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39条:明觉精察与真切笃实

一日,论为学工夫。先生曰:“教人为学,不可执一偏。初学时心猿意马,拴缚不定,其所思虑多是人欲一边,故且教之静坐、息思虑。久之,俟其心意稍定,只悬空静守如槁木死灰,亦无用,须教他省察克治。省察克治之功,则无时而可间,如去盗贼,须有个扫除廓清之意。无事时将好色好货好名等私逐一追究,搜寻出来,定要拔去病根,永不复起,方始为快。常如猫之捕鼠,一眼看着,一耳听着,才有一念萌动,即与克去,斩钉截铁,不可姑容与他方便,不可窝藏,不可放他出路,方是真实用功,方能扫除廊清。到得无私可克,自有端拱时在,虽曰何思何虑,非初学时事。初学必须思省察克治,即是思诚,只思一个天理。到得天理纯全,便是何思何虑矣。”(《传习录》39条)

 


《传习录》39条要旨

 

【1】 “初学时心猿意马,拴缚不定,其所思虑多是人欲一边,故且教之静坐、息思虑”。

 

   心体本是廓然大公的,日常思虑纷纷扰扰,追根溯源,皆是出自私欲。《传习录》72条记载阳明先生与陆原静的一段对话。

   澄曰:“好色、好利、好名等心,固是私欲,如闲思杂虑,如何亦谓之私欲?”先生曰:“毕竟从好色、好利、好名等根上起,自寻其根便见。如汝心中,决知是无有做劫盗的思虑,何也?以汝元无是心也。汝若于货色名利等心,一切皆如不做劫盗之心一般,都消灭了,光光只是心之本体,看有甚闲思虑?”

 


【2】 “久之,俟其心意稍定,只悬空静守如槁木死灰,亦无用,须教他省察克治”。

 

   佛家坐禅流入枯槁,儒家所云静坐,与佛家坐禅入定不同。阳明先生曾对弟子说:“盖因吾辈平日为事物纷拿,未知为已,欲以此补小学收放心一段功夫耳”。

   正德九年四月,阳明先生任南京鸿胪寺卿,徐爱、陆澄、薛侃、季本等弟子同聚师门。阳明先生曰:“吾年来欲惩末俗之卑污,引接学者多就高明一路,以救时弊。今见学者渐有流入空虚,为脱落新奇之论,吾已悔之矣。故南畿论学,只教学者存天理,去人欲,为省察克治实功。”

 


【3】 “省察克治之功,如去盗贼,须有个扫除廓清之意”;“常如猫之捕鼠,才有一念萌动,即与克去,斩钉截铁,不可姑容与他方便”。

 

   阳明先生连用两个比喻,与《大学》以“恶恶臭”说“去恶”一样方便示教。这是把省察克治之功落在“克治”上,体现出功夫之真切笃实。如此去省察克治,“方是真实用功,方能扫除廊清”。

 


【4】 “省察克治之功,则无时而可间”,“一眼看着,一耳听着,才有一念萌动,即与克去”。

 

   这是把省察克治之功落在“省察”上,体现出功夫之致密与精微。“无时而可间”,《中庸》所谓“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一眼看着,一耳听着”,《中庸》所谓“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才有一念萌动,即与克去”,《中庸》所谓“莫见乎隐,莫显乎微”。

 


【5】 “无事时将好色好货好名等私逐一追究,搜寻出来,定要拔去病根,永不复起,方始为快”。

 

   阳明先生特别强调“无事时”,意味深长。《传习录》36条,阳明先生曰:“省察是有事时存养,存养是无事时省察”。这无事时的省察克治之功,即是“存养”,“存养”唯有落在省察克治上,功夫才能真切笃实,不会流于虚寂。

 


【6】 “到得无私可克,自有端拱时在”。

   “端拱”,其本义是“端坐拱手”,引申义为“无为而治”。如孔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阳明先生说“到得无私可克,自有端拱时在”,“端拱”是心上功夫,从念念省察克治进展到《中庸》所谓“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传习录》79条,阳明先生曰:“人君端拱清穆,六卿分职,天下乃治,心统五官,亦要如此”。

 

【7】 “虽曰何思何虑,非初学时事。初学必须思省察克治,即是思诚,只思一个天理。到得天理纯全,便是何思何虑矣”。

 

   “何思何虑”出自《系辞传》,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

   “思诚”出自《孟子·离娄上》,孟子曰:“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

   阳明先生认为,初学必须思省察克治,在存天理、去人欲上真实用功。等功夫纯熟以后,无私可克,自然就从“憧憧往来,朋从尔思”过渡到“天下何思何虑”,从“思诚者,人之道也”上达“诚者,天之道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23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