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被这五种主观成见迷惑障碍,因此没有正见,不能证道


我们所讲的邪见,除了正见以外,妨碍我们成道的心理观念和思想,归纳起来有五大类(一)身见(二)边见(三)邪见(四)见取见(五)戒禁见。

 

所谓见,不是用眼睛看,譬如我们通常都会说某人有没有见解,以现代话来说就是有没有正确的观念。什么叫观念?一般人如果没有正式学过哲学,只晓得说:“你观念不对”,并不完全清楚观念的意思。观念就是见,你的思想见解构成了心理上的一个确定的力量,就叫观念;你认为这样对或不对,就是习惯性的观念。换句话说,第六意识非常坚固,认为这个理解、看法是对的,就是观念。

 

譬如我们老一辈的人有一个很古老的观念--穿长袍。旧社会没有电风扇,夏天要去看朋友或者见长辈,非穿长袍不可,热得汗流浃背也不敢脱。万一在家里穿个短褂,听到某位长辈或老师来了,赶紧跑进房里穿上长袍,一边扣钮子一边说:“对不住,对不住,马上来。”长辈说:“没关系,热天无君子嘛!宽衣、宽衣。”这边回答:“不敢,不敢。”那边再说:“宽衣,宽衣。”摧了两声才敢把长袍脱了。在古代这是礼貌,是观念形成的一种习惯,现在唯恐不剥得光光的。古代认为是错的,现代却视为当然,这就是观念,也就是见。

 

我们之所以不能得正见,不能证道,便是因为我们的心时时刻刻被“五见”遮挡。

 

这五见,第一个是身见。你们反省反省,那一个想修道证果?免谈了!坐在那里打坐,“唉哟!身上气脉动了!”“哎呀!这里气脉不通”,这是身见,身体丢不掉、空不掉,光说四大皆空,你来空空看!三天不给你吃饭,打坐饿得发昏,你去四大皆空吧!肠子你空吧!胃你空掉吧!不要叫饿!你看空得了空不了?为什么空不掉呢?修道人的观念问题,不是空不掉,而是你身见的观念太牢固。有时你把身体丢了一下,一会儿又回来了。刚上座那一刹那好像没有身见,蛮好;等到一坐正,手一摆好,整个身见来了,唔!这是阿拉(我)坐在这儿。全是身见,怎么成道?

 

什么叫初果罗汉、二果罗汉?贪瞋痴慢疑五毒加上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这十个根本你去掉多少便能证多少果。什么叫证果?你以为拿二十块钱买个苹果就叫证果啦?要用五毒、五见来测验自己,想想看你身见去掉了多少。

 

边见,譬如你有时候坐起来也清净也空啊!你那个空有多大?水桶那么大。自己觉得:“唔!好空喔!唔!现在我没有了!”仍然有一个量,处处在边见中。佛法是无边无量的,你处处有量有边,还边得厉害,边到歪边去了,怎么证果?学佛、打坐、修道、念咒、念佛,念到那里去了?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坐也不敢向东方,非得向西方坐,万一你死的时候是朝北方死怎么办?统统被边见困住,怎么往生?宇宙是圆的,《药师经》告诉你:东方药师佛土与西方佛土平等差别。边见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天天坐在这里也没有看到边的那个边,而是说你心量有范围。

 

戒禁取见,这更严重了。什么叫戒禁取见?譬如信所谓鸭蛋教的有不吃鸡蛋的禁戒,因为吃鸡蛋会堕落,吃鸭蛋才会成道,这是戒禁取见;又如拜火教认为要拜天主就要拜火;又如有些人认为不吃素不能成道,那一样是戒禁取见,当然你不能说不吃荤不能成道,那一样是戒禁取见。所以别说是恶法,你的善法执着了一点也不能成道。

 

戒禁取见有很多,许多人犯了戒禁取见而不自知。不要看世界很文明,其实相当落伍。提到文明,以日常生活为例,过去我们的妈妈祖母那一辈,她们的内裤,我们连影子都看不到,那时女人的内衣裤放在床的内侧阴干,床像宫殿一样,四周围着,绝对不能拿到外面用太阳晒干,见了天日不得了,罪犯天条。哪里像现在的三角裤挂在外面到处晾,还透明的,管他几角,像“万国旗”一样挂在高楼顶上。以前人的观念,男人的头顶上不能在女人的衣服下走过,现代人在“万国旗”下走过来走过去,从来没有怎么样。

 

戒禁取见包括很多,又如有些观念认为,人死了,手要摆在哪里,灯要放在哪里,衣服要怎么个穿法,不那么穿不得超生等等,都属戒禁取见,只要有一“见”存在就不能了道。

 

见取见,就是所有见,但却捉着不放。例如从“毕竟空”或“胜义有”的法门走进去,要是没有圆融的话,只见到“有”或“空”的一面,却以为究竟,那就是一大障碍了。

 

邪见,邪见当然是歪了,歪见与正见很难分辨。好比我们的嘴一样,看起来满正的,稍稍歪一点就歪了,正见有时错误了一点就歪了。所以真正达到正见,谈话容易。

 

以佛法而言,证到声闻缘觉的罗汉果位,不算得正见,乃至成就了辟支佛果还不算;唯有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弹指之间,当下彻悟,这才是正见。由此可知一切众生学佛,要对佛法产生正见之难,学佛没有正见,大部分都在邪见中。

 

恶见包括很多,如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凡是观念有一点偏差的都属于恶见。真正学佛,除了发愿还要有正确的“见地”。要有正见非常难,有了正见才好谈修持,有了正见才能谈正行,见地不真,那么所有的修持都会走上邪曲之路。见地也就是《楞严经》所讲“因地不真,果招纡曲”的发心的因地。所以,学佛先要有正见,才能够起正行修持。

 

整理自《药师经的济世观》

 

--------------

 

初禅到二禅阶段以什麽为标准呢?如果拿小乘与大乘的学理来讲,学理就是实际工夫经验记录下来的,以两个大目标“见、思惑”减除了多少为标准。普通讲见惑有五个:邪见、身见、边见、见取见、戒禁取见;思惑也有五个:贪、嗔、痴、慢、疑,这都是佛学最基本的内容,但也是修行最根本要知道的东西,这样你才可以打坐了。


我请问你,为什麽叫做见惑?这是什么意思,请你用现在最通俗的话来讲。 (有人答:执著。)只打六十分,(有人答:烦恼。)你只有五十九分,还少一分,(有人答:见解的错误。)这个差不多,六十一分,好一点。什么叫见惑?我讲了你就清楚了,这个见与《楞严经》上的见又不同了,就是我们普通讲“你不要固执你的主观成见”,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意见的见,有了主观成见了。我说你们诸位什么六十分、五十九、六十一分,那是开玩笑的,你们都答对了,不过你们讲给有学问的人听得懂,讲给普通的人距离还很远,要我这样讲,把最高深的拉到最平凡,教育的目的是使不懂的人懂,不是为了讲给懂的人听,这个意思了解吧?所以见惑就是主观的成见,很难拿掉,就是他讲的执著,没有错。


我们打起坐来,你看看初禅的境界,见思惑怎麽去掉?邪见的这个“邪”字,你不要看错了,就是“斜”字,夕阳西斜那个斜,歪过去了,所以邪就是歪,就是偏见。并不是一听这个家伙好邪喔,我们说大概这个人神经病,有点什么了,不是的;是他偏了,路线不正,就叫做邪。就算偏一点,为什么那么严重呢?你要晓得古文两句话,“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譬如我坐在这里,这样是正的,我只要偏一点,哪怕只偏了一分,你拉条线到那一边看就不得了,十万八千里了,所以叫“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偏差一点都有问题。邪见我们姑且不谈,《瑜伽师地论》第七、第八卷都是讲邪见,各种见解,唯物论的、唯心论,什么都有。


打起坐来,坐在这里入定,纵使你定得很好,身见忘得掉吗?总觉得有自己这个身体在这里,对不对?这就是身见。为什麽用功不能得定呢?身见去不掉。身见怎麽样去得掉呢?要安那般那到达了。所以密宗、道家讲气脉又是偏到这一面去了,变成邪见了,但是偏的对不对?邪中有正,正中有邪,也对!只要把气脉修通,坐在这里只有得乐的境界,身体只有舒服,舒服到最高程度没有身体的感觉了,才去掉身见,可是身体还在不在呢?还在。那麽如果坐在这里,气脉通了,没有身体的感觉,腰痠背痛、喉咙硬到、两腿发麻等等都没有了,这个身见去掉了,你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已经到达天人境界了,对不对?这是身见。


身见去掉了以后还有边见,什麽是边见呢?我常常碰到,有些同学用功用得很好,我一看:“你这几天不错啊!”“老师,这几天我敢来见您,真不错!”“怎麽样?”“清淨,空。”我说:“看你样子很不错,空得很好嘛!”“好!”“你知道空吗?”“当然!”我说:“那早不空了!”你还知道有个空,那还叫空吗?而且我知道你那个境界空到多大呢?也就两手伸开那么大,不过这样大而已,你没有办法同虚空合一。理念上有,思想上有,境界上没有,这是要境界的,所以有边见。你那个“空”就算再进步一点,不过空到禅堂那麽大,再把禅堂打破了,也不过厦门那麽大,小小的没有什麽,再把厦门那麽大打破了,也不过福建那麽大,况且都做不到呀!


所谓“边”不只是这个比方,或者认为空的境界就到了,这个时候“我在一片光中很舒服”,执著了这个,落在这个上面,就落在边见上去了。有三个字你们一定要记住,小乘也好、大乘也好,念佛也好、参禅也好、修密宗也好,尽管般若给你讲无相,硬要记住有相--“境、行、果”。修行离不开这三个字,一定有它的境界,所谓“空”,空有空的境界,“有”也有有的境界,行就是行为做到,只有做到那个工夫才得那个成果效应,这就是“境、行、果”,不管哪个方面,一定要做到。所以边见落边,或者落在断见,或者落在常见,这都属于边见。


我们学佛经常最难办的还是下面两个,看着容易更难弄的。见取见,我又来请问了,怎麽叫见取见?现在我告诉你们,刚才讲的见惑的“见”是主观成见,“见取见”,譬如学佛,学了唯识的,或者学密宗的、学淨土的、学禅的,自己在见解上认为只有淨土才对,或者只有禅宗才对,只有密宗才对,这个见解,“取”,抓得牢牢的,主观成见形成了。然后,“哼!他们干什麽?”“南普陀禅堂在打七参禅。”“对不起,我不去!”“为什麽?”“我学淨土的。”“不行,我是学密宗的。”或者你们听到密宗,“不去,那是男女双修的。”这都是见取见,成见抓得牢牢的,“取”就是抓得很牢,见解很难破掉。


所以你们打起坐来,以为初禅定到二禅定那麽难啊?其实有时候任何一个人,尤其是越初学的人越容易,刚刚学会盘腿一上座那个境界已经到达了。可是呢?如果我们说你已经到了,“哎呀!不会的,学佛哪有那麽容易,你乱讲!”他被“见取见”困住了,所以学了各种法门,通通不能潇洒,一切修行不能“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学佛要跳得进去,也要跳得出来。这是“见取见”,所以我们打坐,工夫不能进步,就是随时犯了这个,都是心理思想行为的范围。


第五个是戒禁取见,总是认为这个或那个不对的,譬如我们拿普通的行为来讲,“过午不食”这一条戒很严重喽,你翻开佛教的历史看看,《佛祖历代通载》上面都有记载,梁武帝是非常信佛的皇帝,有一天他发心打千僧斋,请一千个和尚吃饭,不管名僧、高僧、矮僧、胖僧都来了,等着吃午饭。过了十二点多了,梁武帝没有到,大家都不敢动;皇帝到了已经一点多了,因为过午不食嘛,过午了要守戒,怎麽办?一位大和尚出来讲话了:“皇帝是天子,代表天,皇帝刚到就是太阳刚当顶,吃饭!”就破了戒禁取见了。等于我每天都施食,我有时候忙的时候上午也施食,人家说:“老师啊!施食不是布施给饿鬼吃吗?要夜里啊!”我说,你要法界众生都吃到你的啊!美国那一边还是半夜呢!欧洲还是下半夜呢!一定说这里亮的,你只施给这里的吃啊!这里亮,那边正是夜里,时间哪有定的?法无定法!所以戒禁取见,你要“入乎其内,出乎其外”。


要把这五见破除,所谓“见”是什麽?你的思想里头接受进来这些教理见解,道理懂了以后,就像食物吃到胃里,要消化变成自己的营养。结果你们把道啊佛啊一大堆学问装进来,统统消化不良,因此打起坐来,定就得不到了。


作人做事,利人害己的事情是菩萨做的,我们做不到,利人利己尽量做,害人利己的事情不能做。刚才讲到见惑,见解上把自己迷惑了,我们“闻、思、修、慧”想一想,什麽叫“迷惑”?就是把自己的思想困住、绑住了,这就懂了嘛!惑怎麽去掉?“惑”,你看中国字怎麽写的,上或下心,或者有这个心思,把“或”字拿掉不要这个心思就对了,这不是简单明了。这样叫调皮还是聪明呢?不要学佛学得笨字后面加个蛋,那多痛苦呀!蛋还好,变成臭皮蛋更糟糕了。我们修行是要你心理解脱,不要被见思惑困住。见惑容易去掉,见惑什麽时候断呢?见道就断,几时见道呢?知道了,格老子不听这一套,就见道了。


《南禅七日》

--------------


见惑:是指思想观念上的烦恼,也就是见地上的烦恼。见惑在《俱舍论》中,归纳成八十八个结使。如绳子打结,解不开。学佛的人嘴里讲空,心结却始终打不开,“结”字译得非常好。为什么结打不开?因为气的关系,气质变化不了,所以结打不开。

 

身见:对身体的执著,包括身体上的各种痛苦。老子云:“吾之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我们忙了一辈子,为这个身,最后它还是要腐烂,变一滩脓水。可是,谁不爱此身呢?许多痛苦都是因为身见解脱不了。

 

边见:一切哲学思想都属于边见。

 

邪见:有许多思想学派,和美国嬉皮,最近性观念开放等,都是邪见。邪见,就是偏见。

 

禁戒取见:因戒而生取舍上的偏差。

 

见取见:各人所执著的主观成见不同。

 

《如何修证佛法》

 

---------------

 

“见惑”有五个,是思想上,学问上,观念上的问题;就是“身见”、“边见”、“见取见”、“邪见”、“戒禁取见”。许多宗教家、哲学家、大学问家,都脱不了见惑的范围;或者落在身见,或者落在边见,思想学问愈高的人,这个五见愈厉害。

 

邪见、戒禁取见,多数是属于宗教信仰方面的,认为非这样不可,初一十五非拜拜不可,否则就犯戒了。有些教一定要吃什么东西才行,这些都属于戒禁取见。

 

见取见是说自己的心得修养,譬如有人打坐修行有了境界,或者见光了,认为这个光才是道,你没有得到光就没有道,这就落在见取见上,都是思想观念的问题。

 

有人认为悟了道以后就不来,好像有个地方可躲似的,这是个错误的观念。这个错误的观念,在佛法上就叫做见地上的错。一个人学佛,不管在家出家能够证果的,最重要的是断见思二惑见惑、思惑,见地不清楚有了偏差,就落于偏见。五种错误的见解就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这五见障碍了修道,也就是不能悟道的原因。思惑就是烦恼惑,内心的贪瞋疑慢疑。

 

原标题——南怀瑾老师:每个人都被这五种主观成见迷惑障碍,因此没有正见,不能证道


来源:迦陵仙音礼敬南怀瑾(原创作者:南怀瑾)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南怀瑾老师智慧
48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