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粒子”——儒家古典宇宙观的当代阐释(新儒宇宙论之二)

作者:炎平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四月十七日己亥

           耶稣2017年5月12日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华夏先民智慧超绝。每当现代科技获得重大突破的时候,回首往昔,人们常会惊奇地发现,许多杰出发现其实早已昭示在古老的儒家经典之中了。一事不知儒之耻也。近代以来的知识分子常以攻击儒家保守滞后为能事,而新儒学是否真正将古老智慧运用在了当代,是否用时代的语句将儒家宇宙观讲述给了社会。作为天人之学的儒家文化之所以跨越五千年漫漫时空而生命活力依旧,其核心一定具备真理的内涵,中国人因此而把握宇宙的脉搏,与时同新,生命不竭。恩泽于古人天人智慧的大国之民是否愿意真心继承并分享与世界,或许也取决于新儒家时代化的阐述与弘扬。

 

正文

 

    穿过历史的云雾,中华古典宇宙观竟与当代科学发现若合符节,太极阴阳之道已成为最时尚的智慧。无论是“弦”还是“量子”都未能还原到一阴一阳的最元初宇宙状态,都未能超越物质概念,未能离“相”以求真。物质与能量是最根本的存在吗?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之中会不会仍有人类尚未发现的另类事物?如果有的话,它会以什么状态存在着哪?空虚的“空间”能否被称为物质?“有”可称之为有,而“无”是否也是一种“有”。或许有一种“空的粒子”,它是宇宙的容器,是与“阳”相对的“阴”,它可能无处不在,古人早就发现了它的踪迹。现代词汇的通俗易懂,人们可以从中清晰的看到它的特性。

 

   中国思维的推想是这样的——我们的宇宙是“能量场”与“空间场”以不停地相互转化方式存在着的。我们有理由设想一种与物质粒子更加本源的新粒子--“空间粒子”。它与物质粒子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实有的,有质量有体积、有能量,而后者是空无一物的“容器”。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一个单位的空间,那它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呢?

 

“空间粒子”的产生需要追朔到宇宙创生的“第一次大爆炸”。那时的宇宙是一个巨大的高速膨胀着的能量球,能量膨胀到极点,随之而来的便是全面的凝缩,宇宙会由一个能量团变转成为一个急速收缩着的空间场,直到它重新回到爆炸前一瞬间的状态--“奇点”。但是问题出现了,宇宙的膨胀是暴发性的,根据模糊推想,它的边缘并不应是一个严格遵从几何球体的平滑面,而更应是凹凸不平的,不可能完全对称于宇宙另一面上的对称点。当它由膨胀转为收缩,由一个能量团转变为一个空间场后,其边缘自然也是不对称的。就是说:当空间收缩重新回到奇点时,边缘的凸出部分无法被收纳到奇点之内,因为与某凸点相对称的位置上很可能是一个凹穴。于是此凸点便成为了一个孤立的空间段,不能在空间互相“对并”时收入奇点再次参加能量宇宙的转化与爆发,这是基于空间的位置特定性得出的假设。一小块无法与自己影子重合的空间,会被遗弃在奇点之外,成为了一个空间“粒子”。“空子”就这样诞生了。宇宙的边缘上有无数个这样的凸点,从而产生了无数个“空子”,这便是万事万物的真种子。

 

空子在它产生的那一瞬间里是近乎零体积的“纯空”的。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之后,宇宙开始了它的下一次大爆炸,无比强大的能量把这一群刚刚诞生的小家伙推向四面八方。能量在克服了它们之间的吸引力之后又毫不客气地将其“充满”。这时“空子”已经不再是“空”的了,它背负有一个单位的能量,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在宇宙内畅游……。

 

有了空间粒子,会不会也存在着能量粒子呢?实际上由奇点爆炸膨胀生成的宇宙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子,被“空子”所吞食的能量也可视为一个能量子。因为“空子”就是一个“空箱子”,它要自我填充,从而不停地吸收周围的能量,形成一个象气球一样的小能量球。在我们现在的能量场宇宙中,能量正充实着每一个角落。我们直观上所说的“真空”实际是一个能量的海洋,而且是一个波涛奔涌的海洋。波浪就是由各种频率和波长的电磁波汇集而成的。我们无法找到一处寂静的洋面,所以难以将温度降低到绝对零度。每一个粒子的运功都会激起一层波澜,粒子拥有一定的能量,当它向前移动一步,在它身后就会出现一个能量空穴,周围的能量立即流向这里将空穴填平,在粒子的前方同时产生了一个能量富集区,能量正好从这里出发绕过粒子流向它身后的空穴,这就是磁力线为我们所描绘的能量流程图。

 

   我们现时的宇宙正处在膨胀阶段,由于空间粒子的不饱合性,它们要从周围汲取能量,在能量张力面上会形成了一个凹陷,这就是爱因斯坦描述的时空扭曲现象,光线走近时会被改变前进方向,周围的粒子就会不停地滑落进这个凹陷中来,愈聚愈多进而可能形成一颗星球。同时也产生出一个更加巨大的凹陷,超级星球所形成的凹陷就象一口无底的深井,能量与物质被无情地吸入井中,直到在它周围出现能量真空,形成了光波无法传输的屏障,就象声波失去了做为媒体的空气,这就是所谓的“视界”。一个不发光的天体就这样成为了太空中的“黑洞”,能量流在井口上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星际物质在旋涡中不停地旋转着,最后被无情的吞噬。而旋涡的“眼”却是失去能量的真空管道,物质被它“虹吸”并抛射到遥远的太空,这就是哈博望远镜所拍摄到的旋涡星云及其中巨大的黑洞所形成的惊心动魄的画面。科学家们所寻找的黑洞就在这些巨大星系的中心位置,在银河系的中心就有这样一个黑洞,一个巨大的时空陷井……。

 

   “空子”说目前可以推证时间的性质——能量场密度的逐渐递减;以及时空扭曲现象——能量分布的不平衡现象。假如两颗空间粒子具备了某种密切的关联,那么可以想象,这两个粒子之间的互动不再受时空的阻隔,因为他们在空间意义上其实已经是一体了,一动俱动,一静俱静,心心相通,天涯若比邻。

 

   如果将能量理解为阳,空间理解为阴,它们就会带我们走进古老的东方智慧之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三”就是能量与质量聚合在空间粒子之中以形成物质粒子的情形。“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这个“四象”就是能量空间组合匹配的层级表述。儒家阴阳智慧,分解和超越了仍然是物质的“弦”论,高能物理学的研究或许才能有所终结,科学才有可能从瞎子摸象的状态走出来,知识才可能触及道的边缘。而古老的中国先民却反身而诚就是道,率性而为既是道,这就是儒家人生哲学的伟大,它让民族生命之树枝繁叶茂直到永远。“一阴一阳之谓道”,“道生阴阳,阴阳冲合而生万物”。千百年来,中国儒生从未对此产生过疑惑,这不疑不惑之中就是真知的所在吧。

 

   通过高科技镜像窥探宇宙轮廓的时候,会发现有一条S形的星系密集带横亘环宇,而在这条星带两侧相当于太极阴阳鱼“鱼眼”的位置上正好有一个星系密集区和一个星系空旷区。当我们赞叹现代科技的脚步越走越远的时候似乎我们距离古人的智慧却越来越近……无限繁复的推理就这样转化为古人的神奇一笔。真理本来就应是至简至凡的。

   

 由古圣伏羲画出的阴阳二爻演绎着的无穷奥理支撑起儒教为天地立心的气魄和儒家为生民立命的承诺。由此而为人类守候着永恒的希望,世界的走向万物的安住就这样装载在了儒家周游环宇的伞盖之中。

 

   您一定觉得这太不可思议吧,这就是中国传统思维的奇妙,也正是这种奇妙使得它难以步入“正统科学”的视野。假设是科学前进的推动力,假设来自于心灵的灵光闪现,来自于宇宙的启迪。儒家天人智慧是一切希望的源头,因为儒家与天地自然从来没有分离。

 

责任编辑:姚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传统经典交流站
47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