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中的龟兹足迹——克孜尔石窟的壁画艺术


丝绸之路上著名的龟兹古城(现新疆库车)境内的中唐时期壁画――阿艾石窟壁画不久将得到修复,我国考古研究专家、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近日来到库车论证保护和修复方案。


阿艾石窟在距天山神秘大峡谷谷口1.4公里的山崖上,洞口距地面38米,石窟内大约15平方米的南、北、西壁上的壁画和文字清晰可辨。壁画中央绘有无量寿佛,两侧为众菩萨和闻天法人,上部有悬浮空中的“不鼓自鸣”乐器,下部有楼台亭榭,动植物、几何图案和汉字、古龟兹文字等。经考据为中唐时期佛教艺术壁画,距今约1300年。


龟兹石窟


唐朝诗人李顾在《听安万善吹密策歌》一诗中有“南山截竹为爵策,此乐本自龟兹出”的句子,同时代的著名边塞诗人岑参在《北庭贻宗学士道别》一诗中有“今且还龟兹,臂上悬角弓”的句子,而宋朝诗人沈辽则写有《龟兹舞》诗一首,这些古诗中所指的龟兹就是今天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库车为中心,包括拜城,阿克苏,温宿,新和,乌什,沙雅的整个区域。


龟兹是一个历史十分悠久的古国,最早记载见于班固(公元32年―92年)所撰的《汉书。西域传》书中说,当时的龟兹已有户六千九百七十,人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人,并设有各部千长等官职,已经建立了一个较完备的官僚统治机构。



龟兹石窟就建造在古龟兹国的境内。龟兹石窟是龟兹国境内石窟的总称,包括有克孜尔石窟,库木吐拉石窟,森木塞姆石窟,克孜尕哈石窟,玛扎伯哈,托乎拉克埃肯石窟等六处主要石窟以及台台儿石窟,温巴什石窟1托乎拉克店石窟,亚吐尔石窟等小石窟。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4月在库车县阿格乡北部的克孜力亚大峡谷内,即位于217国道旁进人大峡谷1300米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处新石窟――阿艾石窟,进一步丰富了龟兹石窟的内容。随着对石窟研究的不断深入:说不定还会有新的发现。由于那些小石窟大都洞窟数量少,壁画雕塑几乎全部坍坏,因此一般说的龟兹石窟就是指的六处主要石窟。


很多人知道敦煌莫高窟,我也曾一睹其风采并深深折服,但当我踏入龟兹石窟时,才真正体会到了震撼的感觉。这儿壁画风格之多样、内容之丰富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神奇地域曾经繁华


古西域是连接亚洲和欧洲的通道,因此也是一片各种文明成果相互交织的神奇地域。虽然如今它荒凉一片,但看到那些壁画时,千年之前的繁荣热闹往往就在眼前。


龟兹国是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中的大国,龟兹石窟便是它留下来的瑰宝。这片石窟曾是僧人修行栖身之所,而虔诚的佛教徒们,以绘画的形式,将佛教的各种人物、故事、传说描摹在石窟壁上。天然矿物质颜料至今艳丽依旧。龟兹有近十个石窟,我主要在其中的克孜尔石窟拍摄。这里的壁画保存得最全,破坏量也相对较少。



稀有艺术神秘古董


克孜尔石窟里的壁画,跨越了古龟兹国佛教信仰从小乘向大乘过渡的漫长时期。艺术特色主要是中亚犍陀罗风格和黄金时期的龟兹画风。这些融会贯通了东西方佛教艺术的壁画,浓郁的想像力和故事性让各种形象简直像是活在岩壁上,呼之欲出。



当时在这条路上,路过的人千奇百怪,可以说任何身份、任何职业的都有。因而进石窟作画的人群很杂,正是因为这种“杂”,才更显得难能可贵。这一面是某位国王的画像,而转身又看见了一位不知名的流浪汉留下的“手谕”。不由得深深浸染在那个时代的神秘和美妙中。


残破壁画感慨万千


我去了克孜尔石窟四次,每次一呆就是半个月。看起来拍摄时间很充裕,而实际上,我每天都觉得时间紧迫。要知道,那些壁画每天都在受到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损坏,能够争取早一秒钟拍下它们,就等于存留了一份更完整的影像资料。



许多佛像的眼睛都在革命运动中被人们用刀划去了,而外国人整块整块截取的现象在洞里屡见不鲜。我还见到一些完全被熏黑的洞窟,据说解放前游牧民在此烧烤。看着那些残破的壁画,任何喜爱艺术的人都会觉得心痛。克孜尔石窟已经对游人开放,我更是看到有人在壁画上刻下“到此一游”的留言。请停止这种伤害吧,克孜尔石窟的价值远比我们想象的更高。


(中国甘肃网)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五千年
80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