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圣外王微论

内圣外王微论

 

【内外】内圣外王,道德修养和政治事业,都是仁性的发用,可谓一体同仁,一仁两用。两者相辅相成,互相发明。朱熹说:“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是为知行互发;东海曰,内功愈高则外功愈大,外功愈高则内功愈大。是为内外互发。

 

【内外】然内外互发并不影响两者的体用、本末关系,内圣为体为本,外王为用为末。比较而言,内圣更加根本。程子说:“太山为髙矣,然太山顶上已不属太山。虽尧舜之事,亦只是如太虚中一点浮云过目。”(二程遗书)这里太虚喻道心。人世间任何伟大事业,都不过是道心良知在一定历史阶段的作用。

 

【内外】对于汉唐君主的评价,朱熹与陈亮大异。陈亮着重功业本领,故高度褒扬;朱烹强调道德功夫,故颇予贬斥。朱熹的立场更为中正。汉唐功业亦大逊于三代,黄宗羲说:“当汉唐极盛之时,海内兵刑之气必不能免,即免兵刑,而礼乐之风不能浑同。”(宋元学案)外功有限,就是因为内功有缺。

 

【内外】陈亮言:“功到成处便是有德,事到济处便是有理。”朱熹谓:“功有适成,何必有德?事有偶济,何必有理?”东海曰:德性饱满才能功行圆满,尧舜事业必赖圣贤成就。换言之,德不足或可以成功,但功行必然有缺;理不正或可以济事,但事业毕竟有限。

 

【内圣】内外有别,是体用本末之别,内本外末,内体外用。儒者可以没有外在的政治事业,不能没有内在的道德修养。能否“不失其群”而为君,能否“天下归往”而为王,要看外缘,即外部条件是否具备和成熟。但是,能否成德成仁,则完全取决于自己。这就是“为仁由己”的真义。

 

【外王】儒家内圣外王,帝王术即外王学,外王学即帝王术,四书五经即帝王术的核心经典。古来真正的帝王和帝王师,无不允执厥中,遵循中道,建设王道。诸子百家中,好的如道家兵家齐法家,不妨辅相,不能代替;坏的如秦法家,必须破斥,不容冒充。把商韩邪术说成帝王术,是最大的误认。

 

【外王】或谓帝王之术非道学之真。其实,帝王之术即道学之真,道学内圣外王,帝王术即外王学。帝的概念中包含有谛、天、是、正等多义。公平通达、与事审谛为帝,通天地人、天下归往为王。帝王,是政治与道德的高度统一和圆满结合。帝王术,术亦道也,道术不二。

 

【外王】真正的帝王,标准很高,仅仅民众归往不够,需要上达天道,下达民意,具备天道、民意及传统三重合法性。三代之后,帝王概念被滥用,绝大多数所谓的帝王,名实不副甚至背离,名为帝王,实为盗贼,独夫民贼。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

 

【中道】或谓“儒家思想只是中道之学其中的一部分”,这是狭隘化儒家了。孔子集大成,一是作为“圣之时者”,集伊尹、伯夷、柳下惠之仁、清、和诸德之大成,二是“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集尧舜文武之大成,继承了尧舜之道和文武之制。所以,儒家可以完全代表中道,可以与中道划等号。

 

【中道】儒家出于司徒之官,但经过孔子集大成,就不再限于司徒。司空司寇、从文从武、为臣为君无不宜。班固接着说:“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袓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孔子曰:如有所誉,其有所试。唐虞之隆,殷周之盛,仲尼之业已试之效者也。”

 

【中道】班固认为,儒家“于道最为高”,尧舜的兴隆,商周的盛世,孔子的德业,都是儒家之道试验的成效。唐虞之隆、殷周之盛是王道的典范,唐虞之隆,殷周之盛,都是圣德的体现,圣王合一,非一般司徒之官所能及也。

 

【不二】儒学是真正的不二法门,道器不二,体用不二,乾坤不二,阴阳不二,刚柔不二,本质与现象不二,内圣与外王不二。全体大用,用大体全,无暇无漏,大中至正,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不二】道德要体现于政治,政治要返本于道德,道德和政治不分家,即内外一体,圣王不二。但两者又有一定区别,内圣侧重于个体修养,为道德学,外王侧重于政治文明,为政治学。儒者要立德要成圣,离不开外王追求;要从政要成功,须依据内德修养。

 

【礼制】儒家的礼,是统一本质与形式、形上与形下、内圣与外王的最佳媒介。仅有形式不行,故孔子说“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钟鼓云乎哉?”没有形式也不行,故孔子说“尔爱其羊,我爱其礼。”仁者必有勇也必有礼。朱子说:“礼者,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也。”礼本之于天理、形而为仪则。

 

【答客】或问:“儒家的内圣完全是非比较非功利的,但要完成外王又不得不计较得失,从而由内圣开外王好像不那么顺利。内圣是成己,外王要成人。佛家走出世的路,比较能避开内圣外王的冲突;儒家入世,是更艰难的路。我的一点疑惑,不知先生可否为吾释疑?”答:内圣外王,成己成人,相互促进,内圣必追求外王,外王可成就内圣,没有冲突。外王追求,重在发心和过程,重在尽心尽力,计义不计利,求道不求功。佛教避开了外王追求,这是其本性论决定的,也是出世法的特征,兹不论。

 

【答客】或说:“把政治与道德切割开来,正是现代政治的发明,儒家的政教恰是要通于治理以言教化的,如何分得开?”答:那是你对我的误读。儒家道德充满政治性,政治亦充满道德性,两者相辅相成。所以要注意两个错误倾向:一是将两者截然分开,各不相关;二是将两者混同起来,把道德問題、政治問題和法律問題混为一谈,甚至道德問題法律解决,文化問題政治解决。

余东海2017-7-10集于南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54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