十一史》(不全)等,钱大昕资以“晨夕披览,始有尚论千古之志”[41]。其据《晋书》以纠苏轼戏作《贾梁道诗》,亦颇见其考据之功底。次年,大昕又读李延寿所著《南北史钞》,撮故事为《南北史隽》一册,[42]是其于史学亦有所得。大昕子东壁、东塾称:“馆纪王庙顾氏,其家藏书颇富,府君一一遍观,遂斐然有述作意,读书所得,著为札记。府君殚心经学,自此始。”[43]由此可见,钱大昕授徒顾氏期间,在学问上已有一定的进境。

钱大昕自承祖、父及曾、曹两塾师之教,又资顾氏藏书以纵览,于小学、诗赋、经史诸学,已略窥其端绪。而乾隆十四年(1749)钱大昕之入紫阳书院肄业,对其来说,则是求学历程中的一大关键。大昕一生为学之根基,即奠定于此一时期。

钱大昕之得以入紫阳书院肄业,乃因妻兄王鸣盛之介,而得力于院长王峻之推扬。王昶曾说:“乾隆十三年夏,昶肄业于苏州紫阳书院。时嘉定宗兄凤喈先中乙科,在院同学,因知其妹壻钱君晓征幼慧,善读书,岁十五补博士弟子,有神童之目。及院长常熟王次山侍御询嘉定人才,凤喈则以君对。侍御转告巡抚雅公蔚文,檄召至院,试以《周礼》、《文献通考》两论,君下笔千余言,悉中典要。于是院长惊异,而院中诸名宿莫不敛手敬之。”[44]大昕亦曰:“巡抚觉罗樗轩公雅尔哈善闻予名,檄本县具文送紫阳书院肄业。时侍御王艮斋先生为院长,阅居士课义诗赋论策,叹赏不置。曰:‘此天下才也。’自是课试常居第一。”[45]又称:“大昕少而钝拙,无乡曲誉。先生闻其可与道古也,荐之使学于紫阳书院。先生于诸生中最赏者仅三数人,顾独称大昕不去口。”[46]此可见王峻对钱大昕之知遇。

王峻(1694-1751),字次山,号艮斋,江苏常熟人。少敏慧,读书数行倶下。年十八补诸生,才名籍甚。尝与同里宋玉才受业于陈祖范[47],“一时称为王、宋”。历官至江西道监察御史,因劾左都御史彭维新“素行不叶人望”,直声震京城,亦因此而罢官。旋因丁母忧,遂不复出。归田后,先后执教于扬州安定书院、徐州云龙书院及苏州紫阳书院,而于紫阳书院尤久,“以古学提唱后进,所赏识后多知名”。其为学长于史,“尤精地理之学,谈九州山川形势,曲折向背,虽足迹所未到,咸瞭如指掌。尝谓《水经》正文与注混淆,欲一一厘正之,而唐以后水道之变迁,地名之同异,郦注所未及者,则摭正史及传记小说、近代志乘以补之,名曰《水经广注》,手自属稿,未暇成也”[48]。所成者,为《汉书正误》四卷,但付之梨枣,已距其下世四十余年。[49]

王峻既受业于陈祖范,师弟又先后主紫阳书院讲席(中隔吴大受),学术师承,就教者多为陶铸。钱大昕尝言:“予年二十有二,来学紫阳书院,受业于虞山王艮斋先生。先生诲以读书当自经史始,谓予尚可与道古,所以期望策厉之者甚厚。予之从事史学,由先生进之也。”[50]大昕此后在史学方面的造诣,推其原始,王峻淬励之功当不可没。然不无遗憾的是,乾隆十五年(1750),王峻以疾辞去。大昕遂与诸同学联句作诗,以志师恩。其言曰:

朔雪冻差差,憯懍寒气重王鸣盛。先生怀故园,浩然归计勇王昶。冷雪武丘凝,秀嶂

虞山耸钱大昕。装轻仆无痡,帆举浪犹涌曹仁虎。养疴公志便,问字我忱壅鸣盛。结添卜商

衣,履曳原宪踵昶。叩钟聆噌吰,带经锄亩垄大昕。游尝舁舆从,学叹望洋恐仁虎。呜呼

文教衰,流传多缪种鸣盛。《七略》谁囊该,《九师》空杂冗昶。吊诡卜火珠,荒诞搜《汲

冢》大昕。衮衮逐穨澜,纷纷博世宠仁虎。先生筦道枢,词林作梁栱鸣盛。砭俗论必严,

匹古意未恟昶。覃思斡元造,购籍损官奉大昕。幽键启穾奥,铦斤斫拳踵仁虎。十道九域

探,三箧百城拥鸣盛。当其乌台迁,屹然白简捧昶。默默嗤寒蝉,啾啾嘲群蛬大昕。正色

排媕娿,直笔刺微尰仁虎。然犀烛罔象,伏弩射阙鞏鸣盛。独立仰丰规,先鸣振傝囱辱王昶。

乃知一士愕,足令千夫悚大昕。旋解紫绶还,间薙碧草茸仁虎。酒兵整韅靷,骚坛集球珙

鸣盛。遂初欣归吴,耽荣耻得陇昶。吾谷峰嶙嶙,尚湖波溶溶大昕。闲身侣鸥鹭,尘鞅脱

桎拲仁虎。五年主讲席,诗礼诫发冢鸣盛。教化时术蛾,文喻吐丝蛹昶。执经纡矩步,解

惑快曲踊大昕。情怆《骊驹》歌,令纪鸟兽氄仁虎。往矣冰蹙纹,来思花坼甬鸣盛。伫立

望河干,霜风浩呼洶昶。[51]

依依惜别之情,高山仰止之思,师弟厚谊,感慨良多。[52]

王峻之后,沈德潜于乾隆十六年(1751)正月[53],继主紫阳书院讲席。沈德潜(1673-1769),字确士,号归愚,又号岘山,江苏长洲人。乾隆四年(1739)进士,由编修累官至礼部尚书衔,逝后谥文慤。沈德潜自授职编修,即得清高宗赏识,是以有“江南老名士”之称。乾隆十二年(1747),德潜迁礼部侍郎,高宗谕诸臣曰:“沈德潜诚实谨厚,且怜其晚遇,是以稠叠加恩,以励老成积学之士,初不因进诗而优擢也。”话虽如此,高宗之赏识于德潜者,主要还在德潜工于为诗。故沈德潜休致时,高宗有“朕于德潜,以诗始,以诗终”[54]之谕,此后更有“九帙诗仙”之誉。而高宗序德潜所著《归愚集》曰:“德潜之诗,远陶铸乎李、杜,而近伯仲乎高、王(指高启、王士禛——引者注)矣。乃独取义于昌黎归愚之云者,则所谓去华就实,君子之道也。昌黎因文见道,始有是语,而归愚叟乃能深契于此,识夷守约,敛藻就澹,是则李、杜、高、王所未言,而有合于夫子教人学诗之义也。”及至德潜去世,高宗悼之曰:“寿纵未能臻百岁,诗当不朽照千秋。”[55]虽然沈德潜逝后,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因徐述夔《一柱楼集》案受到牵连(德潜尝为徐述夔作传,称其品行文章皆可为法),遭到夺赠官、罢祠削谥、仆其墓碑的惩罚,但次年高宗御制《怀旧诗》中,仍列德潜五词臣末。

沈德潜虽以工诗受知高宗,且因论次唐以后列朝诗为《别裁集》而饮誉文坛,但其执教紫阳书院时,所汲汲引导士子者,则在务为返躬践履、行己治人之有体有用之学,其根则在经史、古学之体悟发明。乾隆十六年(1751),高宗首次南巡江浙,沈德潜迎驾,乞额紫阳书院。高宗因颜之曰“白鹿遗规”,且制五言古诗以勉德潜振兴乡教。其言曰:

棫朴重育贤,菁莪厪即俊。矧兹文雅都,造士方应慎。书院号紫阳,义盖由慕蔺。

德潜纵悬车,乡教犹能振。乞我四字额,更无他语训。白鹿有芳规,气贵消鄙吝。学

非豢贫地,贫乃士之分。学复不重华,华乃实之衅。功或亏一篑,山弗成九仞。诗虽

夙所耽,不足示后进。努力崇实修,佐我休明运。[56]

德潜感斯言,因于是年五月,成规条十则,以示士子为学门径。其大要谓:

书院之设,所以辅翼学校,使肄业其中者,分义利,审出处,明先王之道,通当

世之务也。若只争长于文辞藻耀之间,是舍其本而务末矣。况徒饰虚名,并文辞不求

其工耶?愿诸君返躬践履,实用力于行己治人,庶不负国家建立书院意。……今鹿洞

规条具在,主敬存诚之功,昭然《朱子全书》,士当循序而详求之。文贵抉经之心。……

既能宗经,又当证之史学,以广知人论世之实。然必蕴含史事,上下千古,乃为得之。

倘直写史语,刺人眼目,又非制义选言纯粹体也。……文无定态,纯古淡泊,明白俊

伟,与夫寓绳尺于纵横之中,取神韵于意言之外者,各自成家。……制艺所以宣圣贤

语意,而经国大业,不朽盛事,仍在古学。但揣摩八股,而于古学蔑如,将枵然蝉腹,

终矻矻于试牍墨卷中,适增儒林之恧而已。诸君于制义之余,兼攻古文,余事并及韵

语。……学人砥砺,首重立行,次重实学。若品第前后,无关重轻也。……文章声价,

自有定评。其高者,虽怨家不能埋没;其下者,虽周亲不能揄扬。寸心之公,灼然难

昧也。……愚叨一日之长,故于院中诸生,均望其敦本勤学,成德达材,以为有体有

用之士,以上副圣训谆勉之心,此愚所乐为佽助者也。[57]

此可见沈德潜训课士子之规模。循此规模,紫阳书院诸生于经义古学多能有所深造。钱大昕熏染其间,虽时日无多,但亦有所感悟。[58]

钱大昕既受王、沈二师之教泽,又与诸同舍王昶、褚寅亮[59]、褚廷璋、王鸣盛、曹仁虎等人,“以古学相策励”[60]。王鸣盛为大昕妻兄,且早在乾隆七年(1742)即与大昕定交。王昶亦于乾隆九年(1744)乡试时,与大昕定交。[61]而曹仁虎乃大昕塾师曹桂芳先生之子,且同笔砚者两年。此时相聚共学于紫阳书院,朝夕论学,质疑问难,友朋之益,自有一番进境。钱大昕尝论与王鸣盛、曹仁虎之交谊曰:“西庄长予六岁,而学成最早,予得闻其绪论,稍知古学之门径。习庵少予三岁,而辩悟通达,胜予数倍。两君者,天下之善士也,置之古人中,无不及焉。而在吾乡,吾皆得而友之。既而先后通籍,遍交海内名流,阅历四十余年,而屈指素心,无如吾两君者,不独颂读其诗书,并亲炙其性情学问。古来称齐名者,李、杜,元、白,韩、孟,皮、陆,倶非同在一乡,而两君乃近得之望衡对宇之际,此生平第一快事也。”[62]又曰:“予与西沚总角交,予妻又其女弟,幼同学,长同官,及归田,衡宇相望,奇文疑义,质难无虚日。予驽缓,西沚数镞厉之,始克树立。平生道义之交,无逾西沚,常以异姓轼、辙相况,匪由亲串暱就,辄相标榜也。”[63]知己之叹,论学之感,情发于中,亦可见当日共学之情形矣。乾隆十八年(1753),沈德潜之录刊《七子诗选》(七子指王鸣盛、王昶、钱大昕、曹仁虎、吴泰来、黄文莲、赵文哲),序称:

七子者,秉心和平,砥砺志节,抱拔俗才,而又亭经藉史,以培乎根本。其性情,

其气骨,其才思,三者具备,而一归自然。故发而为诗,或如巨壑崇岩,龙虎变化;

或寒潭峭壁,冰雪峥嵘。曷常沾沾焉摹拟刻划,局守一家之言哉!而宗旨之正,风格

之高,神韵之超,逸而深远,自有不期而合者。犹两界河山,条分南北,山不同而崚

嶒之体则一也,水不同而混茫之态则一也,谓非诗教之正轨也耶?[64]

此可见诸人为学之根柢。无怪乎钱大昕、褚寅亮于乾隆十六年(1751)进献诗赋被取中一等,王鸣盛、钱大昕、王昶中乾隆十九年(1754)进士[65],而乾隆二十二年(1757)召试古学时,王昶、曹仁虎、褚廷璋被录取。[66]学有所成,以古学相策励之成效,于此可见一斑。

更为幸运的是,钱大昕在紫阳书院肄业期间,还曾结识了许多吴中老宿,如惠栋、沈彤、李果、赵虹、许廷鑅、顾诒禄诸人,而“引为忘年交”[67]。诸人或沉潜经术,或精研礼学,或雄于古文,或擅长为诗,皆一时名彦硕学之士。李元度称许廷鑅、李果之学曰:“吴中诗人最著者,曰潘南村、许子逊、李客山、盛青嵝、翁朗夫。……许子逊,名廷鑅,长洲人。……诗严于唐、宋之界,五言律、七言绝句尤工。……李客山,名果,长洲布衣。……诗格苍老,有一二字未安,屡改不倦。晚年文誉蔼郁,过吴门者争识其面,几以鲁灵光目之。”[68]严荣称述王昶与惠栋、沈彤、李果交往有言:“定宇博通经术,于汉学最深。冠云通《三礼》,又与客山并以古文称。”[69]又沈德潜叙次沈彤为学曰:“家冠云征士,少岁喜词章之学。籍学官后,知学以体道达用为贵,遂穷究六经,二、三十年不辍。自礼乐、律吕,以及田赋、官禄、学校、兵刑诸大端,皆能辨异审同,要归至当。发而为文,往往具古圣之义法,可依仿而通行。即序传碑状等作,亦各有美言懿行之实,而非若世之著文者,诡奇炫饰以相誇诩也。”[70]王峻为沈彤文集撰序亦称:

余往在都门,少宗伯方望溪先生,每为余称吴江沈君冠云之著述能守朴学,不事

浮藻。时余以书馆事繁,仅获观一二,未遑多索也。今年,余在紫阳书院,冠云亦授

徒郡城,因出其所著古文一编视余。展读既竟,乃叹曰:甚矣!望溪之能知冠云之文

也。……今冠云之学,笃古穷经,尤精《三礼》。其解经诸文,于群疑聚讼之处,疏通

证明,一句一字,必获其指归而后已。其记、序、碑、铭诸作,亦皆具古人之法,而

立义醇慤。盖凡在兹编,无不有用而可久,非犹草木之花之能成其实者乎!望溪之称

其守朴学而舍浮藻,其知之深矣。[71]

而顾诒禄尝受业于沈德潜之门,于诗亦称擅场。且诸人以友道相处,往还论学,彼此切劘,引为知己同调之鸣。一时交游氛围,亦可见学风之好尚。钱大昕熏陶于此一学术环境,自然获益良多,于学问大有进境。

诸老宿之中,惠栋对钱大昕的影响尤为突出。[72]钱大昕在为惠栋《古文尚书考》所撰序中曾说:“予弱冠时,谒先生于泮环巷宅,与论《易》义,更仆不倦,盖谬以予为可与道古者。忽忽卌余载,楹书犹在,而典型日远,缀名简末,感慨系之。”[73]而其所作《题惠松厓征君授经图》诗亦称:“吾生亦有好古癖,问奇曾许抠衣进。廿年聚散等浮沤,宿草青青老泪抆。展图仿佛见平生,苦井长眢几时浚?黄门精熟继长翁,试听它年石渠论。”[74]仰慕之情,教诲之感,可见两人相知之深。不惟如此,钱大昕在惠栋的熏陶下,对治经方法深有体悟,提出“以经证经”之说。而这一方法的提出,正是受了惠栋《周易述》的启发。在致王昶的信中,钱大昕阐发道:“《周易》李氏《集解》,蒐罗荀、虞之说最多,古法尚未尽亡。松崖征君《周易述》,摧陷廓清,独明绝学,谈汉学者无出其右矣。《尚书》逸古文虽亡,然马、郑诸家之传注,至唐犹存,今则惟存梅氏一家。大约经学要在以经证经,以先秦、两汉之书证经,其训诂则参之《说文》、《方言》、《释名》,而宋元以后无稽之言,置之不道。反复推校,求其会通,故曰必通全经而后可通一经。若徒蒐采旧说,荟为一编,尚非第一义也。”[75]而寻其根源,惠栋治经的思想和方法,乃在于“经之义存乎训,识字审音,乃知其义。是故古训不可改也,经师不可废也”[76]。此一为学取向的提出,引发出以下两种新的思路:其一,戴震在惠栋的影响下,提出“故训明则古经明,古经明则贤人圣人之理义明,而我心之所同然者乃因之而明。贤人圣人之理义非它,存乎典章制度者是也”[77]的学术主张;其二,即钱大昕所提出的“以经证经”思路。乾嘉学派之形成及发皇,即是循此治经取向展开的。论者每谓钱大昕的学术成就在史学,然探其根源,其以治经方法而治史的思路,实发端于“以经证经”为学主张。钱穆先生揭示钱大昕为学主旨曰:

当竹汀之世,论学者已树汉、宋之壁垒,而又为经、史分门庭。若论史学,则必

群推竹汀为巨擘。然竹汀论学,固常盛推经术,其言已如上引。而竹汀之论史,亦与

时风众趋有不同。……是竹汀实一本其平日所揭櫫之论学宗旨以治史,在其心中,并

不见有经学、史学之鸿沟,更亦绝无以史学名家,求与当时经学相抗衡之意也。……

窃谓竹汀之为学,固不限于史。其成学之所至,亦不得仅以史学名。其学浩博无涯涘,

不得已而必为之名,则不如直承清初诸大儒如亭林之俦而名之曰“经史实学”,庶乎近

是。……竹汀于经史外,又注意文章之学。……此其论学,实欲汇道学、儒林、文苑

而一之。经术、性理、文章,皆通儒实学所宜备。又岂当时争门户、分汉、宋,别经、

史者之所与知乎?……然竹汀之论诗文,即必源本于性情,植根于经史,而尤关心于

教化。[78]

又李斗尝评大昕之学,称:“合惠、戴二家之学集为大成。”[79]此可见大昕立学取向之所在。[80]

乾隆十六年(1751),清高宗首次南巡,江、浙、吴中士子纷纷献赋,钱大昕亦在其列。高宗考虑到献赋士子“工拙既殊,真赝错出”,为免“鱼目碔砆,得混珠玉”,遂命大学士傅恒、协办大学士梁诗正、侍郎汪由敦,会同该总督、学政,详议考试办法。傅恒等奏言:“江苏、安徽进献诗赋之士子,经该学政取定者,倶令赴江宁一体考试;浙江进献诗赋取定者,令在杭城候试。统俟驾临杭州、江宁,酌期请旨,派大臣监试。届期,学政等恭请钦命试题,收卷进呈。并令各该督抚,饬备士子茶饭。”[81]此奏得高宗认可后,考试按计划进行。三月三十日,高宗发布江苏、安徽考取士子情况,下谕:“此次考中之蒋雍植、钱大昕、吴烺、褚寅亮、吴志鸿,著照浙江之例,特赐举人,授为内阁中书学习行走,与考取候补人员,一体补用。其进士孙梦逵,著授为中书,遇缺补用。”[82]钱大昕以一等二名荣获此选,心中自是无比的高兴,因作诗二首以志怀。诗曰:

俳优薄技拟枚皋,给札金门异数叨。五色霏微承紫诰,十年蕉萃愧青袍。登科仍

许陪先进,通籍何须谒选曹。小草自来无远志,也蒙搜采到蓬蒿。

趋承行殿谢恩齐,冰样头衔纸尾题。葵藿忽回初日照,鷽鸠何分上林栖。青绫被

暖中宵拥,红药花翻入户低。却笑杜陵夸献赋,五年才得尉河西。[83]

求学的艰辛,科场的失意(钱大昕曾三次乡试不售),多年的心血终算有了回报,大昕能不为之兴奋!此次成功,遂意味着钱大昕将步入仕途,而告别紫阳书院的求学生涯。[84]

钱大昕掌教紫阳书院

阔别三十八年之后,钱大昕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正月,应江苏巡抚闵鹗元之聘,来主紫阳书院讲席。追忆往昔就学情景,钱大昕有感于自己为学实“赖名师益友,切磋琢磨之力,得窥古人堂奥”,遂“奋然以振兴文教,继美前修为己任”。自是十六年间,“与诸生谭经史性命之恉,切论以浮慕虚名,无补实学。由是士之驰逐声华者,渐变气质”[85],而“东南人士,依为师表”[86]。

先是,钱大昕尝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七月,奉命充河南乡试正考官。试毕,将返京,清高宗复有提督广东学政之命,且谕以勿需来京请训,即赴新任。大昕接旨后,遂于是年十一月到任。到任之后,钱大昕一方面申严月课之令,“每季出题,委教职申解课卷至院,亲阅而甲乙之,士子无敢托故不与课者”;一方面鉴于“士子多不肯读经”之陋习,“每考试,经题务避熟拟。《四书》艺虽可观,而经义违失者,痛斥之,仍榜示某某卷,以荒经遗落之”。自是之后,“诸郡闻风,童子皆知读全经矣”[87]。此乃钱大昕以经义训士之始。

正当钱大昕课士初有成效之时,忽遭其父桂发先生之丧,因家居守制。服阕后,以母沈太恭人年届八旬,大昕遂无意于官场,不复入都供职。家居后,钱大昕的生活相当贫约,本不喜为人师的他,亦不得不答应总督高晋延主江宁钟山书院之请。大昕之所以就钟山书院讲席,一是可藉束修以供甘旨,一是考虑到江宁离家不远,便于岁时回家省母。[88]乾隆四十三年(1778)五月[89],钱大昕到书院,遂与“诸生讲论古学,以通经读史为先”[90]。如是者四年,“士子经指授成名者甚众,而江浦韩明府廷秀,上元董方伯教增、鲍文学琏,宣城孙州牧元玿,尤所奖赏者也”[91]。

乾隆四十六年(1781)夏末,钱大昕归省,因念沈太恭人饮食渐少,心忧之,遂不赴钟山书院馆。至九月十四日太恭人去世,大昕因家居服丧守制。服除后,虽“有司敦劝入都供职”,但大昕因“衰疾日臻,两目昏眊,遂无出山之志矣”[92]。后又患风痹之疾,因于病中自编年谱一卷,且记生平所见碑刻家中未有者三百余种,附于《金石后录》之末,凡二卷。病稍愈后,大昕遂应巡道章攀桂之请,于乾隆五十年(1785)就教松江娄东书院。在娄东书院凡四年[93],其训导士子,一如钟山书院之法,“所赏者,如陆君元吉、杨君云璈、陆君学钦、汪君学铭、胡君金诰,暨萧君揆抡、沈君端靖,皆一时之彦也”[94]。乾隆五十三年(1788)十一月,江苏巡抚闵鹗元又延请大昕明年主苏州紫阳书院,大昕因于次年正月赴紫阳书院讲席。[95]

自乾隆五十四年(1789)至嘉庆九年(1804),钱大昕主紫阳书院讲席者凡十六年。在此十六年中,钱大昕以其博洽的学识,益以先前提督广东学政课士,及钟山、娄东两书院期间通经读史、讲论古学的教学经验,于人才之陶铸,后进之奖掖,友朋之辩难,成效更为显著。何元锡有言:“嘉定钱竹汀先生,主讲吴郡之紫阳书院,四方贤士大夫及弟子过从者,殆无虚日。所见古本书籍,金石文字,皆随手记录,穷源究委,反复考证,于行款格式,纤悉备载,盖古人日记之意也。”[96]钱庆曾亦称:

公在紫阳最久,自己酉至甲子,凡十有六年,一时贤士受业于门下者,不下二千

人,悉皆精研古学,实事求是。如李茂才锐之算术,夏广文文焘之舆地,钮布衣树玉

之《说文》,费孝廉士玑之经术,张征君燕昌之金石,陈工部稽亭先生之史学,几千年

之绝学,萃于诸公,而一折衷于讲席。余如顾学士莼、茂才广圻、李孝廉福、陈观察

钟麟、陶观察樑、徐阁学颋、潘尚书世恩、户部世璜、蔡明经云、董观察国华辈,不

专名一家,皆当时之杰出者也。[97]

钱东壁、东塾更详列其父大昕与一时四方之士及受业弟子论学情形曰:

府君一生无疾言遽色,无私喜盛怒,不轻许可,不滥交游。力学敦品之士,不惜

奖借而诱进之,虽其人至终身偃蹇坎轲,而称赏未尝去口。四方贤士大夫,下逮受业

生徒,咸就讲席,折中辨论文史。如卢学士文弨、袁太史枚、赵观察翼、孙观察星衍、

段大令玉裁、周明经锡瓒、张征君燕昌、梁孝廉玉绳、陈进士诗庭、黄主政丕烈、何

主簿元锡、钮君树玉、夏君文焘、费君士玑、徐君颋、张君彦曾、袁君廷梼、戈君宙

襄、李君向、顾君广圻、吴君嘉泰、沈君宇、李君福、王君兆辰、孙君延辈,或叩问

疑义,或商论诗文,或持示古本书籍,或鉴别旧拓碑帖、钟鼎款识,以及法书名画,

府君无不穷源竟委,相与上下其论议,至人各得其意以去。而从兄弟东垣、绎、侗暨

妹倩瞿君中溶、许君荫堂,尤朝夕过从。府君每与谈艺,必引申触类,反复讲求。有

时日旰烛跋,听者跛倚,而府君语犹谆谆不已。即至愚不肖如不孝等,偶有质疑,亦

必周详指示。盖府君乐育后进之怀,出于至诚,未尝有不屑之教诲焉。[98]

钱大昕于一时士风、学风之影响,由此可观其大概。

钱大昕对受业生徒的陶铸,可由何元锡所整理的《竹汀先生日记钞》卷三《策问》中略窥一二。据何元锡嘉庆十年(1805)九月跋称:“元锡昔日过吴,谒先生于讲塾,得见稿本。今先生往矣,单词片语,悉可宝贵。今年秋七月,晤先生从子绎于长兴县斋,谈及遗书,遂假录清本以归。编成三卷,付之梓版。末卷策问,为书院课题,皆文集所未载也。”[99]《策问》共计43条,涉及经史、《四书》、小学、舆地、氏族、诗文等。兹摘录数端,以见大昕课士重心之所在。其课经义曰:

太学石经,昉于汉代,五经、六经、七经,一字三字,说者各殊,能折其中欤?

中郎而外,同时挥翰者何人?其称为鸿都者,误于何始?汉魏石经,宋时尚有存者,

能举其目欤?唐、后蜀、宋皆立石经,或只有经文,或兼及传注,或真或篆,或存或

佚,刻于何时?立于何地?书之者何人?考其异补其阙者,又何人也?其别白言之。

《春秋》有古文、今文之异,汉熹平、魏太和所刻者,今欤古欤?汉儒说左氏者,

莫精于服虔,自杜解行,而服氏遂废,其逸义犹有可考否?何平叔之《论语》,范武子

之《谷梁》,皆称集解,与杜氏同,何、范具列先儒姓名,杜何以独异?郑康成引《公

羊传》文,往往与何休本异,又何故也?

《易》者,象也,《说卦》言八卦之象详矣,荀、九家、虞仲翔所补逸象尤多。王

辅嗣以忘象言《易》,毋乃非古法欤?孟氏说卦气,费氏说分野,郑氏说爻辰,虞氏说

旁通,其义例可得闻欤?《左传》占筮多奇中,以何术推之?京君明传,所言世应纳

甲,与今卜筮家合,其余飞伏、积算、五星、列宿之例,可推衍之欤?

礼所以安上全下也,礼之目曰三、曰五、曰六,其分别何在?《仪礼》十七篇,

于五礼何属?其称《士礼》,又何取也?礼古经多于今礼若干篇,其篇名犹有可考者欤?

古今文字不同,其见于注者,能悉数欤?监本经文多脱误,不如唐石经之精审,能举

其一二否?张氏《识误》一篇,果无遗憾否也?

其课史学曰:

史学与经并重,魏晋时已有三史之名,果何所指欤?十史及十三、十七、十八、

十九、廿一之目,能胪列言之欤?陈承祚创为《三国志》,厥后十六国、三十国、三国、

九国、十国,各有纪载,撰述者何人,能详举其名目欤?

《史记》、两《汉书》,为史学之宗。本纪、表、书、世家、列传,其例创于龙门,

孟坚有列传而无世家,后来多因之,而亦有别立世家者,其体例果同欤?志即书也,

而分合不同,名目互异。列传别为标目者几篇?或增或革,各有异同,能一一言之欤?

史公书元阙几篇?本未阙,而褚先生又补缀者几篇?褚之后,又有窜入者何篇?小司

马所补者何篇?所欲更定者何篇?班书元阙几篇?注班书者几家?刊其误者几家?补

班志者何人?补范表者何人?太史公未尝自名其书为《史记》,名之者何人?范史阙志,

志出于何人?何时并合范书?世以马、班、范为三史,然范书未出以前,已有三史之

名,又何指欤?

史家之有述赞,昉于龙门,而班氏因之,小司马讥述赞为未安,果何所见欤?后

代史或称论,或称赞,或有论又有赞,或有论无赞,或论赞倶无之。其论或称制,或

称史臣,或偶称史臣之名,又有不称论而称评者。例各不同,能详言其所自欤?

其课《四书》曰:

《四书》义以朱子为宗,然章句集注,各为一编,并称《四书》,始于何代?朱子

于《中庸》有辑略,于《论》、《孟》有集义,能言其大略欤?《大学》本《礼记》之

一篇,宋儒始分为经传,而二程考定之本,与朱子又不尽同,其故何在?集注所引洪

氏、吴氏、周氏、黄氏、张氏、丰氏,及王勉、潘兴嗣、何叔京诸家,可考其名字、

爵里否?所称刘侍读、吕侍讲、刘聘君者,又何人也?

紫阳朱子之书,学者童而习之,亦尝论其世而考其学术之源流乎?朱子之学,出

于程门,递相授受者何人?少时师事者何人?交游最密者何人?其门下士见于正史者

几人?录其语者几家?类而编之者又何人?其各条举以对。

其课小学曰:

古者八岁而入小学,教以六书。汉世闾里书师所受《仓颉篇》,出于何人?所作凡

若干章,续之者又若干章,其体例可得闻欤?许氏《说文解字》,所收九千三百余文,

较之《仓颉篇》为多,以今经典相承字证之,转有脱漏,岂转写失其旧欤?许氏所引

经文,往往与今本异,且有两引而字各异者,又何故也?

叶韵之说,始于吴才老《韵补》,而朱子注诗多采用之。近儒考求古音,别为十余

部,谓三百篇皆有定音,非一字而可两叶,其说尤精当。然《周颂》多无韵之篇,风、

雅亦有无韵之句,又何以说焉?且三百篇中,仍有一字而两读者,孔子赞《易》,间有

用韵,而与《诗》不合者,或疑为方言之异,然乎否乎?

七音字母之学,宋以来始盛行之,然孙叔然创为翻切,六朝人多解双声。声韵之

理,出于天籁,古贤早有先觉者矣。或谓字母本于《华严》,然四十二与三十六,多寡

悬殊,二合三合之母,华音未始有也,毋亦循其名而未考其实欤?司马、郑、刘诸家

之谱,先后次第,亦复互异,试别而言之。

训诂之学,莫尚于《尔雅》。《尔雅》何人所作?何人所补?其增补之处,能指其

一二欤?郭景纯注本,与古本文字句读,间有异同,石经与坊本,亦各有异,能分别

言之欤?郭注亦有为后人删落者,能言其脱漏所在欤?

其课氏族曰:

氏族之学,古人所重,姓与氏奚以分?宗与族奚以别?《世本》久不传,其见于

他书所引者,能覼缕言之欤?唐人有以能言三桓七穆,垂名正史者,今推其例,若二

惠、二穆、十四姓、八姓、七姓、六族、七族、十一族、九宗、五宗、三闾之等,皆

可枚数也?仆将敬而听之。

其课诗文曰:

文莫高于韩、柳,而韩尤高于柳。诗莫工于李、杜,而杜尤工于李。前贤议论具

在,孰得其要领欤?注韩、柳者,各五百家,注杜者千家,以何家为最优?宋元刊行

之本,以何本为最善?柳四家集中,间有赝作,或杂以他人之作,能别而出之欤?[100]

大昕之教如此,无怪乎受业门下者,或专擅一艺,或兼善数长,而各得其意。以视埋头讲章、心系膏火、斤斤科名是求者,其高下悬殊,判若天壤。

课艺论学之外,钱大昕在紫阳书院十六年间,还将前此之学术积累,愈加推阐发明,著之篇什。如乾隆五十四年(1789)春,校勘应劭《风俗通义》,并辑录他书所引逸文以补之,冬重订《金石录》,前后收藏共得二千通,迄元而止[101];五十六年(1790),撰《元氏族表》四卷、《补元艺文志》四卷;六十年(1795)夏,复校《宋史考异》付刊;嘉庆元年(1796)夏,刊《元史考异》;二年(1797)二月,补校《四史朔闰考》,刊《金史考异》,又为毕沅校刊《续资治通鉴》,且增补考异;四年(1799),校定臧琳《经义杂记》,校刊《金石文跋尾三集》成,编定《十驾斋养新录》[102];六年(1801),应长兴令邢澍之请与修县志;八年(1803),《金石文跋尾四集》刊成,刊《十驾斋养新录》手定本凡二十卷。又《竹汀先生日记钞》前二卷之“所见古书”、“所见金石”,于古籍、金石皆有考订。合以前此所著《三统术衍》、《廿二史考异》[103]、《金石后录》(后更名为《金石文字目录》)、《通鉴注辨正》、《疑年录》、《潜研堂诗文集》,参订秦蕙田《五礼通考》,与修《音韵述微》、《热河志》、《续文献通考》、《续通志》、《一统志》、《天球图》、《鄞县志》等,洵可谓洋洋大观、著述等身矣。甚至其逝世当天(十月二十日),依然校《十驾斋养新录》刊本数页,评定巡抚汪志伊新诗,“谓所作有关名教,非仅诗人能事,手书小笺报之”[104],且与门人孙延晤谈。钱大昕之孜孜学问,可谓终身不倦。

钱大昕去世之次日(十月二十一日),阮元在为《十驾斋养新录》所撰序中,盛赞大昕为学之精博曰:

学术盛衰,当于百年前后论升降焉。元初学者,不能学唐宋儒者之难,惟以空言

高论,易立名者为事。其流至于明初,《五经大全》易极矣。中叶以后,学者渐务于难,

然能者尚少。我朝开国,鸿儒硕学,接踵而出,乃远过乎千百年以前。乾隆中,学者

更习而精之,可谓难矣,可谓盛矣。国初以来,诸儒或言道德,或言经术,或言史学,

或言天学,或言地理,或言文字音韵,或言金石诗文,专精者固多,兼擅者尚少,惟

嘉定钱辛楣先生能兼其成。由今言之,盖有九难。先生讲学上书房,归里甚早,人伦

师表,履蹈粹然,此人所难能一也。先生深于道德性情之理,持论必执其中,实事必

求其是,此人所难能二也。先生潜研经学,传注疏义,无不洞徹原委,此人所难能三

也。先生于正史杂史,无不讨寻,订千年未正之讹,此人所难能四也。先生精通天算,

《三统》上下,无不推而明之,此人所难能五也。先生校正地志,于天下古今沿革分

合,无不考而明之,此人所难能六也。先生于六书音韵,观其会通,得古人声音文字

之本,此人所难能七也。先生于金石,无不编录,于官制史事,考核尤精,此人所难

能八也。先生诗古文词,及其早岁,久已主盟坛坫,冠冕馆阁,此人所难能九也。合

此九难,求之百载,归于嘉定,孰不云然![105]

而胡培翚亦表彰大昕曰:

古之儒者,通天地人。三才万象,一道弥纶。功归约礼,教始博文。陋彼墙面,

浅见寡闻。师师传效,大道以湮。我朝振之,宿学连翩。黄(梨洲)、顾(亭林)、阎

(百诗)、胡(东樵),力浚厥源。梅(勿庵)、江(慎修)特立,惠(定宇)、戴(东

原)并延。儒术之盛,如日中天。先生蔚起,益扩其传。九流六艺,洞悉贯穿。囊括

史籍,上下千年。发为著作,旁礴垓埏。解蔽祛惑,绩著简编。[106]

阮、胡二人所评,堪为学林共论。

综而言之,自清世宗倡兴书院、高宗加意书院建设以来[107],紫阳书院作为被关注的重点书院之一,不仅享受到朝廷赋予的各项优惠政策,而且得到地方大吏的扶持与优容。承此时势,一时名儒硕彦,汲汲以经史、古学、词章诸学引导后学,而吴中及四方问学之士,亦颇能以此诸学相磨砺,师弟授受,蔚为一时风气。较之当世某些书院院长,视讲席为进身之地,“漫无考核,既无以为激劝之资,则日久因循,未免怠于训课,惟知恋栈优游,诸生或且习而生玩,恐于敩学无裨”[108]之漏习,紫阳书院师生之课、学,可谓别具一格。钱大昕生当其时,早年既受业于紫阳书院,晚年又主讲、终老于紫阳书院,其于紫阳书院亦称终身系之矣。当肄业紫阳书院时,大昕沐于王峻、沈德潜之教泽,又得惠栋、沈彤、李果诸儒之指授,益以同舍王鸣盛、王昶、曹仁虎诸友之策励,故于经史古学,得窥其堂奥,学殖益富。是以发为文章、诗赋,能擅一时之雄,得遇特达之知;而根柢之学,自此立矣。其后,随着清廷对经史之学的大力提倡[109],钱大昕更以其高洁的人品、博洽的学识,为闵鹗元、汪志伊诸大吏所推扬,而主紫阳书院讲席者十有六年。在此期间,大昕以通经博古为士子倡,质疑解惑,辨难发覆,诲之不倦。而受业门下者,“钦其学行,乐趋函丈”,二千余人之中,“其为台阁侍从,发名成业者,不胜计”。而尤可称道者,在钱大昕的影响之下,亲炙教泽者,或得其一端以成专门之学,或学兼数长而成通儒之业,几千年之绝学,萃于一门,诚可谓“海涵地负参精微,儒林艺苑资归依”[110]!是以阮元论百年学术之盛衰,推钱大昕为能兼清初以来诸学之大成,江藩赞大昕“学究天人,博综群籍,自开国以来,蔚然一代儒宗也”[111],而胡培翚亦有“博洽经训,尤精史学,通六书、九数、天文、地舆、氏族、金石,熟于历代官制及辽、金、元国语世系,……盖乾隆中一大儒也”[112]之誉。此可见钱大昕之学术地位。总之,钱大昕之于紫阳书院,继武前修,开启后学,于乾嘉时期经史考证主流地位的确立,实为一主持风会之人。

来源:虎丘书院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五千年
87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