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阅微第48篇——二姑娘色诱书生

《阅微三百篇——闲看纪晓岚<阅微笔记>三百篇灵异故事》之


<阅微第48篇——二姑娘色诱书生> 


远房堂兄旭升对我说:在我们村南,以前出了个女狐狸精,媚惑了不少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现在人们常说的“二姑娘”,就是指那个女狐狸精。我们纪氏家族里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下决心要活捉女狐狸精,但是他计划暗自行事,对谁都没有透漏消息。


有一天,这个年轻小伙子在一个废弃的菜园子里忽然见到一个美女,观察她的穿戴打扮,怀疑她就是二姑娘,就嬉皮笑脸地唱起情歌挑逗她,没想到她也兴高采烈地抛媚眼来回应。于是他见机行事,故意采了一朵野百合扔到她的面前,打算等到注意力分散时活捉她。这个美女正要俯身去捡野百合,忽然退后几步,惊恐地说:“女人的第六感提醒老娘,你这个渣男的心里有歹毒的恶念啊!”随即越过破墙逃走了。



后来有两个年轻书生住在东岳庙的僧房里读书,一个住在南屋,举止轻浮,跟二姑娘经常暧昧亲热;另一个住在北屋,目不斜视,就像从来没看见二姑娘一样。有一次,南屋的书生曾经责怪二姑娘约会来晚了,怀疑她是跟北屋的书生亲热过后再来的,就半开玩笑半吃醋地说:“亲爱的二姐姐啊!你这是左手拉住仙人浮邱的袖子,右手又拍着仙人洪崖的肩膀,同时还要和另一个书生相好吗?”没想到二姑娘却嘴巴一撇,,马上反驳他:“因为公子你不轻视姐姐是异类狐狸精,所以姐姐才会【女为悦己者容】跟你约会。至于北屋的那个书生,心如榆木顽石,姐姐我哪敢靠近他呢?”南屋书生仍坏坏地怂恿她:“你为什么不趴到墙前门窗上诱惑一下他啊?男人最了解男人,【普天之下哪有永远正派的男人,现在他保持正派是因为受到的诱惑力度还不够】,要是你每天变换着花样去使劲诱惑他,他也未必能做到三年不动心啊!如果你让他丢了那副正人君子的节操,也就免得他在人前道貌岸然地恶心我,摆出像北宋大儒程伊川一样的道学家面孔了。”二姑娘却摇头叹息说:“【物以类聚,同类相亲】,像姐姐这般妩媚的磁石也只能吸引你这般风流的铁针,假如双方的气质品类不同,就无法进一步互相吸引啊!我们还是别管闲事了,免得最后自取其辱呀。”


当时我和堂兄旭升一起坐在先父姚安公身旁,姚安公就俯身过来谆谆教诲:“以前我也听别人说过这件事,事情大概发生在顺治末年。居住北屋的书生,好像就是我们的族祖雷阳公。雷阳公是一个老贡生,除了作八股文以外没有任何别的本事,只是他的心地纯朴真诚,哪怕是狐妖也不敢靠近他。由此可知,【凡是被妖精鬼魅蛊惑的可怜人,都是因为心地里先萌生了邪念才感召的】。”



原文附录:


再从兄旭升言,村南旧有狐女,多媚少年,所谓二姑娘者是也。族人某意拟生致之,未言也。一日,于废圃见美女,疑其即是,戏歌艳曲,欣然流盼。折草花掷其前,方俯拾,忽却立数步外,曰:君有恶念。逾破垣竟去。后有二生读书东岳庙僧房,一居南室,与之昵;一居北室,无睹也。南室生尝怪其晏至,戏之曰: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耶。狐女曰:君不以异类见薄,故为悦己者容。北室生心如木石,吾安敢近。南室生曰:何不登墙一窥?未必即三年不许。如使改节,亦免作程伊川面向人。狐女曰:磁石惟可引针。如气类不同,即引之不动,无多事,徒取辱也。时同侍姚安公侧。姚安公曰:向亦闻此,其事在顺治末年。居北室者,似是族祖雷阳公。雷阳一老副榜,八比以外无寸长,只心地朴诚,即狐不敢近。知为妖魅所惑者,皆邪念先萌耳。——贫道选自《阅微笔记·滦阳消夏录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