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到站的列车

永不到站的列车
K397次列车从襄阳开往内蒙方向。
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和妻子对面靠窗的位子,儿子半开玩笑地说他活明白了,还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他笑而不语。
昨天下午他从医院出来,就直奔火车站买了车票,他等不及七月流火了,想做的事情必须马上去完成,回来时路过老庙黄金,本已走过,又折了回去,他想起了邻居王姐在他家炫耀金手镯的情景,妻子在旁边淡淡地微笑,眼睛里是他最喜欢的从容神色,这个女人从认识他那天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总是坚定从容地支持他,有时是他的错,妻子也淡淡地微笑着跟他评理,他躁动的心总会莫名地平静,这么多年了,她从不买一件没用的奢侈品,倒是自己总爱臭美,年轻时妻子两个月的工资给他买了皮衣,皮鞋从来不给他买杂牌,还总是想着更新他的公文包,他更新了手机,她接着用……他兜里的钱只够买一只银手镯,他心里微酸,这辈子总是委屈她。
说去旅行,儿子媳妇都支持赞成,只是不明白为啥不等到避暑的时候再去,安静的妻子还是很吃惊,可她习惯了听从丈夫的安排,嗔怪着他花钱,默默收拾好了出门的用品。
妻子没出过远门,这一路上的风景牢牢吸引了她的眼睛,她齐耳短发,紫红色仿绸中式上衣,左臂托腮,那只银手镯更衬得她素静雅致,他不由得笑了,真好看,如果能一直这样看下去,火车不会到站该有多好!他不由得幽幽地叹了口气,也转头看着窗外,一幕幕景色,飞逝而过!他感觉是自己六十来年的经历,娘领着他挖野菜,爹弯腰割麦,金黄的麦田白天黑夜地淹没着爹的背脊,爹送他上学,把兜里所有的钱都给他留下,他走访乡亲,目睹他们的艰难……他的眼睛不由得湿了,急忙站起身装作去打水。
“喝口水吧!”他回来递给妻子,在家总是她给他沏茶,不冷不热的时候催他喝,现在太热了,他歉意地又放下。
“你先喝吧,出门更不能缺水了!”妻子微笑着说,“这个点儿子该下班了,可别忘了接孩子!”
“甭操心了,也该歇歇了!”
“不累!”妻子温婉地回答,顺手捏下了他手背上的纸屑。
妻子累了,趴在桌上睡着了,空调会不会凉啊!他站起身给她披上外套,坐下,就一直静静地看着她。
北方的草原上,飘来最动听的歌声,“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可他现在就想唱给她听,如果列车永远不到站,那该有多好!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有个弟弟保护你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诗心文意  驿站
诗心文意
86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