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 · 红 | ​87版《红楼梦》:除了情怀,还有……

2017年6月3日,第八届曹雪芹文化艺术节品红月第三期活动在曹雪芹文化中心品红轩举办。本次活动主题为“匠心入梦——87版《红楼梦》的美术世界”,主办方邀请到87版《红楼梦》美术设计刘宝俊老师,为大家还原了一个亦真亦幻的红楼世界。



87版电视剧《红楼梦》曾获得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美术奖。作为总美术设计的刘宝俊,辗转全国十几个省市,近三年不归家配合剧组拍摄,最终出色完成了全剧二百八十多个场景的设计、置景工作,可谓名副其实“用景来说话”的幕后功臣。


一幕幕独具匠心的场景,一张张亲笔绘出的图纸。十日一水,五日一石。刘宝俊老师用专业且饱含细节的讲解让我们知道,关于87版《红楼梦》,除了情怀,能说的其实还有很多。

 



经济家的才干 + 外交家的本事

 

中国电视剧事业始于1958年,大陆第一部电视剧作品是《一口莱饼子》。文革以后,随着电视录像设备进入我国,电视剧行业迎来了极大的发展。电视剧制作中心在全国各省市成立,涌现了诸如《末代皇帝》《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一系列优秀的电视作品。


但凡要用眼睛去看的事物,都离不开美术。电视剧是一种视听艺术,从人物脸上画的妆、身上穿的服装、手中持的道具到日常出入的房子,都需要美术师逐一设计。


在一个剧组里,导演是核心。导演对剧本的把握、对剧情的阐述,是各部门需要领会和遵循的基本原则;制片部门往往负责着拍摄进度、经费、交通、场景、合作谈判等一系列重要事项;而美术设计师的主要工作涉及场景设计、化妆、服装、道具等各方面,需要统领整个设计队伍,并与其他各部门进行妥善的沟通协作。


在刘宝俊老师看来,一个好的美术设计师必须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要同时具备经济家的才干和外交家的本事。一个场景设计出来之后,要能够统筹安排包括环境改造、搭建、布景在内的所有后续工作。

 


“不清不明,既清又明”

 

《红楼梦》记录的是什么时代?刘宝俊老师说:“就是《红楼梦》的时代。”


《红楼梦》的世界亦真亦幻,曹雪芹在书中写道,这些故事并无朝代年纪可考,只“取其事体情理”。这样的设定,给美术设计出了一个难题:拍摄的时候可以一带而过的画面,到美术师手里就会变得非常具体,若不知朝代年月,如何设计环境和道具呢?且在《红楼梦》里,曹雪芹写到了很多当今已无资料可考的物件。例如烤鹿肉,用的是什么样的炉子?十几个人围着长桌子作诗,是什么样的桌子?


经过反复思量,刘宝俊老师最终定下了87版《红楼梦》的美术设计基调:不清不明,既清又明。取明代之精华,去清代之繁琐。人物服装尽可能生活化,主要借鉴明代晚期的风格。所幸创作与记录不同,可以存在一定的虚构成分。刘宝俊老师只能综合各类历史知识,大胆去设计。最终,这些设计得到了红学家的普遍认可。



担任87版《红楼梦》的美术设计之后,刘宝俊老师设计的第一个场景是薛蟠的花厅。在这里,贾宝玉与薛蟠、蒋玉菡等人饮酒,唱了《红豆曲》。这场戏在陶然亭公园外拍摄,为了烘托薛蟠的身份和性格,刘宝俊老师特别为装饰室内墙面设计了美人条幅和西域风格的挂毯。


艺术作品塑造的是典型人物、典型环境。刘宝俊老师强调,美术设计的任务,就是要“让环境说话”,让其推动剧情的发展,帮助塑造人物性格。例如剧中有一个桥段,表现小红被人贩子抓走后关在房间里的场景。那个房间里挂满了辔头、缰绳、马鞭,像一张网,暗示小红落入此种境地是无法逃脱的。


拍摄工作的迫切需要,为一丝不苟的美术设计也增添了不少即兴的成分。刘宝俊老师回忆起当年拍摄访妙玉乞红梅一段故事,书中是“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拍摄现场雪景是天然的,红梅却没有。只好从别处买来红梅花,不露痕迹地插在树枝上,这才还原了书中的景致。

 


大哉红楼,匠心入梦

 

电视剧制作成本很高,为了满足不间断拍摄的需要,美术师总要提前很久开始准备。拍摄《红楼梦》的过程中,由于几个场景常常需要同时搭建,工程量极大。有时候一个晚上就能拍完的场景,刘宝俊老师却要携团队花一个月的时间辛苦布置。所谓匠心,大概不外如此。


以下是刘宝俊老师对剧中几个经典影视片段的讲解:


黛玉进贾府。这场戏的前半段,是在正定县的《红楼梦》拍摄基地拍摄的。书中有宁荣二府,但在正定其实只建了一座府,拍摄中用写有两府名字的匾额以示区别。


从黛玉进入贾母房间起,转入摄影棚内拍摄,这是为了更好地反映林黛玉见到贾母的复杂心情。各种垂花门、落地罩,都是由剧组美工做的。为了表现贾府的深奥莫测、黛玉的留心谨慎,刻意将环境布置得错落有致、层层叠叠,犹如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秦可卿出殡。这是一段大场面的重头戏,剧组请来曾为吴佩孚出殡做纸糊的老师傅,扎制各种幡旗、祭祀纸扎、器物等,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全部做完。开拍当日,伞盖、旗、轿、蜡烛、绮罗、金山银山、观音、聚宝盆……书中所述宁国府“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的送殡队伍,就这样被搬上了电视荧幕,后又因为拍摄需要,一把火就将之烧了个精光。


秦可卿出殡场景剧照


为了设计这一场景,刘宝俊老师查阅了很多与出殡相关的历史资料,做了大量分析和考证工作。“这场戏,是可以给后人当作教科书来参考的。”刘宝俊老师说,“我们花了这么大功夫,就是想给人们留下点什么。”


元妃省亲。这场戏在三个地方拍摄而成,分别是正定的宁荣街、北京的白云观和扬州的瘦西湖。仪仗队伍穿梭在街里,声势赫赫、金碧辉煌;元妃乘坐凤船游湖,湖面上花灯烂灼、波光璀璨;省亲是在冬天的晚上,白云观里却被装点得灯火明澈,犹如白昼一般。制作这场戏中的道具,刘宝俊老师有意运用了许多“凤”的元素,例如凤灯、凤船。因为在贾府看来,元妃就是“凤”,是她为整个家族带来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光荣。


据刘宝俊老师回忆,拍这场戏的时候,红学顾问、副监制胡文彬曾说:“瘦西湖有过两次荣耀,一次是乾隆皇帝下江南,另一次就是你们拍《红楼梦》。”


探春远嫁。这个场景在书中描写不多,其实大可以在荣国府门前草草拍摄了事。而这个片段之所以最终成为经典,和选景有着莫大关系。这场戏的拍摄地点在山东蓬莱,选景之人正是刘宝俊老师。为了找到合适的景,刘宝俊老师走访了全国许多地方。他认为,既然是“远嫁”,就必须体现出一个“远”字,这样才能拍出探春不可回头的命运。此外,探春是远嫁到海外,因此还要体现出“夷”,那艘海盗船是不可缺少的。


在蓬莱,刘宝俊老师寻着了一处完美的海岸:一望无际的大海,古旧的城墙,苍茫天地间一座孤楼……这段戏没有台词,背景只有王立平先生所写的一首《分骨肉》。所有感人的情绪,全都靠场景营造了出来。


拍摄时所用的海盗船,是由一艘军舰改造而成的。为此,剧组专门找到了海军司令部。开拍前还有一件趣事:由于天气突变,这艘船被大风刮走了,海面上不见踪影。剧组所幸得到附近海军派出快艇协助,这才把船寻了回来。


狱神庙与羁侯所。这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不曾描述的场景,整场戏都在摄影棚里拍摄完成。刘宝俊老师参考明代狱神庙版画资料,画了许多图纸交给设计搭建布景。在庙前置一个张牙舞爪的兽头,制造吞噬一切之感;做旧所有门窗、栅栏;在王熙凤所关押的监房墙上绘制十八层地狱图,用尽美术、置景手段营造毛骨悚然的气氛,强调人物境遇的落差,烘托王熙凤的悲惨结局。而王熙凤死后的那场戏,是在哈尔滨的雪地里拍摄的。

 


大观园:天上人间诸景备

 

贾元春曾作诗形容大观园“天上人间诸景备”。要表现这样一个大观园,选景也要不拘一个时代、一个地方,把普天之下的美景全都收罗进来。


位于北京南二环的大观园,当年专为拍摄《红楼梦》而建,这在中国影视发展史上属于首创。但虽如此,87版《红楼梦》真正在大观园中所拍的戏份却不多,只用到了怡红院、潇湘馆、稻香村等若干场景。




整座北京大观园的平面设计图,是刘宝俊老师亲笔画下的。此外还有比例结构精确的建筑施工图纸,以及具体到每一个房间陈设细节的彩色画稿。有了这些图,建筑和搭建才有依据。



大观园鸟瞰图


贾宝玉所住的怡红院极其奢华,每一间房屋、每一处细节都出自刘宝俊老师之笔;潇湘馆的竹子是从四川运来的,谁料却很难成活,拍摄时已死了80%,只好从别处买来大量竹叶绑到枝上;凤姐的房间是在摄影棚里拍的,每一扇窗都需要单独设计,且要与正定荣国府的建筑风格协调统一;秋爽斋在扬州取景;每一座院落、每一个房间的楹联,都是请北京楹联协会专门设计的……


精雕细镂大观园,既有南方的秀丽典雅,又有北方的富丽宏阔。刘宝俊老师说,一定要尽己所能做到“向曹雪芹负责,向原著负责,向导演负责”。



2017年6月17日上午,在第八届曹雪芹文化艺术节开幕式暨87版电视剧《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活动上,刘宝俊老师个人画展将正式开幕。除个人擅长的风景作品以外,刘宝俊老师还将展出自己为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特别绘制的系列肖像作品,以飨来自全国各地的红楼文化爱好者。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典的小资情调
27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