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張聽,了解尺八。

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


或许,每一个漂流在外的人,都渴望能在海外找到家乡的影子,而尺八文化,正是乡愁代表的一种体现。春雨楼头尺八箫,在若有若无的细雨中,诗人卞之琳说道:“心中怏怏的时候,忽听得远远的,也许从对街一所神社吧,送来一种管乐声。如此陌生,又如此亲切,无限凄凉,而仿佛又不能形容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尺八,现今听来已全然陌生的物件,是一种源于中国类似于箫的竹制管乐器,其形制可追溯到秦汉,隋唐时成熟,并有了“尺八”之名,宋亡崖山之后而绝迹华夏,成为故纸堆里搬弄文字的名词。但因唐宋时期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反而在日本得到传承和发展,“开启了一个忘却的故乡”。试想,当岩前静坐,明月当空,万象影现中,吹一管尺八,独处与世无争的宁静时,对于当今普遍浮躁人心而言,“像自鉴于历史的风尘满面的镜子”,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悠闲自在。



         “演奏和聆听尺八的时候,我们的心念和意志可以无限扩大,一念遍三千,时空皆可越,心可包太虚、量以周沙界。”近十多年来,张听致力于重建当代中国尺八文化,他的生活起居、日常交际、言谈举止无不透着“尺八行者”的气质。他家的茶室装修成简洁的禅意风格,日式榻榻米地台和新中式榆木原色茶席巧妙搭配,和谐实用。茶座上方墙壁挂着近代日本尺八大宗家川濑顺辅所书《煎茶竹送风》挂轴。挂轴下,张听端坐在禅椅上,焚香、煮茶,时而谈话,时而拿出尺八奏出风吹密林般空灵恬静的感觉,听着正陶醉的时候,他又用尺八发出狰狞惊悚之音,让人听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随后,他缓缓放下手中的尺八,微笑道:“你看我是佛?还是魔?不要轻易给尺八定性!”






翠竹癫僧皆佛性  踏破虚空作禅曲

   中国的很多古乐器,历经千年的延绵出了灵性,成就了人与自然的造化之美。“有声吹禅,无生涅槃。”一件器乐因融入了宗教的奥妙,便也染上了世上种种难以捉摸的神秘。“天地合德,万物资生。寒暑代往,五行以成。章为五色,发为五音。”竹制的尺八本身便有着自然的空灵与恬静,而它的声音更如疾风掠过千年风华。 




       尺八,属边棱振动气鸣吹管乐器,外切口,五孔(前四后一),以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它的新月形吹口,比洞箫宽,中空,两端通透无笛塞,更无膜、哨、簧片辅助发音,全靠唇形和角度控制气流发音,因此对演奏技巧要求会更高。《新唐书.吕才传》记载:“贞观(627—649)时,太宗诏侍臣举善音者……侍中王珪、魏微盛称才制尺八,凡十二枚,长短不同,与律谐契。”宋朝时,日本和尚心地觉心将五孔尺八以及《虚铃》等曲带回日本,从此尺八在日本得以发展,并不断流传。

         目前可考的最古老的尺八曲《虚铎》,来源于对虚空中萦绕之铎音(铎即大铃)的模仿而创制。为「尺八三根本曲」之首,亦是流传下来的唯一一部中国尺八曲。咸通三年(公元862年),普化禅师在街上向众人乞衣,唯临济禅师解其意,送与棺材一口。普化大喜,扛着棺材喊道:“我要去东门圆寂。”众人争相前往观看,谁知普化却说:“今天的日子不合适,明天去南门转世。”接连几天东南西门走了个遍。直到众人散去,普化扛棺出北门,请路人将自己钉至棺材里。消息传开,众皆哗然,连忙打开棺材一看,里面空无一物,唯有碧空白云深处阵阵振铎之声渐渐远去。他的“粉丝”张伯便以此虚空铃铎之音为素材写了这曲《虚铎》,后在日文中演化为《虚铃》。据说是一支至简而至深之曲,简单的音符传达着一个彻悟者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得愿力遍满虚空法界。整首曲子悠扬空灵,音色清透、余韵不绝,洋溢着自然的平和之气和漫步世外的淡雅出尘气息。也许是因为《虚铃》的境界太高,非常人能理解和修得。故尺八传入日本之后又诞生了《虚空》和《雾海篪》,三曲分别表达了「悟道」、「修行」与「尘世」的三重境界。



         因与禅宗的结缘,尺八不再是一种世间娱乐之器,而是修行的法器。日本的明暗、琴古、都山等诸大流中,“明暗流”所倡导的“万法自然、不事雕琢”,最能体现禅宗的精义。每到寺院有重大法事时,就要在佛前献演尺八,在僧人们看来,献演尺八和献花、焚香、燃灯一样,都是供养诸佛的方式。僧人独坐禅房时,吹奏尺八更是帮助调整身心、内观觉照的修行方式。




        尺八虽起源于中国,但20世纪以后,是通过日本传播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发展成多元化、国际化的乐器,而在它的故乡中国,已经几乎被遗忘。国际研究领域也习惯性的把尺八称为“shakuhachi”,(“尺八”日文发音),它和古书上提到的“尺八”信息含量是有一定区别的,就像现在全球风靡的体育项目足球(football)和起源于中国的“蹴鞠”也不完全等同,但也不无关系。2008年7月,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世界尺八大会上,张听作为唯一的中国代表出席大会,从此现代国际尺八舞台上第一次有了中国人的身影。由于曾在寺院生活过的特殊背景,他对吹禅悟道的尺八有着独特的理解:“当我专注于尺八演奏时,调整自身的每一次呼吸,可以很快将身、心、灵进入合一的状态。敲钟和法器都有静心的作用。尺八空灵、平缓的曲调容易让人内心澄澈,正如人们去寺院听钟其实也是一种洗礼和修行。”似乎与难以领悟的道法相呼应,即便是后来尺八流于大众,也带着些许不可忽视的禅味。
        它曾经在故土失传数百年,却在异乡得以绽放,而今,经历一次又一次地升华与醇化,尺八再次展现在国人面前。


一笑望穿五陵墓  花开佛魔两生间

     “顷刻间,萧瑟苍凉起来,深远、空灵的声音恍如带着隔世的忧郁笼罩心际,眼前苍绿的山林,落日的余光,都有了历史凝重的面容,我竟唬得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尺八这个被遗忘的千年古乐器,与生俱来的历史感,让听者为之沉醉。空灵幽远的旋律,暗合了内心虔诚的祝祷。听者只能用这样的文字,有意识的直击内心的深处……

音乐犹如生活,它往往无穷无尽。细听尺八,可以让人暂离忙碌的现代生活,进入一种反观自我的思绪世界。曾有一个高调跋扈的南方商人前来拜访张听,可能赚钱的速度和修为礼貌的养成有些脱节,也可能是前日夜总会出来宿醉未醒,进门入座间抽出香烟,径直将二郎腿架起来,在享受完吞云吐雾的感觉后,一边将烟灰弹进面前的天目碗茶具,一边开口道:“把你这最贵的尺八拿出来,我想买两支……”张听低头不语,等他将烟抽完后,淡然而又坚定地送了客商两个字——“出去”。事后商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多次电话致歉并决定拜师潜心学习,一个月后那个玩世不恭、目空一切的商人,在学习尺八的入门仪式上留下忏悔和感恩的眼泪,原来尺八真有降服心魔之用。“古人说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基本属于面目可憎,但自学习尺八后,整个人变得柔软,面相也儒雅起来。当人们一味‘向外驰求’的时候,很容易迷失。正如开车,不能一味轰油门,而不懂得刹车和停下欣赏风景。突然发现有一个地方可以安放自己的灵魂,这就是“内观”,尺八,正是一种能让人向内觉察自省的奇妙之器。
 



        张听的微信签名很有意思:“非道非僧非俗子,亦魔亦佛亦凡夫”。似乎透露出他异于常人的处世态度,这与尺八极具个性的表现力相似,乐曲既能恬静舒缓,也能狂放狰狞。“所谓魔和佛,讲的是人身上诸如善恶、喜怒、爱憎等对立的东西,而我就想破这个对立。”一个有觉知力的人不会因为外界的评论让自己不快乐,也不会因为自己的愚昧执着而伤害到他人,张听的世界就很自在,被各地粉丝追捧,尊称为“大师”,也毫无得意自喜;有见解向左的“同行”为了搞倒他,称其“伪学”、骂他“汉奸”,他也只是淡然一笑。他说,如果张听倒下,中国的尺八就能兴旺的话,他宁愿倒下。真正悟道的人也绝对不会对一个人或一支尺八在二元对立的语境下去定性的。乐以载道,透过尺八,他经历良多,也收获很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十六年前,稚气未脱的张听对老师神崎宪问道:“现在日本有多少人吹尺八呢?”
       老师想了想,说:“大约五六万吧。”
        两年前,有人再次询问神崎先生同样的问题,老师又沉思了下:“大约两三万吧。”
为何短短的十多年消失了一半?

     因为这一尺八寸的距离,已行走了千年,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日本经济的衰退和老龄化带来的人数骤减,青黄不接,老一辈相继离去,年轻人学习的渐少。又隔了一年,连这位见证尺八文化回归中国全过程,两次回答这个日本尺八人口问题的神崎宪先生也匆匆离世了。却用时空、生命与修行之美,增添尺八回肠荡气之意。
       而与此同时,这个世纪一开始的十多年,正好是中国政通人和、经济和文化空前繁荣和飞速发展的时代,加上互联网等传媒的发展,经过诸如神崎宪、冢本松韵等多位很有情怀的日本尺八传道者以及张听等国内尺八精英学子的努力推广下,目前中国学习尺八的人数已有赶超日本之势,部分研习者在技术和学术上也达到相当高度。
    这个此消彼长的趋势预示着尺八文化的中心正在不知不觉从日本转向中国。


“吹禅法器”的内修精神
        很多中国古老乐器都有和尺八相似的经历,盛极一时,而后消失,有些被传到其它国家,很幸运的被保存下来而后回传,有些干脆就只成了史籍中的只言片语或者壁画中一抹不甚清晰的色彩。20世纪60年代,尺八从日本流传到欧、美、澳洲,成为西方人最喜爱的东方乐器之一。至此尺八开始了国际化时代,也形成了独立、完整、丰富的学术和实践体系,能兼容表现古典本曲、通俗音乐、交响乐、摇滚、爵士、新世纪等各种风格的音乐作品。
        “呼吸之间,人人平等;莫因更好,错失当下。”当张听说完这句话,只听得面前的水晶钵轻轻一击,余音在整个空间回荡……尽管当今“国际化、多元化”语境下的尺八已经“可雅可俗、无所不能”,但张听还是特别强调尺八一开始的作为“雅乐礼器”的贵族血统和后来与禅宗结合后的“吹禅法器”的内修精神。


访










尺八行者

一个带着尺八行走天下的人

从吹奏中觉照

在呼吸间禅悟

以器修身

以乐载道

五音六律皆通佛智

一曲清音普供十方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民乐鉴赏与学习
9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