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草叶晨露

写一首诗就把自己遗忘了
彻底遗忘了
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想念
来自无病呻吟的昨天
我想起你深夜的样子
一支笔、一根烟和你的长发纠缠在一起
你云游四方
你是一个小小的武汉女人
我们坐在陈旧的崇文门饭店里
我小的时候听爸爸说起过那里
现在爸爸老了
饭店更老了
我们也老了
你很深情地给我倒茶
我们不停地说话
不是女人之间的私房话
那对我们都没有意义
你谈起诗人卧夫
裸体地躺在无人抵达的山谷
我们都沉默成一滩猩红色的浆汁
粘稠又安静
空气里依旧是你空洞的声音
没有人配得上你
你要找一个才貌双全的男人
而我要为你写一首长诗去怀念
死寂一般的过去
如果我们把时间都当成空白
也许它真的就是一张空白
从东到西在你黑色的眸子里
你这小小的倔强的武汉女人
我在繁花一般的人世匆忙看你
也就那么一瞬
匆匆的一瞬
看你微微上扬的嘴唇
行事坚定的身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梦床
下一篇:我只存在你虚拟的世界
返回六度心心小苑  驿站
六度心心小苑
8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