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谈|“他的果实甸甸,满目沉厚,若巨鼎大钟!”——梁照堂

《地義天恩》陈永锵


激越回荡的“田园歌手”

——品读陈永锵近年之作中国画

梁照堂  2000年


他的果实甸甸,满目沉厚


土地上的如大地球般的南瓜、黄灿灿硕大的向日葵群、云海中的攀枝花(木棉别称)、粗杆上的紫荆木、春花、秋木、夏叶、冬根……壮枝大杆,如沉沉岳壑,连绵起伏的山峦;果实甸甸,满目沉厚,若巨鼎大钟。


画家陈永锵善于将南国人们所熟悉的木棉、残荷、南瓜、葵花等农家小品注入山石般雄浑博大的精神品格,将农家生命的实体,融入山岳般的厚实浑朴之中,而有“万壑千崖奔赴腕下”之气象。(清·姚孟起《字学忆参》)


《重生》陈永锵


他的团块构图,意境博大


他的画面通过饱满团块的构图,绚烂的色彩,给人以一种博大的意境。在他的笔下,无论是朵朵的木棉,还是硕大的南瓜,使观者仿如闻浓郁的南国泥土气息,又仿如置身于南国乡村的村隅巷陌之中,又仿佛超越大自然的原形而展现出石岩般的坚韧内涵。


题材选择源于生活,而又超越自然物象。娴熟沉稳的用笔,借鉴西画色彩的丰富表现力,结合中国画的笔象墨气,色中有墨,墨中有色,两者浑然一体,相得益彰。


《实也》陈永锵


他潇洒的写意,创造意象


其岭南风物系列,在生活写实中籍以潇洒的写意,完全是一种意象的创造。画面的用色并非一味以色貌色,而是以主观精神的指向为轴,辅以对色彩形式规律的把握来实现。既丰富了画面的形式感,又表达了他的思维在艺术上的灵动与炽热感。


从《岭海风流》、《原上金风》等作品中,可窥见画家在面对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顿悟出来的艺术灵魂。正是主体情感被自然力所驱动,使心灵物化,自然心灵化达到循回式升华过程。所有的一切都是生命的回声,人与其所摹写的物象异质同音,鲜明地体现了自然力与心理力同构的图式,寄寓了画家的情思和哲学思考。


原上金风陈永锵


他率直豪爽,袒露朴野之气


从《南风》、《土地》与《秋荷》等的作品中透出画家内心率直豪爽与大度潇洒的品格。删繁取简的转化,通过细节刻划比兴诗意的语言模式,团块体积的扩张,化零为整,化散为合。其中所袒露的乃是一种天机自然的朴野之气,洋溢着一股生生不息的精神,繁密、斑驳、静穆——繁密中寓生机,斑驳中蕴元气,静穆中透苍浑。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