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朱清时院士学佛练气功误入歧途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017年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此前,这场讲座的海报在网络上曝光后,引起一片哗然,在某网络问答平台上引发了“真伪科学之争”。10日上午10点,讲座如期举行,现场人气极为火爆,到场观众远远超过主办方预计,现场堪比“明星见面会”,一度发生小范围混乱。


贫道以前也听说过朱清时院士,曾经当过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和南方科技大学首任校长,原以为他是一个有纯粹科学观和学术研究高度的大人物,但是看到他胡扯正统佛学“缘起性空”概念、崇拜喇嘛教“拙火”瑜伽辟谷气功术、鼓吹大乘佛学与量子力学相通之后,就感觉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已经中了文字知解、盲修瞎练、生搬硬套的多重“佛毒”,估计是被一些当代三流佛教传销大湿洗脑后误入歧途的。



据贫道考证,在晚清到民国的近代佛教史时期,一些开明佛教徒如欧阳竟无大师、太虚大师等,曾经效仿当时侵华的基督教团、天主教团借用西方科学文化搞宗教思想洗脑的传销模式,也借助近代新兴科学理论来重新阐释佛教思想。尤其是具有革命精神的太虚大师,声称佛学与科学“关通甚切”,建议用唯物的科学“阐明唯识宗学”,并有大量“唯识通科学,科学近唯识”的论说。他以微生物学解释“身为虫众”,用精子的功能佐证“起身根虫”的佛家缘生之理;以天文知识证明佛说“日夜之别”的科学性;以光学原理附会佛学“刹那生灭流动,辗转和合而起”变易无常的理论,并由此推断“佛乘唯识学其贵乎理真事实,较唯物科学过无不及” 。


当时还有两位学佛的知名科学家王季同和尢智表,利用自身掌握的近代科学知识来鼓吹佛教伟大、光荣、正确。王季同的《佛学与科学的比较》,及尢智表的《佛教科学观》、《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就是此类异想天开的文字知解传教作品。但是据相关学者考证,印度原始佛教的佛祖释迦牟尼根本不懂科学,生了几次大病都是找外道医生耆婆看好的,在《巴利三藏》、《长部.梵网经》、《大智度论》里也是反对医学、数学、天文学、占卜、看相、算命、风水这些无益涅槃解脱的婆罗门教实用知识的,因此古印度佛教僧人很少学习被蔑称为“四邪命食”中的医术科技,比如唐代义净和尚在印度留学求法时,“于此医明,已用功学,由非正业,遂乃弃之”。可见“医方明”根本不是印度佛教僧尼的正业。佛教的一般观念是:“道法为重,医术为次”。如果“但学医术,无求道意”的话,就是犯戒的行为。《五分律》卷14有规定:“若比丘尼诵治病经方,波逸提;若比丘尼为人治病以为生业,波逸提。”《摩诃僧祗律》卷38也规定:“比丘尼不得授俗人外道医方。”



当代一些佛教徒歪曲印度科学教育历史,鼓吹大乘佛教所谓的独家“五明”之学:一为声明,研究声韵学和语文学;二为工巧明,研究工艺、技术、历算之学;三为医方明,研究医药学;四为因明,研究逻辑学、认识论;五为内学,研究佛学。实质上五明之学在印度本乃俗家及外道哲学流派的学习内容,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卷二“印度总述”指出印度的普通教育情况时说:


而开蒙诱进,先导十二章。七岁之后,渐授五明大论。一曰声明,释诂训字,诠目流别;二工巧明,伎术机关,阴阳历数;三医方明,禁咒闲邪,药石针艾;四谓因明,考定正邪,研覆真伪;五曰内明,究畅五乘,因果妙理(注:季羡林等,《大唐西域记校注》,中华书局,1985,P185)。


前四明在各教派之间基本相同,内明涉及各派的复杂教义,彼此分歧极大。佛教徒为了传教才学习这些知识,换句话说,在印度许多教派均学习五明大论,五明之学并不是佛教的独家创建。从《吠陀》和《生命吠陀》算起,印度医药学的历史远远早于佛教,后起的佛教只不过吸收了印度医药学的部分内容而已,根本就没有完全涵盖印度医药学,并且在印度医药学上没有什么建树。


传承千年的南传佛教就继承了佛祖释迦牟尼的保守言教,近现代东南亚一些修证到四禅解脱境界的阿罗汉圣僧仍旧得疟疾生大病,并且经常自以为是、讳疾忌医,还不如中医科学院的屠呦呦先生发明的青蒿素药物更能解救东南亚众生疾苦。由此可见,印度大乘佛教神话和近现代佛教鼓吹“佛教是科学”的论断实在是别有用心的,更是违背佛教历史事实的。


只是当代的大部分佛教徒都受到了前面太虚大师等人“佛教科学论”的流毒影响,再加上一些受到西方人权组织支持的喇嘛教活蝠丧尸喜欢用当代时髦科学理论包装“五明之学”洗脑传教,就连朱清时曾经拜师的南怀瑾先生也是“佛教科学论”倡导者,朱清时院士学佛不精,也难免近墨者黑了。



据说2000年之后,朱清时科学理论的思想中佛教的成分日渐增加。其著作《东方科学文化的复兴》 认为“以‘整体论’为指导的东方科学思想将成为第二次科学革命的灵魂”。他主张“复杂性科学观”,认为中医学是“科学性之谜的钥匙”。2003年8月,他在与友人刘正成谈话时提及西藏的达隆活佛可以“(几个月中)……就连这些东西都不吃了。吃石头磨成的粉,闻周围野花的气味,就能够吸收营养。”他认为这种辟谷是“佛教的这种修炼其实是两千多年来人类做的一种实验:心理的活动产生了生理上的巨大变化。这种变化在过去的自然科学,包括医学和心理学都无从解释。” 


后来朱清时通过中科大的一位教授引荐,结识南怀瑾先生,从此拜在南怀瑾门下,“我一直在搞理工科的,到我当中科大校长时,内心就起了一种愿望,就是中国社会需要一种信仰来支撑。”“发现现代物理的主流学说,正好是佛学在两千年前所讲的。”在南怀瑾先生的推荐下,朱清时参加了2009年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并担任佛学与科学分会场的主席。在2009年3月8日,更是发表引起争议的《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的宣传佛教演讲,认为当代物理学弦理论就是佛教的缘起性空观点,“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而2017年6月10日,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朱清时院士在讲座开始时说:“过去的十多年中,我一面学习与人体有关的医学和生物学知识,一面努力用自己的身体观察真气,以求用现代的科学语言来更准确地讲述真气和经络。今天的讲座内容,就是我用自己身体做的一个实验,初步试验结果表明,中医的真气和经络是可能存在的,但需要用新的方法去研究。”随后,朱院士围绕“自己发现真气的过程”和“解释真气的来源与功效”两大主题展开论述。


朱清时表示,禅定能使身体内升起真气,2004年起,他每天用一些时间练习《达摩禅经》中的安那般那呼吸法门,直到2014年他卸任公职,心才真正安静下来。他是这样形容这个过程的:“入静,调呼吸,意守气海,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在气海慢慢地飘。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但是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会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气团到腰锥时,有热辣辣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


讲座中,朱清时单独展示了自己的实验效果,他表示,真气可以产生强烈的生理感受,可以让身体发热、一念不生、并有极大的快乐。无论修炼时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而且,智力还会明显提高。


真气真的有这么好吗?朱清时说:“真气只对身体产生正面的好影响!”他解释道,真气其实是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神经元运行时的队列。神经元是人体细胞的一种,因此真气应该是意识范畴的东西。他还拿出物理学中的“麦克斯韦妖”去研究真气,并表示,真气使人体保持有序,抗拒腐烂,必须摆脱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限制。他说:“目前,物理学家已经用电子元件建造出了麦克斯韦的妖,希望有兴趣的人继续去深入研究,这需要中医科学界的共同进步才能把它搞清楚。”


朱清时表示,长期打坐可以改变脑干结构。关于真气是否能强身治病的问题,在朱清时看来,这也是可能的。他表示,通过禅定和真气来优化神经元功能,进而达到治病的效果。他还强调,和人造药物相比,禅定真气没有危险的副作用,可以更高效地治疗疾病。禅定真气也可以用来强身健体,但要记住“用进废退”四字,长期打坐能改变脑干的构造,改善心肺和其他神经系统的功能。



扪心自问,朱清时院士误入的这些学佛歧途、修炼迷宫,贫道十年前也在身心境界上短暂经历过,因为佛教理论幻妄才有禅法“直指本心”,因为佛学宗派难治才有禅宗“不立文字”,后来参禅觉悟后才解除佛毒知障,踏入性命圆融的道家金丹大道。但是十几年间修真路上,光耳闻目睹一些跟着西藏喇嘛教活佛和汉地一些歪嘴和尚修习密宗瑜伽气功修出精神病的虔诚佛教徒就有几十个,没想到朱清时院士竟然公开鼓吹修习“气脉”、“真气”、“拙火”、“无上瑜伽”没有副作用,实在是先入为主、以偏概全、黑白不分,丧失了实事求是、求真务实、客观中立的科研原则。


丹道修证和禅法心印感兴趣者可以参考贫道以前发表的知乎回答和微信公众号上的《悟真篇——佛手沉香的十年修真经历》、《浅谈世俗气功和道家内丹的实修境界》、《马阴藏相述真——告诉你佛道修行者的不传之秘》、《禅宗研究——宗门三关直指专辑》等文章加深了解,或者做比较宗教学研究。


实话实说,朱清时院士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讲座中所描述的真气,并不是古代中医所推崇的纯阳真炁,而是道家丹鼎派和古代中医一直联合批判的“浮阳燥火”、“意念打通周天气功”,也是西医所说的各种冲动性激素在体内血管瞎转,属于印度瑜伽气脉术和意念周天气功大杂烩的搬运精血功,长期修习下去可能会出现高血压、脑血栓、神经衰弱、精神分裂、内分泌疾病等。说不定是哪个西藏喇嘛教派的某个活佛上师瞎传给他练“拙火”气脉功的,功夫明星李连杰当年也是盲修瞎练喇嘛教的“颇瓦功”导致内分泌失调患上甲亢病的。这种大杂烩气功套路不属于正统中医气功,也不算佛教大小止观境界,更与道家金丹大道修炼没半毛关系,只有没道行的半吊子砖家才认可他。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宗教研究者、佛道修行者、中医爱好者、气功练习者开眼界的,“知乎”问答后面评论里有不少网友留言说看不懂贫道在讲什么,贫道也懒得废话解释,就劝你们重点看这一段文字,不要盲修瞎练神马气功瞎折腾就行了。 




以贫道所掌握的近现代宗教内幕和诸多江湖秘闻来观察,朱清时院士研究禅定境界和经络气功的水平跟90年代二流气功科研专家差不多,跟南怀瑾先生的研究水平相差很多,而南怀瑾先生的研究向来驳杂不精深,跟他的民国禅宗师傅袁焕仙居士一样,被当时佛教界公认为:狂慧知解多而真知灼见少。袁焕仙、南怀瑾师徒远不如在民国时期在佛法修证上指导过他们的光厚老和尚和贾题韬先生犀利深刻,只是光厚老和尚圆寂得早,贾题韬先生在丹道和禅法上未必有陈撄宁先生观点精辟(其中有一部分是得益于民国太虚大师的弟子、武昌佛学院“三论宗”教授、《海潮音》佛学期刊主编、放弃佛法改学仙道的张化声居士研究提供的,当代道教界也有少数僧人背景出身,后来弃佛学仙当道士有所成就的),而比陈撄宁先生功德境界还纯粹的仅有几位近代道家隐士,这里面的宗教门道对专业人士来说都惊心动魄,需要的个人修真功德更是不可思议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像朱清时院士这种高智商的大科学家都难免学佛练气功走火入魔,贫道在此奉劝各位网友,“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还是擦亮眼睛学好唯物主义无神论,“子不语怪力乱神”才厚道靠谱啊!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