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与琴识丨《四大景》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檐下的落雨和着键盘声,还有帘外不住的鸟鸣。

 

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弹了会儿琴,手脚已觉得有点冰凉,便升起炭盆和炉子,偎着炭火煮着老白茶,点起朋友前日送的柏香,青烟袅袅,索性打开电脑,写点文字,消磨些时光。

 

春天,总觉得有些特别的眷恋江南,真的。



且不说“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些唐宋诗词里,对江南春色多如雨的描述。


单说这杭城的气温,前几日还飙到了近30度,热的连屋檐下的紫藤都一夜间提溜起了串串风铃似的花朵,可转眼又一夜的疏雨轻雷,清早起床,呵!落红满院,已然回到料峭春寒的日子。

 

可不是胡说。也莫说今年杭城气候反常如何。生在中原,长在北国,又久居江南的我,对于杭城的节气,早已是“游子回家——熟路”了。



 临江仙—闲居


帘外流莺声巧,阶前柳陌荫繁。

春衫懒整倚清寒。

近来新雨重,花暗绿云偏。

陋室昏灯小睡,阑风吹落云笺。

情多羞对旧琴弦。

残宵犹有梦,归燕可成眠。


 这是2015年5月12日,填的一阕词,还记得也是个落雨的周末,宅在公寓的我,捧着书,依在床上的样子。


翻开自己的词集,无论是“门掩春深细雨霏,摇红糁雪入青醅”的《鹧鸪天》还是“吹落江南梅雨愁”的《采桑子》,在杭城的这些年,字里行间,不经意间也蘸足了春水。



这么看来,霏霏的落雨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对于我这个闲人来讲,没什么比落雨天窝在房间,听着轻音乐,喝着茶或咖啡,看会儿书或者电影,或是发呆睡觉,啧啧,那个惬意,反正都好。说不定还能欹枕小睡,梦见雨巷,梦见油纸伞,还有丁香一样的姑娘。

 

这样想着,对潮冷的春寒,倒包容起来,虽然杭城的四季,大半浸在春雨里,就像琴曲《四大景》,听名字似乎是说四季的景色,其实,只有“景物飘飘美增妍”的春景。



据说原本全曲应是描绘四季的景色,后来因是手抄谱的关系,待后人传出来的时候曲谱便仅有“春景”一段了。


之前曾和朋友聊起,友人觉得甚是可惜,我倒没觉得。宽慰道:“《西游记》中,唐三藏师徒四人被老鼋丢入通天河中,狼狈的晒经书时发现许多皆已残破。且不闻‘日中则昃,月满则亏’?世间万物本自有天意,尽力便好。”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一如那首著名的“偈子”: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所有的美好,都不过源自你我的视角和心态。

 

想着想着,窗外的雨声又大了起来,跌落在青石板的小巷。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转载自:中国古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操練舊作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古琴  驿站
古琴
18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