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三之气——胃炎

  患者,吴某,男,47岁,初诊日期2017年7月1日。自诉自今年清明饮酒过度而胃中反酸烧心隐痛、间断发作,中西医久治而收效甚微。近日烧心泛酸,胃痛加重、遂服用奥美拉唑,药后反酸减而胃痛反有加重趋势;患者自幼饮食生冷则腹痛便溏,下肢自觉冷感。刻诊:胃中作痛,烧心,情绪焦躁,眠差,大便溏,小便黄,舌质红瘦苔薄白;左脉沉而无力,右脉沉细稍数。

  诊断:胃痞

  病机:寒热错杂,中焦不畅

  处方:

  半夏4g  黄芩4g 黄连4g  党参10g  

  干姜5g  大枣10g 枳壳4g  桔梗4g  

  白术2g  藿香5g 枣仁15g  吴茱萸1g 

  丹参10g 檀香2g  砂仁5g (7剂,日一剂)

  按:患者就诊之时,情绪反复,总觉自身之病痊愈无望,反复问其病服药多久方可痊愈,半晌宽慰之后,方才携七剂药归去;第二日晚上又发信息言,他一西医院长朋友对他说,中医治疗胃中烧心、反酸基本没有效果,劝其莫要浪费时间精力,于是又开解一小时余方好。三剂药尽,胃中反酸烧心已经痊愈,唯胃中稍有痛感,嘱其再服7剂。药尽再诊,言后付三剂胃中已无任何不适,二便早已如常,问余是否需要再服药,嘱其病除则药止,胃病“三分治七分养”,慎起居饮食则可,无须再服中药,患者欣喜而归。

  患者自幼饮食生冷则腹痛便溏,常觉下肢发凉,此中阳不足之症;而病发于丁酉年二之气,加重于三之气,古人云:“三之气,阳明燥金加少阳相火,燥热交合,民病寒热……”,加之酒为湿热之品,天气之燥热合酒之湿热趁虚而入,寒热错杂之机遂成,乃予半夏泻心汤平调寒热,半夏、黄芩、黄连三药合用清热燥湿;党参、干姜、大枣合白术温运中焦,白术又能健脾祛湿;再加藿香芳香醒脾,化湿行气;是以中焦得运,湿热自去。肝郁化火,肝火犯胃,脘胁疼痛,口苦嘈杂,呕吐酸水合方左金丸,胃痛日久,久病入络,乃合丹参饮化瘀行气止痛;湿热蕴结中焦,气机升降失调,乃予桔梗、枳壳,一升一降,中焦运转,诸病痊愈。

  有人怀疑中医不能治疗反酸烧心,而此患者虽意志起伏,但最终选择相信中医并坚持服药,故而十余剂即愈。由此观之,中医治疗反酸烧心并非谎言。


冯门中医工作室师训:慧心治病,良心做人,疗效至上,医德永存。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医天地
7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