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画画:最爱清蒸鱼,也爱红烧肉,虽然做不好,但是吃不够

2017-05-20 儒风大家



红尘多少年,忙里须偷闲。

风中但看花,湖上且采莲。

 

 

垂钓柳下,纳凉湖边。

不为渔获,忙里偷闲。

别老干活,别老数钱。

一世折腾,俱成云烟。

 

雨中睡睡懒觉,花前做做情诗。

篱前摘把扁豆,回家炒个肉丝。


 

但看春宫画,

时写花柳词。

 

 

管他高雅与俗鄙,

且抱鸡腿看花开。

 

最爱清蒸鱼,也喜红烧肉。

虽然做不好,却是吃不够。

 

最爱三文鱼,滋味真是好。

只是不便宜,给得也太少。

下回吃自助,见鱼就横扫。

让那小老板,疼得直跺脚。

 

 

天气特么真热,凉风吹来几许?

你说哪块云彩,可以下点小雨?

 

热得胡说八道,来杯冰镇饮料。

没太注意滋味,模样儿倒挺俊俏。

 

天气特么真热,提刀宰一西瓜。

吃个淋漓痛快,胜过总是看花。

 

记得当年吃甜瓜,一顿我能干掉仨。

两手发黏甜如蜜,又是洗来又是擦。

 

难得周日不忙,钓鱼城郊池塘。

收获两条泥鳅,看取一片斜阳。

 

闲来坐于松下,其实没想不朽。

只是借片荫凉,喝瓶冰镇啤酒。

 

 

近来多燥热,

躲都没处躲。

清炒俩苦瓜,

败败心中火。

 

 

蒜苔炒俩鸡蛋,

再来三碗米饭。

吃罢街头晃晃,

此生有啥遗憾?

 

菜苔放久已变老,

想来想去没法炒。

索性养来当花看,

一丛嫩黄开得好。

 

 

你算哪根大葱?

干嘛牛逼哄哄?

没人拿你炝锅,

活得还要从容。

 

 

最爱活吃生蚝,也喜清蒸炭烤。

吃法可随心意,白酒断不可少。

 

 

下酒菜,

酷爱马兰头。

香干切碎同凉拌,

略放生抽和香油,

独饮望江楼。

 

 

杨花小萝卜,

飞刀切细丝,

糖醋加少许,

精盐略腌渍,

香油三两点,

甭提多好吃。

----佐酒妙物!

 

苋菜炒得太烂,样子有点凄惨。

盛在盘子当中,好象发生命案。

鉴于以上原因,最好当作花看。

索性拈菜夜行,想想你的初恋。

 

 

有些习惯不好,每天抽烟不少。

吃饭总是对付,晚上吃得太饱。

早晨起不来床,夜里却不睡觉。

发誓痛改前非,身体也挺重要。

 

 

一盘大馅饺子,几头紫皮大蒜。

两顿合成一顿,终于吃回饱饭。

 

常吃炸酱面,

偶尔肉夹馍。

来瓶二锅头,

无限好生活。

 

路边买把山野菜,花了八块五毛钱。

急火炒,掂几掂,起锅之前放点盐。

甭提味道有多好,仿佛住在山里边。

——可惜有点儿咸。

 

眼前一丛菠菜,颇有几分风情。

盘算哪种做法,非得吃掉不行。

 

土豆比较谦虚,模样长得憨厚。

清蒸可以当饭,炒菜多为醋溜。

切条一通油炸,味道也挺可口。

最爱土豆吃法:献身炖了牛肉。

 

炝炒圆白菜,宜做罗宋汤。

面包或米饭,也土也能洋。

 

明天多少事情,都没那么重要。

吃顿丰盛晚餐,然后上床睡觉。

 

无意将身入红尘,所遇多是弄蛇人。

俗世但为利来往,须知造物有贞心。

——感《九色鹿》造画

 

 

三十年江湖游走,见各等人物,

做诸般事情,看明白,

也就几碗米饭。

五十载人生经验,得多少利益,

争什么功名,说到底,

不过一握烟云。

 

 

想想世间事,无喜亦无悲。

看看王八蛋,听听大风吹。

 

 

晚年啥都不干,好好做个园丁。

侍候各路花色,天天迷醉其中。

 

 

只跟花儿作伴,

不与傻逼为伍。

老树画画:本名刘树勇,1962年出生于山东临朐。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艺术系主任。先后致力于视觉语言及表现形态、影像传播、当代中国摄影观察与批评等研究领域。策划众多重要展览,著作数十种。

 

图文选自老树画画系列作品

儒风大家整理发送经作者老树授权

转载本文须注明:

来源:儒风大家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