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津宝墩遗址考古有新发现

2016年10月至今,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新津县文管所等单位,再次对宝墩遗址进行了勘探和发掘。本次考古发掘,又带来对古蜀文明新的发现。经过这次的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对古城中部至南端内外城文化堆积的空间分布,古河道走向及范围,宝墩时期原始地貌有了更清楚的认识。随着新一轮的考古进行,古蜀文明的面貌更加清晰而生动。

宝墩古城发现环城路

此次发掘地点有4处,即内城的田角林、蚂蟥墩,外城的朱林盘和罗林盘,“这次我们的发掘成果比较丰富,在4处发掘地点,除了田角林一处是界定区域边界,其余3处都有新的发现。”要说到新发现,最令人激动的就是蚂蟥墩区域。在这里,考古人员发现了较为丰富的宝墩时期及早于宝墩文化的文化遗存,大型遗迹除城墙外,还发现一条土路、一条水沟遗迹。目前已经发现的土路长度有七八十米,最宽处达3米。
蚂蟥墩区域的地层堆积较为丰富,唐宋时期和宝墩时期都有,而水沟里填土的年代要早于宝墩时期。地层叠压的部分除了土路、水沟还有城墙,按照时间顺序,首先是水沟,然后是城墙,再后来成了土路。“由于土路存在于内城墙的内部,即使现在发掘的还是局部,但我们推断这应该是一条环城路,或者环城路的局部。”

考古人员发现城中城

此外,考古人员还在宝墩遗址内外城墙之间的东南部,发现了一批居住区和墓葬区。据唐淼介绍,在内城区域的墓葬是随地势就近埋葬在房屋附近,而在外城区域,墓葬单独集中在一个区域,形成了一个小型墓葬群,似乎来自于人为的规划。
同样是在宝墩遗址内外城墙的东南部,考古人员还有一个全新的发现——城中城。“我们在这个区域发现了一片规模较大的墙基,这个墙基的平面大致为‘凸’字形,目前发现的长边有2米,短边有28米,在城中围成了一个内部小城。这个内部小城的发现,对于整个城址的空间布局提出新的问题。在三星堆遗址,也有城市功能分区的出现,而这个小城的划分是为了什么呢?军事、阶级,还是功能?”这有待进一步的考古证实。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考古汇
34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